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昌仁的空間裝置《凝視輕觸,旅人記憶,時間實相》重現胡金銓電影的客棧場景。
陳昌仁的空間裝置《凝視輕觸,旅人記憶,時間實相》重現胡金銓電影的客棧場景。(國家電影資料館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胡金銓的「武藝」 當代藝術「新傳」

今年適逢胡金銓八十歲冥誕,從去年開始,包括紐約、巴黎等地陸續舉辦胡金銓紀念影展活動,國家電影資料館擁有最完整豐富的胡金銓文物收藏,這次展出改以當代藝術結合文物再詮釋,除了呈現胡金銓的電影美學風格,並希望藉由胡氏美學的再造,象徵典範的傳衍。

今年適逢胡金銓八十歲冥誕,從去年開始,包括紐約、巴黎等地陸續舉辦胡金銓紀念影展活動,國家電影資料館擁有最完整豐富的胡金銓文物收藏,這次展出改以當代藝術結合文物再詮釋,除了呈現胡金銓的電影美學風格,並希望藉由胡氏美學的再造,象徵典範的傳衍。

「我是誰?我是一個怎麼樣的導演?」胡金銓生前受訪時幽默自問到,而答案就在「胡說:八道—胡金銓武藝新傳」特展揭曉

對四、五年級生來說,胡金銓是個耳熟能詳的導演,一九七○年代已在國際影壇受到矚目;但對於年輕的世代而言,胡金銓僅是徐克、李安等當代華裔名導崇仰的傳奇,他的電影相對陌生、他的事蹟只能從旁轉述,無法第一手觸及。為了讓更多觀眾認識這位武俠片宗師,國家電影資料館策劃「胡說:八道—胡金銓武藝新傳」特展,藉由當代藝術的展示手法,讓胡導「重現江湖」。

當代藝術再現胡氏美學

今年適逢胡金銓八十歲冥誕,從去年開始,包括紐約、巴黎等地陸續舉辦胡金銓紀念影展活動,國家電影資料館擁有最完整豐富的胡金銓文物收藏,館長張靚蓓希望突破靜態的紀念活動,改以當代藝術結合文物再詮釋,除了呈現胡金銓的電影美學風格,並希望藉由胡氏美學的再造,象徵典範的傳衍。

胡金銓的電影產量不多,正式作品十三部,其中就有《龍門客棧》、《俠女》、《空山靈雨》等十部被奉為經典,「胡說:八道」展示電影海報、胡金銓親筆編劇手稿、分鏡圖和書法水墨等文物,以及罕見的動漫創作,除了印證鄭佩佩、石雋等「胡門弟子」所說「胡導是個事必躬親、細心謹慎之人」,也得見胡金銓在電影之外的創作面向,熱愛繪畫的他,無論傳統書藝或現代動漫甚而政治諷刺漫畫,都是信手拈來。

本展另邀葉錦添、黃文英、黃美清、陳昌仁、吳俊輝、葉怡利等六位當代創作者,以及導演徐克,分別以不同媒材詮釋胡金銓電影裡的客棧、竹林、雲霧等情境意象與電影中男儒女俠、文謀武鬥和禪意哲學等命題。徐克以筆墨寫下「俠氣古腸劍猶在,靈雨空山動江湖」短短數字,追憶胡金銓為他的重要啟蒙。

胡金銓開創「武中有文、俠中有禪」的中國武俠電影美學,幼年常看京劇,讓胡金銓片中的武打招式或對峙,源於京劇的武打和走位方式。一九七○年《俠女》中的「竹林大戰」被視為武俠片經典橋段,李安在《臥虎藏龍》安排的竹林大戲,便是向《俠女》致敬的篇章,美術設計葉錦添談及拍片時的感受:「大家心裡都有胡金銓!」而胡金銓也以這部電影獲得坎城影展最高技術委員會大獎,成為華語電影首次在國際一級影展中獲獎。

裝置藝術與大師經典對話

胡金銓電影中常以雲霧、山石竹林等自然景致烘托演員內在心境,或營造詭譎未明的懸疑氣氛。藝術家吳俊輝在三頻道影像裝置《迷霧傳說》中,便擷取《空山靈雨》、《山中傳奇》等多部電影的山水風景畫面,使畫面之間產生新的對話語徑,突顯胡金銓電影對於禪意的領悟。

胡金銓片中演員也扮演重要的關鍵,當年他大膽啟用一手栽培的年輕演員,培養出三代「俠女」徐楓、鄭佩佩、張艾嘉,各個眼神犀利、手腳俐落著稱,如十五歲就被胡金銓挖掘的徐楓,演活《俠女》中被迫害的楊素真,而《大醉俠》裡的鄭佩佩和《龍門客棧》的上官靈鳳,也都是以中性裝扮和矯健身手,突破傳統纖弱的女性形象,她們的眼神更具畫龍點睛之效。影像工作者陳昌仁在展覽中重現「客棧三部曲」之《迎春閣之風波》的客棧場景,牆面上也投影了胡氏片中這些經典角色的神情畫面。

胡金銓的影響不只限於電影圈,台灣藝術家葉怡利二○○四年起發展一系列行為藝術作品,靈感也就來自胡金銓的武俠電影,如《橘花花》是以中國桂林山水為背景,她在水邊演出用掌風推送出彩虹和鮮花;《紅衣》和《春雪》則是在韓國山林古剎間展現「俠女」輕功,頗有向胡金銓致敬的意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