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能盛的《吉賽兒》把背景放在台灣,一樣詮釋吉賽兒至死不渝的愛情。
余能盛的《吉賽兒》把背景放在台灣,一樣詮釋吉賽兒至死不渝的愛情。(歐陽珊 攝 台北室內芭蕾舞團 提供)
舞蹈 台北室內芭蕾舞團 經典在地新繹

余能盛版《吉賽兒》 鐵工廠的貧富之戀

台北室內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余能盛,今年別出心裁地改編法國經典浪漫芭蕾《吉賽兒》,將故事場景搬到台灣一座鐵工廠,四位主角化身成鐵工廠內各層階級,仍圍繞在因社會階級、貧富不均而發生的愛情悲劇,以及詮釋吉賽兒至死不渝的愛情。

 

文字|陳谷忻、鄒欣寧、歐陽珊
第224期 / 2011年08月號

台北室內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余能盛,今年別出心裁地改編法國經典浪漫芭蕾《吉賽兒》,將故事場景搬到台灣一座鐵工廠,四位主角化身成鐵工廠內各層階級,仍圍繞在因社會階級、貧富不均而發生的愛情悲劇,以及詮釋吉賽兒至死不渝的愛情。

 

台北室內芭蕾《吉賽兒》

8/5~6  19:30   8/7  15:00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8/10  19:30 臺中市文化局中山堂

8/13  19:30   8/14  15:00

臺南市立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0938138622

 

漆黑舞台上,瞬間燈光打下,四位主角各據舞台一隅,隨著燈光所到之處,舞者緩緩伸出手,漫妙舞姿搭配簡而美妙的樂聲,開啟了一段由愛恨交織而成的浪漫愛情故事……

致力於開創古典芭蕾新風貌的台北室內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余能盛,繼二○○六年復團以來演出《茶花女》、《春之祭》及《門》等作品,今年不同以往自行創作,別出心裁地改編法國經典浪漫芭蕾《吉賽兒》,劇情巧妙地與現今台灣社會融合,賦予不朽芭蕾新風貌。

從法國鄉村到台灣鐵工廠的貧富之戀

余能盛巧妙地將故事場景搬到台灣一座鐵工廠,四位主角化身成鐵工廠內各層階級——一個新進低階且喜愛跳舞的女員工、受父命前往鐵工廠實習的總經理、私底下暗戀吉賽兒的同事及與總經理有婚約在身的工廠老闆女兒,而原本吉賽兒母親一角另安排一位較年長、相當照顧吉賽兒的工廠領班代替。除此之外,在舞劇結構和故事主軸方面並未做太多變動,仍圍繞在因社會階級、貧富不均而發生的愛情悲劇,以及詮釋吉賽兒至死不渝的愛情。

余能盛說,其實故事鋪陳都跟原來一樣,只是把整個時空背景變成現代;而從舞劇的角度來看,他認為原作故事情節鬆散,以現代人眼光看來劇情稍嫌枯燥乏味,幾經考量,決定在第一幕舞蹈編排上做大幅度改編,加入現代元素,使情節更加緊湊;第二幕保留古典芭蕾精髓,群舞、四人舞作些許微調。古典與現代相互撞擊、劇情鬆緊的拿捏,在在考驗著余能盛,然而轉換成功後為台灣觀眾所接受、進而觸發感動,卻也帶來甜美的創作果實。

作品向來以台灣為背景,展現對社會高度關懷,多次將西方經典芭蕾改編符合成台灣風土民情的余能盛說:「我保留西方古典芭蕾精隨,卻也試圖尋找什麼是適合台灣的舞劇。」該劇延續過去作品,同樣以現代手法將場景帶入台灣,透過主角們複雜衝突的關係,詮釋現實中因為講求門當戶對,讓相愛卻無法結合的戀人之間至死不渝的愛情,突顯當真愛來臨,無力挽留真愛的痛苦,留給觀眾無限感慨,同時也更貼近台灣人民生活。

跨國與國外舞者合作

依循慣例,余能盛邀請三位國外舞者與台灣舞者共同演出。分別來自芬蘭國家芭蕾舞團首席舞者Gardette Julie與來自布拉格國家劇院芭蕾舞團的獨舞者Michal Štípa及Alexandre Katsapov,其中有「高貴的男芭蕾舞者」之稱的Štípa經常詮釋經典舞作中的不同角色,如《天鵝湖》的王子、《羅密歐與茱莉葉》的羅密歐、《胡桃鉗》等作品。余能盛說,藉由與國外舞者交流,期望透過合作,青出於藍,提升整體水平,帶領台灣舞者邁向國際舞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