陳秋盛
陳秋盛(許斌 攝)
紀念大師 In Memoriam

一位令人敬重的師長

陳老師在排練時是個相當嚴肅並且霸氣十足的音樂家,在舞台上則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指揮家,每次看他指揮,總是不自覺地令人聚精會神地注視著,看著他指揮時動作小小的,但是情感卻無限放大,好像世界就在他的手中千變萬化。而義大利歌劇更是陳老師的拿手絕活,深刻且內斂的情感,掌握呼吸的脈絡,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文字|姜智譯
攝影|許斌
第305期 / 2018年05月號

陳老師在排練時是個相當嚴肅並且霸氣十足的音樂家,在舞台上則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指揮家,每次看他指揮,總是不自覺地令人聚精會神地注視著,看著他指揮時動作小小的,但是情感卻無限放大,好像世界就在他的手中千變萬化。而義大利歌劇更是陳老師的拿手絕活,深刻且內斂的情感,掌握呼吸的脈絡,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在我的職業樂團生涯中,如果沒有當日陳秋盛老師的提拔,我想就不會成就今日的我,他是我音樂生命裡極為重要的推手之一,也是我一直以來相當敬重與感恩的師長。

回想起一九九四那一年,當年我十八歲,剛獲得臺北市立交響樂團所舉辦的「青少年協奏曲比賽」第一名,因此有幸與老師認識。第一次見到陳老師時,因為他茂密的鬍子遮住了他的表情,令當時的我一開始心生畏懼不敢靠近,但在後來每一次和樂團的排練中,儘管老師不是擔任該場的指揮,卻仍一直陪伴我每一場的排練並給予我指導及鼓勵,這對當時第一次與職業樂團協奏的我,消弭了我心中不少緊張,也能讓我更有自信地完成該場音樂會。但當時的我卻沒想到,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考上由陳老師所帶領的臺北市立交響樂團並與老師一起工作,這是我人生分岔路中第一個轉折,也是與陳老師緣分延續的開始。

「你拉好你的琴,有事我會處理!」

一九九八那年退伍後我考上樂團,當時擔任第二小提琴副首席的位置,而後的兩年半,陳老師安排我和樂團協奏帕格尼尼《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在這之後就指定我擔任樂團首席。當時我相信陳老師無論對外或對內所要面對及承擔的壓力是無法想像的,還記得當時曾謝絕過陳老師的決定,也與老師聊到:「我只有藝專畢業,也沒有擁有所認可的外國文憑,我更是年輕,實在不敢承接這個位置。」然而他只是淡淡地說:「你有這個能力,你可以,你拉好你的琴,有事我會處理!」之後老師所面對後續的任何抗議聲,就如他所說的「有事我會處理」,讓我可以無後顧之憂、盡我所能地儲備、挑戰、做好樂團首席的位置,而往後也給予我更多協奏的機會,並調教我更能成為一位獨當一面的演奏家。

陳老師在排練時是個相當嚴肅並且霸氣十足的音樂家,在舞台上則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指揮家,每次看他指揮,總是不自覺地令人聚精會神地注視著,看著他指揮時動作小小的,但是情感卻無限放大,好像世界就在他的手中千變萬化。而義大利歌劇更是陳老師的拿手絕活,深刻且內斂的情感,掌握呼吸的脈絡,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和陳老師一起工作的那些年,他經常會指導我演奏上的方法及對音樂的想法,並且時常強調指揮樂團時預備拍的重要性、指揮上的技巧及如何引導樂團完成一場優質的音樂會,這在作為樂團首席及往後身兼指揮的角色時,實在獲益良多。

私底下幽默風趣  喜歡古董小物更愛分享

除了音樂生活外,陳老師其實私底下是個很幽默的人,他常常與我分享他在國外求學的故事,或是聊到國外指揮家的演出趣事及演出時發生各種令人好笑的事件,他總是唱作俱佳地表演著。另外,認識陳老師的人都知道他很喜歡古董,喜歡茶壺,喜歡硯台,還有什麼磁石的,他常常沒事就叫我把樂器拿來,在樂器上貼磁石,然後問我聲音有沒有變化?不然就叫我摸硯台看看有沒有感覺到磁場?我累的時候,就讓我在脖子上戴不知名的金屬!陳老師總是會搞些新奇的玩具,叫我來摸摸,來戴戴,或者一臉認真地說:這是清朝的茶壺!這是哪個朝代的硯台!這又是什麼高科技的金屬,對身體很好喔!我常常開玩笑問他說:「真的假的,最好是有這麼厲害啦!」他總是開心地說「有啦!真的有效啦!拿去戴戴啊」……回想起過往美好的時光,真是令人懷念!

這些年來感謝陳老師對我的教導,因為有他的肯定,讓我在未來的日子不敢鬆懈、讓我更加努力及堅持我對音樂的理想,謝謝老師。

 

文字|姜智譯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首席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