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著的女人》
《跪著的女人》(毓繡美術館 提供)
藝@展覽

超寫實雕塑生命的流變

澳洲藝術家山姆.詹克斯曾從事影視產業美術人員工作,餘暇時開展創作事業,他利用電影中發現的材質和技巧,如樹脂、矽膠等素材製作超寫實雕塑,其個展「流變之身」正在南投毓繡美術館展出。詹克斯的創作並非重現現實,而是重新詮釋現實,他追求的不是完美的呈現,是過程中被忽略的陌生感,這份陌生感卻是最能觸動觀者感知再現的傳導媒介。

澳洲藝術家山姆.詹克斯曾從事影視產業美術人員工作,餘暇時開展創作事業,他利用電影中發現的材質和技巧,如樹脂、矽膠等素材製作超寫實雕塑,其個展「流變之身」正在南投毓繡美術館展出。詹克斯的創作並非重現現實,而是重新詮釋現實,他追求的不是完美的呈現,是過程中被忽略的陌生感,這份陌生感卻是最能觸動觀者感知再現的傳導媒介。

流變之身:山姆.詹克斯個展

即日起8/26  南投 毓繡美術館

INFO  049-2572999

在攝像技術發達和普及的現下,超寫實藝術、特別是超寫實雕塑,之於當代的意義為何?澳洲藝術家山姆.詹克斯(Sam Jinks)的個展「流變之身」,五件縮小版的超寫實人體雕塑,從初生、壯年、老年至死亡,回應人從意識進入到身體及至離開,生命所處的流轉過程。

透過平凡人物  闡述宗教意涵

「我對於如何透過內在所感的青春猶在,映照生命走到盡頭的外在過程感到興趣,同時藉此思考人作為生物的存在,以及在這個世界的位置。」詹克斯現於毓繡美術館的個展,從《刺青的女人》揭開這段探索意識流轉歷程的序曲。這位身披白巾,坦露的胸膛有著花樣刺青的老太太,雙目緊閉、神情肅穆,她有一張平凡的臉龐,猶如鄰家老奶奶,卻散發出濟世修女的氣息。詹克斯取樣的對象,是住在鄰近社區的老太太,歷經風霜的一生,照顧許多孩子成長,詹克斯將她身上的刺青轉換成具宗教意涵的花卉圖樣,兼具現實與宗教的神聖性。

透過平凡人物闡述宗教意涵,在《懸吊著的男人》、《靜物(坐姿哀憐像)》也能窺見一二。兩件作品對應了耶穌十字架殉難的宗教畫、及聖母懷抱死去耶穌的《聖殤》,無論觀者是否具有信仰背景,都能從作品獲得精神上的撫慰,既現世又超然。

山姆.詹克斯一九七三年出生於澳洲的班迪哥,現居墨爾本。十二歲接觸雕塑之後,繪畫與雕塑成了未曾間斷的工作,愛畫畫的母親鼓勵他從傳統開始,因此雖然靈感多來自電影和奇幻藝術,創作也結合傳統與當代藝術的特性。

詹克斯曾從事影視產業美術人員工作,餘暇時開展創作事業,他利用電影中發現的材質和技巧,如樹脂、矽膠等素材製作超寫實雕塑,因製作手法細緻,倘若不是雕塑比例是真人的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二,近觀肌膚、血管、指甲、頭髮乃至於毛細孔,都會讓人錯覺彷如人體雕塑有溫度、甚至像是會呼吸。

《刺青的女人》(毓繡美術館 提供)

超寫實雕塑  重新詮釋現實

詹克斯認為人體雕塑只是現實的產物、非複製,因此雕塑不只是重現現實,至於放大、縮小端視是否能傳達理想狀態而定,如《跪著的女人》和《無題(寶寶們)》兩件作品均以縮小版表露生命的脆弱。

誠如標題,《跪著的女人》是一名女子呈伏地跪姿,人體線條和肌膚散發出一股寧靜感。人體姿態源自詹克斯自家庭院裡的蜘蛛,這種蜘蛛在休息時,會以足肢環抱自己,懷孕的母蜘蛛在織好網之後,便以環抱自己的姿勢休眠,待產卵之後死去,壽命一年,這一年就像人生命循環的濃縮版。

《無題(寶寶們)》靈感來自他的孩子,詹克斯強調不是要做出可愛形象的嬰兒,而是呈現嬰兒初來乍到世界時,處在一種過渡的狀態,「嬰兒是意識向內移動的階段,我感興趣的是新生兒有種特殊的疏離感,彷彿尚未完全來到這個世界」,反之,老者則是身體和心智進入向外移動的過渡期,詹克斯試圖以超寫實捕捉生命的意識流動,面對生命從誕生到逝去的體悟。

人體是西方雕塑史的傳統,也是最複雜的課題之一,除了因為對軟體組織包覆骨骼結構的人體構成感興趣,詹克斯也將如何在人體雕塑的傳統下創新,視為挑戰。製作出高仿真的物件或作品,在當代藝術的範疇並非新奇之事,然而詹克斯的目的並非重現現實,而是重新詮釋現實,他追求的不是完美的呈現,是過程中被忽略的陌生感,這份陌生感卻是最能觸動觀者感知再現的媒介。

為呼應詹克斯的人體雕塑,七月七日毓繡美術館夜間開館日,邀請台灣舞蹈家葉名樺以三段舞蹈回應「流變之身」的展品。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