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頭紅線〉
〈雙頭紅線〉(台北民族舞團 提供)
舞蹈

各族婚俗入舞 延展圓融想望 台北民族舞團《百年好合》

台北民族舞團新作《百年好合》,從客家婚禮、福佬冥婚、魯凱人蛇戀神話,到漢族現代婚戀,由劉淑英、郭瑞林、胡民山等編舞家編採入舞,在跨歷史跨文化的心靈中撩動關係,織就圓缺之間的故事情懷。

台北民族舞團新作《百年好合》,從客家婚禮、福佬冥婚、魯凱人蛇戀神話,到漢族現代婚戀,由劉淑英、郭瑞林、胡民山等編舞家編採入舞,在跨歷史跨文化的心靈中撩動關係,織就圓缺之間的故事情懷。

台北民族舞團《百年好合》

11/2~3    7:30pm 

11/4    2:30pm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INFO  02-85096695

「牽手的路,有跋倒的傷痕;牽手的路,有扶持的情分……」生命路途中相伴的情感,如董峰政的台語詩,不知經歷多少仆跌與攜扶,放手與再牽手,然歌聲中,「牽阮的手,行長長的路;牽你的手,惜滿滿的愛」,「百年好合」的亙遠想望依然在跨歷史跨文化的心靈中撩動關係,織就圓缺之間的故事情懷。台北民族舞團新作《百年好合》,從客家婚禮、福佬冥婚、魯凱人蛇戀神話,到漢族現代婚戀,當新民族舞風的編舞家與各族群特殊婚俗兩相激盪,這又是什麼樣的際會呢?

各族婚俗入舞,激盪情感歸路

對客家女子來講,姻緣線是傳統禮俗宿命,還是心中愛戀情定?〈雙頭紅線〉由劉淑英編舞,從男人下田勞動掙求成家的悍勁,到採茶謠伴隨迂迴山路,你看我卻是我看他的錯綜情絲,雙頭紅線主題揭示,究竟是選擇提聘者,還是那個沒提聘但芳心所屬的男子?熱鬧婚禮中,對比的紅帳與白幡,出入家門檻的米篩,女子姻緣路將如牡丹花富貴,還是轉瞬凋謝蒼白以終?

〈菊月望喜〉以幽盪如夢的各色菊花傳達陰陽兩界的淒美合婚,編舞家郭瑞林採集福佬冥婚題材,放入瀕臨失傳的挽茶車鼓及擲籃等民俗,婚禮行禮如儀,獨缺真實的新娘。冥婚是有遺憾的婚禮,圓滿與缺口同時映照,緩緻的南管音樂中,身體流動絲絲縷縷飄邈氤氳,紅線穿越陰陽,依然串起女人的歸屬。

而那魯凱神話的〈湖之戀〉,芭冷公主心動邂逅蛇郎君,百步蛇靈以七彩琉璃珠迎娶公主,婚禮行伍火光繚繞,初夜之雙人舞,新娘身上一綑綑紅線慢慢解開,〈小鬼湖之戀〉曲聲繚繞,公主步入湖中隱褪消失。編舞家胡民山以其細緻感性,人蛇戀的浪漫激情交疊悠遠傳說,魯凱衣飾的黑與情慾之紅交相迴盪。

「好合」已不只是歡喜的表面意義

現代漢族的愛情是何形貌?編舞家潘莉君和詹佳惠攜手探觸〈牽手的溫度〉,姻緣線可能是長的、短的、被剪斷、或沒有線,情路有著跌倒波折,也有著經歷鬆手又牽手的老伴感動。古典的嚮往與現代關係交融,手部動作帶出真情執著與現實間的女性複雜心路。

如今,「好合」已不只是歡喜的表面意義,而是辛苦磨合、尋找出口、轉念圓滿、當下即是幸福等多重涵義,它超越了族群、物種、階級、甚至生死,「柔軟紅線讓流轉心念牽起了關係…」製作人李為仁說,而這豈僅是藝術總監蔡麗華或所有人對多元台灣圓融幸福的百年盼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