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素蓮《小姐免驚》
林素蓮《小姐免驚》(林韶安 攝)
舞蹈 2018新點子舞展—微舞作

陰間、垃圾、酷刑 新世代解讀《春之祭》

今年的兩廳院新點子舞展以《春之祭》為主題,在「微舞作」專場中邀來三位新生代台灣編舞家鋪陳他們對《春之祭》的解讀:林素蓮《小姐免驚》探討紅衣女孩犧牲後踏入陰間的歷程;劉彥成《垃圾》提問物件的用與被用「之間」的曖昧過程;劉冠詳從《春之祭》的祭祀聯想到酷刑,而舞蹈與酷刑的本質是相似的,《酷刑姿勢練習》就是透過酷刑來探索姿勢(舞蹈)。

文字|張慧慧
攝影|林韶安
第306期 / 2018年06月號

今年的兩廳院新點子舞展以《春之祭》為主題,在「微舞作」專場中邀來三位新生代台灣編舞家鋪陳他們對《春之祭》的解讀:林素蓮《小姐免驚》探討紅衣女孩犧牲後踏入陰間的歷程;劉彥成《垃圾》提問物件的用與被用「之間」的曖昧過程;劉冠詳從《春之祭》的祭祀聯想到酷刑,而舞蹈與酷刑的本質是相似的,《酷刑姿勢練習》就是透過酷刑來探索姿勢(舞蹈)。

2018新點子舞展「微舞作—林素蓮、劉彥成、劉冠詳」

6/15~16  19:30   6/16~17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一戰前夕,俄國作曲家斯特拉溫斯編創芭蕾舞劇《春之祭》(1913),不和諧、難以預料的旋律引發了軒然大波,不只敏銳捕捉了戰前不安動盪的時代氛圍,尼金斯基編排的舞蹈動作也是芭蕾從古典到現代的巨大跳越。此後這個極富革命性的作品也持續召喚著不同時空的創作者豐富對「祭儀」的想像。

今年度新點子舞展以《春之祭》為主軸,除了邀請香港編舞家黃大徽、法國藝術家薩維耶.勒華(Xavier Le Roy)各自帶來同名舞作《春之祭》外,台灣編舞家林素蓮、劉彥成、劉冠詳也將同台發表各卅分鐘的短篇「微舞作」,年輕世代以死後世界、垃圾、酷刑各自表述對《春之祭》輪廓的理解,饒富趣味。

林素蓮《小姐免驚》  當紅衣女孩進入陰間……

《小姐免驚》的一開始,表演者陶維均、莊知恆、洪佩瑜簇擁著陳冠宇緩慢直行,陳伸直了手比出中指。對林素蓮來說,那如蝸牛般爬行與跨文化皆可理解的憤怒手勢,幾乎就是該作的核心主旨了,「最後所有人都比出了中指。我覺得好像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即便我們抗爭了,所有的事情還是不斷重複、輪迴。」

「我好奇少女獻祭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故事從女孩到了陰間後遇到三個男子而展開,這三名男子也是犧牲獻祭而來。」但作品中受到壓迫者卻不只女性,壓迫與被壓迫者的位置持續變動著,「我希望能回到人本身去談,不分男女,所有人都有被犧牲奉獻、恐懼的事情。」

全作以不斷重複的布景、大量的物件、混雜壓迫的文字、耳熟能詳幾乎無國界的歌曲如巴布.狄倫(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路.瑞德(Lou Reed)的〈Perfect Day〉等,鋪陳出混亂、厭世的基調,「紅衣少女獻祭時,她重複了同樣的舞步跳舞而死,這樣的暴力,像是戰爭、家暴都離我們並不遙遠,但我們卻過於安逸、麻痺,可能因為太過忙碌,我們知道有事情發生,但無法深入地思考。」

「我們這個世代失去了深度感受無聊的時間,所有資訊都來得太快了。」那麼創作者如何回應?「用『無奈』可能不是很精準,但這是我目前的感受。」《小姐免驚》看似告訴犧牲者不用害怕,但林素蓮其實沒有太過光明正面的想像,「舞作中有一首歌是麥莉.希拉(Miley Cyrus)的〈We can’t stop〉,我們不想也無法停止,就是不斷重複下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