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身不由己》透過男主角「強」與其他角色的互動開展,照見現代人內心最深處的孤獨無解。
《上身不由己》透過男主角「強」與其他角色的互動開展,照見現代人內心最深處的孤獨無解。(林韶安 攝)
戲劇 娩娩工作室《上身不由己》

以跨越說盡孤獨 以黑洞映照自身

由新加坡劇作家鄒文森創作的《上身不由己》,主角「強」擁有多重身分,看似在任何情境都能自在轉換,卻也呈現許多內在矛盾與衝突,透過他與其他角色的互動,也照見現代人內心最深處的孤獨無解。導演林唐聿保留原劇的時空設定,呈現星國的「多聲道」文化,希望藉由新加坡的現況,刺激觀眾看完戲後的反思。

文字|陳巧蓉
攝影|林韶安
第311期 / 2018年11月號

由新加坡劇作家鄒文森創作的《上身不由己》,主角「強」擁有多重身分,看似在任何情境都能自在轉換,卻也呈現許多內在矛盾與衝突,透過他與其他角色的互動,也照見現代人內心最深處的孤獨無解。導演林唐聿保留原劇的時空設定,呈現星國的「多聲道」文化,希望藉由新加坡的現況,刺激觀眾看完戲後的反思。

娩娩工作室《上身不由己》

11/30~12/1  19:30   

12/1~2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www.facebook.com/Childbirth.birth

《上身不由己》緣起於二○一六年牯嶺街小劇場「為你朗讀」系列劇本,由新加坡劇作家鄒文森創作,該劇透過男主角「強」與其他角色的互動開展,照見現代人內心最深處的孤獨無解。導演林唐聿解釋:「強是矛盾的集合體——正職是象徵現代法治的警察,兼職則是代表傳統信仰的乩童;私底下他是同志,與警察『陽剛』的刻板印象衝突。」演員王肇陽闡述:「劇中,強擁有最多的身分『手牌』,在任何情境都能自在轉換,但卻沒有一個身分像是最真實的自己。他是同志,但也恐同;他希望別人自由,卻不允許自己自由。」

愈多身分愈多刺激  卻愈顯虛無

強的多重身分和內在衝突,帶來大量隱喻和符號,時而以觀音法像辯證陰陽、時而跳躍至情慾的SM場面,在拿捏動靜、陰陽、傳統與流行、神秘與說白之間的平衡時,林唐聿堅定地說:「我希望所有的『跨越』都是自然的、不會有生硬的斷點,因為這是現代人的真實情況,科技看似使我們的生活更加開放、消弭了明確邊界,但我們內心是否真的找到出口?很多人面對心中最孤獨的那一塊,好像永遠是無解的。」

隨著人物的身分變換、情慾流動,場景亦不斷變化,為了讓銜接處『不露痕跡』,舞台美術也將展現最大的能動性。林唐聿透露:「舞台將由數個物件組成,去拼貼、錯置、交織,帶動角色流向不同空間,再帶動觀眾的眼睛觀看各式各樣的角度。」

談到跨國文本,導演、演員一致認為最大挑戰就是語言。星國的「多聲道」文化雖和台灣高度相似,細看卻是各異其趣。面對「星式語言」,林唐聿笑答:「當然是苦惱!兩年前的讀劇版,也曾猶豫過是否要『在地(台灣)化』,但最後我們仍是依照原劇設定。因為在這個視覺刺激愈來愈多的時代,觀眾的聽覺漸漸退化、不如視覺敏感,因此語言的差異性,反而讓觀眾更加集中,細聽演員話語底下的潛台詞和感受表演的情緒張力。」

保留原劇時空設定  看遠方引反思

王肇陽分享:「新加坡相對嚴謹、壓抑的社會氛圍,令人聯想到過去台灣的同志處境。或者應該說,現在的台灣,也有很多地方是這樣的。」林唐聿亦認為:「這是保留原劇時空設定的另一大原因,我們不希望觀眾輕易接受被轉譯的資訊,不希望觀眾『看完就沒事』,而是藉由新加坡的現況,刺激觀眾看完戲後的反思。」

提到角色、劇本核心,林唐聿總是用「黑洞」來比喻。「很多劇本都是藉由堆疊、爆發,去化解衝突,但這個文本最有趣的就是,『爆點』結束後,問題依舊懸而未解。這完全反映了現代人的虛無。主角吸納愈多身分、追求愈多感官的刺激,那個黑洞對我來說就愈深。」歷經兩年的醞釀,從讀劇呈現走到完整演出,在娩娩工作室的努力之下,來自新加坡的這個「黑洞」,看似遙遠,卻折射出不同時空的台灣,成為我們映照自身的明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