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云》以「霸王別姬」為主題,賦予新的故事想像與結局。
《風云》以「霸王別姬」為主題,賦予新的故事想像與結局。(許斌、顏涵正 攝 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舞蹈 舞蹈空間《風云》 楊銘隆又展「東風」

霸王別姬後 舞出歷史外的新選擇

睽違六年後,編舞家楊銘隆與舞蹈空間舞團的「東風系列」再度出手,與臺北市立國樂團合作,演出以「霸王別姬」故事為主題的新作《風云》。除了有北市國樂師與舞者的即興互動,還在原有的故事結局外,另外發展出楚霸王和虞姬的不同結局。

 

睽違六年後,編舞家楊銘隆與舞蹈空間舞團的「東風系列」再度出手,與臺北市立國樂團合作,演出以「霸王別姬」故事為主題的新作《風云》。除了有北市國樂師與舞者的即興互動,還在原有的故事結局外,另外發展出楚霸王和虞姬的不同結局。

 

臺北藝術節《風云》

9/2~3  19:30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252895805轉196

軍營帳內,楚霸王項羽嘆道:「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一旁的虞姬哀傷難抑,為愛人舉杯勸酒,起身引劍為舞:「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

為了不讓項羽牽掛,虞姬揮刀自刎殉情,遂成就了中國歷史上最蕩氣迴腸的愛情悲劇。一九二○年代,京劇大師梅蘭芳與楊小樓將戲碼《楚漢爭》重新詮釋,梅蘭芳溫 婉中帶剛毅之色的虞姬,令《霸王別姬》從此成為梅派經典劇目;而九○年代電影導演陳凱歌改編李碧華小說的同名電影,更讓張國榮楚楚動人的虞姬扮相與這段歷 史悲戀,一舉躍為全球焦點。

這個機緣,造就了編舞家楊銘隆以「霸王別姬」當作東風系列新作《風云》的主題。除了首度將「故事」帶入舞蹈中,與臺北 市立國樂團樂手合作的現場演奏、即興和舞者互動,以及在原有的故事結局外,另外發展出楚霸王和虞姬的不同結局,這些嶄新詮釋,令楊銘隆睽違六年的「東風系 列」備受矚目,演出前便獲荷蘭阿姆斯特丹熱帶劇院邀請,八月份於臺北藝術節首演後,旋赴荷蘭演出。

從虞姬出發  給予故事新選擇

二○○九 年,舞蹈空間赴荷蘭演出「東風系列」,演出結束後,對舞空身體美學大為讚賞的經紀人,與藝術總監平珩和編舞家楊銘隆就新作品的方向和邀演進行討論,對方建 議舞空以歐陸觀眾較為熟悉的「霸王別姬」故事為題材創作,拍板定案後,楊銘隆認為,過去史書或改編多從霸王角度切入,何不從虞姬的觀點著手,詮釋出女性的 剛強與果敢?此外,歷史雖給予這段愛情淒婉的結局,但能否有其他想像?倘若兩人決定出逃、抑或安然避禍、過著平安相守的日子,又會為愛情和各自命運帶來何 種變化?

從男性編舞家的角度窺看虞姬心事,加上現代人後設賦予的奇想,使舞空的《風云》增添更多觀賞趣味,然而舞蹈終非注重敘事結構的戲劇,如何將著名故事翻轉為純粹的舞蹈,對已在舞台上「三探」過東方動作美學的楊銘隆來說,也是一項新鮮的挑戰。

平珩表示,雖然有故事為本,但楊銘隆與國光劇團合作《東風再現》時,已曾援用京劇的《思凡》、《擊鼓罵曹》、《昭君出塞》等劇目,「不過不是表現故事,而是 取三個故事中人與自己慾望的衝突、人與人的衝突、人與環境的衝突等情境加以發揮」,也因此,將京劇敘事、身段揉合現代舞,化為風格獨具的「東方肢體」,對 編舞家並不陌生,而睽違六年後,「東風系列」再出手,自當有編舞家沉潛許久的新體會。

「舞空成立十年後才敢嘗試『東風』,關鍵在於銘隆在美國受過 的崔莎.布朗訓練。」平珩分析,以往看到所謂的東方風格,比較是東方加西方,京劇、武功等身體應用還是很明顯,但東風系列一路探索至今,追求的並非把這些 東方身體放進現代舞中,而是藉由兩者的相融,表現出新的身體質地。

「崔莎.布朗的動作講究有機的動力,強調自然,舞者受多少力就回饋多少,而不是 硬去做出反應,不是假裝。在動的時候,關節要鬆、把不需要的力量化掉,這個恰好就是京劇師傅說的,要有力道,也要有勁道;力道是外在,勁道是內在的。」在 這樣的動作系統下,東方與西方的身體找到一致的調頻,也讓舞者的肢體語彙大為進步,進而表現出「東風系列」細膩的身體美學。

此次《風云》中,除了展現舞者融會東西的肢體風格外,楊銘隆也設計了許多意象豐沛的舞段,例如男性面對征戰時強勁的身形舞動,便大量從京劇程式汲取轉譯,而虞姬自由與勇敢兼具的堅強,楊銘隆也以一段「不落地」的舞蹈展現。

北市國古曲助陣  樂師與舞者互動

此次為了加強演出氣氛,舞空也特別與北市國的樂師攜手合作,現場將演奏《廣陵散》、《十面埋伏》等古曲,亦有曾毓忠、陳怡、王建民等人配製新樂,同時也罕見地讓樂師與舞者在台上即興互動,為霸王和虞姬的另一種命運面貌,創造出處處機遇的變奏。

談及與北市國的合作,平珩語氣充滿興奮,「他們很棒!」在團長鍾耀光的領軍下,近年屢次越界與優人神鼓、雲門2等團隊合作的北市國,對跨領域演出抱持高度熱忱,古琴樂師黃永明更特別為此次演出延後退休時限,期將多年累積的功力盡數展現。

《風云》中主要用到的樂器為古琴、琵琶、二胡,其中多首曲目為獨奏,因此三位樂師黃永明、鄭聞欣、張舒然也須著裝扮演,在台上不能看譜,加上《廣陵散》等古曲 為一般大眾耳熟能詳,挑戰不可說不大。選用名曲入舞,平珩認為主要還是依據曲子的氛圍與舞蹈的搭配性,「例如《廣陵散》雖是古樂,但它非常有現代感,旋律 間的留白,給人很多想像空間。」

東風迷醉西方  老傳統新創意走上國際

《風云》尚未演出便獲國際邀演,以國內製作來說堪稱少見,也反映了主辦單位對於舞空的作品深具信心。

平珩表示,其實在外國人眼中,台灣「將傳統創新」的能力遠超過其他華文地區,以此次邀演的熱帶劇院來說,除了舞空之外,也邀請國光劇團、台原偶戲團、 1/2Q劇團等長於融合傳統與創新的表演團體於「今日台北」(Taipei Today)演出,此外還有楊德昌專題影展,整個特展從九月演至十二月,規模不小。透過這個由荷蘭主動策劃的台灣特展,恰恰印證台灣「出口」表演藝術的潛 力無窮,《風云》的例子,或許會是美麗的開始,讓台灣大膽鮮活、鑄舊為新的創意,從此大步向外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