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耶.波納爾《浴缸中的裸女》,1925。
皮耶.波納爾《浴缸中的裸女》,1925。(高雄市立美術館 提供)
藝@展覽

從「裸」讀身體的歷史

裸體的描繪向來是藝術家的養成訓練,也藉以傳達理想化的人體,但在逐漸脫離傳統與理想化形象的局限之後,人體也成為形式實驗的主題,裸體也更直接表達情愛欲望和普世人類的境況。這次由高雄市立美術館與倫敦泰德美術館合作策畫的「裸」展,即透過泰德典藏之油畫、雕塑、攝影和紙上作品逾一百廿件,梳理十八世紀至今的藝術創作當中,裸體如何被實踐、挑戰和演繹。

裸體的描繪向來是藝術家的養成訓練,也藉以傳達理想化的人體,但在逐漸脫離傳統與理想化形象的局限之後,人體也成為形式實驗的主題,裸體也更直接表達情愛欲望和普世人類的境況。這次由高雄市立美術館與倫敦泰德美術館合作策畫的「裸」展,即透過泰德典藏之油畫、雕塑、攝影和紙上作品逾一百廿件,梳理十八世紀至今的藝術創作當中,裸體如何被實踐、挑戰和演繹。

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

即日起~10/28  高雄市立美術館

INFO  07-5550331

在西洋藝術的發展脈絡中,裸體或為血肉之軀,或為造形題材,幾世紀來漸次演替,也交互辯證,形成西洋藝術裡一門別類。高雄市立美術館與倫敦泰德美術館合作策畫「裸」展,透過泰德典藏之油畫、雕塑、攝影和紙上作品逾一百廿件,梳理十八世紀至今的藝術創作當中,裸體如何被實踐、挑戰和演繹。

從理想人體到形式實驗

裸體的描繪向來是藝術家的養成訓練,也藉以傳達理想化的人體,本展題材包含神話故事、現代主義的實驗、當代政治與身分的表述等等,從羅丹的雕塑《吻》和弗雷德里克.雷頓男爵的畫作《賽姬出浴》揭開本展序幕,這兩件作品分別為不同時代對理想化人體的最好詮釋。

《賽姬出浴》的裸女放置在古典場景當中,被賦予美與詩意的聯想,同時期,居家等私密空間的裸女描繪創作逐漸興起,波納爾的浴女畫作為典型代表。波納爾大量描繪妻子瑪莎的沐浴情景,患有結核病的瑪莎仰賴浸浴治療,波納爾描繪光影於人體上的變化,水流沐浴下的女體及不同於傳統視角營造如肢體分離的人體構圖之作,相形特殊。

在逐漸脫離傳統與理想化形象的局限之後,人體也成為形式實驗的主題:印象派描繪裸體上的光影,立體派解構了形體,野獸派採取了色彩革命,超現實主義帶有怪奇感的人體等。裸體也更直接表達情愛欲望和普世人類的境況,培根扭曲的男體、佛洛伊德壯碩的裸女、德.庫寧和受其影響的女畫家賽奇利.布朗(Cecily Brown)等,透過線條、顏料堆疊或揮灑構成了變形碎裂的動勢身體,抒發工業及資本主義社會的人類身心景況。

「裸」展特別突顯女性藝術家和種族議題觀看身體的視角,廿世紀女性逐漸打破被禁錮的身體,扭轉素由男性藝術家、女性模特兒與觀者之間構成的不對等權力關係,如西維亞.斯萊(Sylvia Sleigh)模仿男性藝術家描繪裸女斜躺的傳統姿勢,描繪她的男性模特兒;黑人肖像先驅巴克萊.亨德里克斯(Barkley Hendricks)的畫作《家人朱爾斯:不不不(不要裸體黑鬼)》,模特兒朱爾斯.泰勒(George Jules Taylor)的裸體坦然、望向觀者的眼神帶有挑釁意味。

盧西安.佛洛伊德《站在布堆旁》,1988-9。(高雄市立美術館 提供)

不唯美的身體,直視人體的脆弱

當代藝術的情欲表現不只局限異性、男女的單向關係,以巨大蜘蛛雕塑為人熟知的露易絲.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的紙本作品,顛覆情愛關係中由男性主導的慣習,紅色線條勾勒頭髮張揚的裸女身體,強而有力地改變男人的性愛姿勢,特寫的性器官是她為人母所經歷生產、哺乳的親密經驗。大衛.霍克尼為卡瓦菲斯(C. P. Cavafy)詩作所繪製的插圖表現同性戀情,當時同性戀在英國仍是非法。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自拍照《我最後對你說的是別把我留在這裡II》帶有自傳色彩,也留給觀者對於創作者情感關係的想像。

當代藝術裡的裸體不僅不唯美,甚至帶有侵略性。因攝影和沖放技術的精進,寫實的裸體削去傳統理想身體的光芒,約翰.卡普蘭斯(John Coplans)特寫聚焦拍攝自己老化的肉體,大尺幅的攝影畫面逼使觀者直視人體的脆弱。

「裸」展陳的百餘件作品訴說了近三百年來西方身體觀的演進,也是台灣難得一見的大型專題展,然而,在回顧西洋藝術史的同時,若也能檢視台灣藝術創作裡的裸體發展脈絡,相信會是一場西方與在地的有趣對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