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劇場導演柴幸男
日本劇場導演柴幸男(林韶安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日本劇場導演

柴幸男 創作如料理 與不同演員打造新的況味

繼與台南的高中生聯手創作的《我的星球》後,日本導演柴幸男再度來台,與台灣的演員排練了《我並不悲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原劇去年底在東京首演,這回柴幸男在台北駐地兩個月進行創作,與不同的演員合作對他而言是令人興奮的挑戰,他說:「就算使用同樣的食譜,只要食材不同,我就想做出新的料理。」

文字|沈亮慧
攝影|林韶安
第309期 / 2018年09月號

繼與台南的高中生聯手創作的《我的星球》後,日本導演柴幸男再度來台,與台灣的演員排練了《我並不悲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原劇去年底在東京首演,這回柴幸男在台北駐地兩個月進行創作,與不同的演員合作對他而言是令人興奮的挑戰,他說:「就算使用同樣的食譜,只要食材不同,我就想做出新的料理。」

臺北藝術節《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

9/28~29  20:00   9/29~30  14:30

臺北藝術大學展演中心戲劇廳

9/28~29  20:00   9/29~30  14:30

臺北藝術大學展演中心舞蹈廳

INFO  02-25997973

三月底甫以《我的星球》一劇讓人驚豔的日本導演柴幸男,為日本中生代舞台劇編導,透過汲取生活中的瑣碎細節來描寫人類微妙的感情,將流行音樂的重複播放與取樣運用在作品上,獨特的導演手法與新鮮的視角,使作品猶如後座力很強的散文,讓觀眾印象深刻。《我的星球》是柴幸男與十一位台南在地高中生共同創作的作品,述說著離別與青春期的種種情懷,打動了許多台灣觀眾,引起廣大的回響;時隔近半年,柴幸男再度來到台北,與十位演出經驗豐富的台灣演員一起創作新作品《我並不悲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

駐地創作  原本作品的新挑戰

這部作品的首演為去年十月,在東京藝術劇場的東、西劇場同時上演,兩個劇場同時演出同一個劇本,兩個劇場之間有一道相通的門,讓演員可以依劇本指示來去,但彼此的演出獨立且完整,即使觀眾觀賞了兩個劇場的演出,也不會覺得是在看同一齣戲,這是由於兩邊的導演手法不同,儘管內容相同,呈現出來的卻是兩齣不同的戲。柴幸男表示,當時以「演奏樂曲」的概念來創作,因此很在意兩邊的「演奏」是否同步進行,同時開始,同時結束。這次在台灣的演出將同時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戲劇廳與舞蹈廳上演,可說是全新的創舉。台灣版雖然保留了「雙劇場同時演出」的形式,但劇本內容已有大幅修改,兩個劇場演出的劇本雖有關聯,但內容卻不相同,這是因為已經有了前次日本演出的經驗,柴幸男打算進行不同的挑戰。

在某地駐地創作,是柴幸男喜歡的創作模式,二○一○年他曾在日本香川縣的小豆島進行駐地創作,今年初則在台南待了兩個月進行《我的星球》的創作與排練。對他而言,創作一部作品就像是做料理一般,只要演員與時空地點有所改變,就算是維持原劇主題與架構,他依然會根據不同的演員重新調整角色設定,將當地的文化、生活方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世代記憶、流行等融入劇本內容,打造出全新的作品,例如已經上演過三次的《我的星球》,三個版本的劇本內容都大不相同。

《我並不悲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也是如此,柴幸男透過與演員的對話與排練來了解演員的個人資訊,排練時丟出各種創意讓演員編排與進行嘗試與討論,逐漸完成劇本雛型,過程雖然漫長與辛苦,卻是柴幸男堅持的創作方式。比起到處巡演,他更偏愛駐地創作,台南版《我的星球》的成功經驗,更讓他相信這樣的方式沒有錯,「就算使用同樣的食譜,只要食材不同,我就想做出新的料理;重複已經做過的事情,不但沒有意思,我也不相信之前的食譜。既然廚房、餐具等都不一樣了,我就會盡可能地寫出與東京版不同的劇本。」

因震災而起  關於「距離」的提問

二○一一年的「三一一大地震」不但是日本整體的巨大創傷,對多數日本人而言,甚至是「現在進行式」,關於震災的討論與關心,持續出現在日本大眾媒體與各類型藝術家的作品裡。大地震發生時,柴幸男人在離福島縣與東京都有段距離的岐阜縣,相對於經歷地震的當事人,他只是個「局外人」,深深感覺到當事人與局外人之間的距離。但在媒體發達的現代,遠方災情也能透過電視或網路送到觀眾眼前,當地發生的事情幾乎也能即時得知,但當地與遠方的距離卻是不變的事實。因此柴幸男開始思考「距離」,遭遇悲劇與沒有遭遇悲劇的人之間存在著怎樣的距離?距離造成的影響又是什麼?在開始與結束之間一定會萌生「距離」,隨著時間流逝,兩者之間的距離逐漸加大,猶如生與死。東京版《我並不悲傷》的故事,不論從哪個劇場的演出看來,都稱得上是幸福的。這樣的想法來到台灣後開始改變,柴幸男想要描繪的是生與死的世界,活著且逐漸成長老去的人與死去且無法繼續人生旅途的人,兩者之間無法縮短的距離。

雖出身自平田織佐主宰的青年團,但柴幸男的風格卻與以「安靜戲劇」聞名的平田大相徑庭,作品時有音樂、舞蹈,甚至rap等元素。排練時他也要求演員以rap來自我介紹,並透過遊戲來打破隔閡,增進感情,因為他認為若只是排戲,演員間的感情也不會因此變好。土風舞也是他偏好的元素,雖然不見得會在演出時跳舞,但在排練場跳土風舞,從最初學習舞步開始,到彼此教導,學會舞步,順利跳完整支舞為止,這一連串從無到有的過程,正是演員初次完成的共同創作,否則要沒有共同創作經驗的演員要一起完成一齣戲,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充滿壓力的事。柴幸男希望創造一個能讓演員在排練時敢於指出錯誤的環境,只要覺得不對勁就提出來,大家一起討論,共同解決問題,才能創造出好的作品。

為期兩個月在台北駐地創作,柴幸男表示,他在開排前非常緊張,雖然甄選時已經見過演員,但因為大家都是經驗豐富的演員,戲劇感不同,對柴幸男本身及作品會帶來怎樣的影響,由於完全無法預期,使他既緊張又擔心,但隨著排練次數增加,演員也願意聽他說話,緊張感便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深怕來不及完成劇本的焦慮。

壓力,總是能讓人成長,也是逼迫創作者面對挑戰的驅動力,兩個月密集的創作與排練究竟會激發出怎樣的火花,只有進劇場看戲才能明白了,正因為無法預期,就讓人更加期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1982年生於日本,曾隸屬於青年團導演部。
  • 2004年就讀日本大學藝術學系時期,以劇本《ドドミノ》得到第二屆「仙台劇のまち戯曲賞」,當時評審委員之一為平田織佐,成為後來進入青年團的契機。
  • 2009年成立「扮家家酒劇團(mamagoto)」。
  • 2010年以《我們的星球》(わが星)獲得第54屆岸田國士戲曲獎。
  • 2014年開始將自己的劇作免費公開。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