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在鳳甲美術館觀看蘇匯宇的作品。
觀眾在鳳甲美術館觀看蘇匯宇的作品。(空場藝術聚落 提供 )
藝@展覽

錄像作品,就在你手中

由空場藝術聚落和鳳甲美術館共同舉辦的「Video on the Phone」,共邀集十七位藝術家、廿三件錄像作品參展,除了在鳳甲、空場展出,兩者間的北投區八仙里戶外空間,觀眾都可按圖索驥,找到散置在現實世界的錄像作品。透過錄像與現實場域的參照相映,讓觀眾體驗不同的虛實感知經驗。

由空場藝術聚落和鳳甲美術館共同舉辦的「Video on the Phone」,共邀集十七位藝術家、廿三件錄像作品參展,除了在鳳甲、空場展出,兩者間的北投區八仙里戶外空間,觀眾都可按圖索驥,找到散置在現實世界的錄像作品。透過錄像與現實場域的參照相映,讓觀眾體驗不同的虛實感知經驗。

Video on the Phone

即日起~9/23  台北 鳳甲美術館至空場之戶外空間

INFO  02-28942272(鳳甲)、02-28982647(空場)

站在鳳甲美術館入口的櫃檯前,透過Google Cardboard螢幕觀看蘇匯宇十八禁作品《羞恥的男性》,雖說置身大庭廣眾,卻因著Google Cardboard像是某種掩護似的遮住雙眼處,稍稍減緩觀看《羞恥》的扭捏,帶著觀看小電影的心情看完這件作品。在「Video on the Phone」展覽,只要帶上自己的手機——不是去抓寶可夢——以及Google Cardboard,就能到戶外挖掘藏身在不同地點的錄像作品。

由空場藝術聚落和鳳甲美術館共同舉辦的「Video on the Phone」,共邀集十七位藝術家、廿三件錄像作品參展,除了在鳳甲、空場展出,兩者間的北投區八仙里戶外空間,如森永製菓公司、三將軍廟、二手傢俱行、西安橋和璜港溪周邊等,觀眾都可按圖索驥,找到散置在現實世界的錄像作品。觀看方式很簡單:手機掃描作品QR Code、連上Youtube,手機放進Google Cardboard後就能觀看VR錄像,領略沉浸式體驗,只不過,得隨時留意真實世界的車子、狗以及腳下高低不平的障礙物。

錄像作品與展出地點相映成趣

還記得傳統手機的年代?其實距今不遠,人們用手指在面板上滑動操作手機,是近十年的事情,蘋果發表第一代iPhone智慧型手機之後,人們的生活與觀看的視點產生巨大的改變,手機不再只是語音通話的媒介,而是影像的載體,與之搭配的AR(擴增實境)、VR(虛擬實境)、MR(混合實境)之精進,讓昔日對現實和虛擬世界的認知與定義,今日都得改寫。

「Video on the Phone」定點展出的作品當中,只有寧森的《圓》是以VR技術拍攝而成,其餘為軟體轉檔的「仿VR」錄像舊作,展出地點都是經過悉心安排,讓錄像內容與現實環境有所連結,如在服飾店展出張徐展的《影像日誌:DJ-ZIPPERS》,手繪動畫的拉鍊上上下下發出「伊歪聲」;陳萬仁空拍的《泳者》對應西安橋下的璜港溪,蔡宗勳的《預售屋》正對空場對面的兩幢高樓,情境都令人莞爾。

「Video on the Phone」打破過往錄像在白盒子的展示經驗,只需網路、手機和Google Cardboard就能把錄像帶著走,即使離開展覽現場,也能從手機的瀏覽紀錄召喚出這些作品,錄像自白盒子的框限突圍,返回現實的感知空間。

當代人參與影像的程度,不僅是觀看的模式改變,甚而從影片的產製過程就已加入,正如空場總監、錄像藝術家郭奕臣所指:「攝影鏡頭從攝取他者轉向自己」,這項有趣的變化產生自拍、直播及網紅現象,實現半世紀前安迪.沃荷的預言:「在未來,人人都可成名十五分鐘」。這次,周書毅的舞蹈、汪正翔的外拍攝影、Candy Bird的行動塗鴉及張藝的作品,皆以網路直播呈現。

影像進入場域的另一種對話

二○○二年,當藝術家洪東祿以繁複的數位工程創造出虛擬人物「小紅」,也只能以光柵片或投影方式,讓觀眾「想像」在3D空間的情景,而今,手機與Google Cardboard的結合,就能讓身體猶如置身虛擬世界,同時,網路直播平台與社群媒體效應,為自拍開拓出一道影像的縫隙,成為「網紅世代」的觀景窗,郭奕臣認為,現在不再需要創造「小紅」這樣的虛擬人物,「這個人物變成網紅自己。」

去年,空場在工作室頂樓舉辦「Video on the Road」戶外播映之夜,以最節約成本的方式播放實驗電影與錄像作品,兩天吸引五百多人參與,讓影像和真實場域對話,今年再推「Video on the Phone」則讓錄像直接進入場域,體驗不同的虛實感知經驗。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