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劉振祥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百變崑曲PLUS╱崑曲2.0—台灣篇

從「不入園林,怎知春色如許」到「奼紫嫣紅開遍」

近年在台灣的崑劇製作與展演

沒有官方資源,崑曲卻能在台灣落地生根,進而開出奇花異卉,可說是因緣巧合,加上藝術家的熱愛與努力。近年來,除了指標性的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與《玉簪記》,還有致力崑劇跨界創作的二分之一Q劇場,因崑劇小生溫宇航加入而帶出崑劇創作路線的國光劇團,多元的演出,讓台灣觀眾從「不入園林,怎知春色如許」,到看到滿園「奼紫嫣紅開遍」,崑劇在台灣,已然從荒蕪中雕塑出屬於台灣的崑劇美學。

文字|吳岳霖、陳茂康
攝影|劉振祥許斌林韶安
第311期 / 2018年11月號

沒有官方資源,崑曲卻能在台灣落地生根,進而開出奇花異卉,可說是因緣巧合,加上藝術家的熱愛與努力。近年來,除了指標性的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與《玉簪記》,還有致力崑劇跨界創作的二分之一Q劇場,因崑劇小生溫宇航加入而帶出崑劇創作路線的國光劇團,多元的演出,讓台灣觀眾從「不入園林,怎知春色如許」,到看到滿園「奼紫嫣紅開遍」,崑劇在台灣,已然從荒蕪中雕塑出屬於台灣的崑劇美學。

時代小崑劇《聽我細訴》

12/21~22  19:30

12/22~23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即將再度來台演出的崑劇名伶錢熠,融合伊甸園的夏娃與《牡丹亭》的杜麗娘,演出結合崑劇、交響樂與多媒體的獨幕歌劇《驚園》。「崑三班」出身的錢熠,因陳士爭導演的全本《牡丹亭》(1999,美國林肯中心藝術節開幕)的杜麗娘而聲名大噪。在台灣,則曾與當代傳奇劇場新編「崑曲風新歌劇」《夢蝶》(2007)、與王心心合演《霓裳羽衣.南管崑曲》(2009)、白先勇話劇《遊園驚夢》(2010)等。有趣的是,錢熠來台合作者皆非崑劇團,或許是個人選擇或時代趨勢,也突顯「台灣未有真正姓『崑』的劇團」。

那麼,台灣的崑劇展演又是如何發生的呢?

姓「崑」不姓「崑」?職業不職業?

可被提問的是:臺灣崑劇團、蘭庭崑劇團、臺灣戲曲學院京崑劇團、水磨曲集等,難道不是崑劇團嗎?

當然是。但,台灣長期缺乏科班出身的崑劇演員,這些劇團組成多半是業餘曲友(如水磨曲集及各地曲社)、京劇演員跨行演出(如臺灣崑劇團、蘭庭崑劇團、臺灣戲曲學院京崑劇團等)。演出以「傳統折子戲」或「小全本戲」的習藝與恢復為主,較少新編創作。以蘭庭崑劇團來說,製作多是經典修編,進一步開發《牡丹亭》、《長生殿》等作的當代感,結合環境劇場、多媒體等,如《尋找遊園驚夢》(2008)、《移動的牡丹亭》(2015)。

近年,前身為「國立復興國劇團」的「臺灣戲曲學院京崑劇團」,陸續製作大型新編崑劇,如曲文講究、取自史料的《蔡文姬》(2017)、掬取《詩經》的《情與欲─二子乘舟》(2018)等,在在展現化用傳統、遙指當代的創作力與企圖心。

兩岸合作,璀璨之花就此綻放

青春版《牡丹亭》首演的二○○四年,是當代崑劇史重要的時間點。演出團隊雖為江蘇省蘇州崑劇院(俞玖林、沈豐英主演),但由台灣小說家白先勇製作,並結合台灣的製作團隊、設計人才。多年來,這朵別緻、芬芳的「白牡丹」從台灣綻放到世界各地,直至今年四月仍於臺中國家歌劇院再度演出。其製作模式與團隊,延續到二○○八年,將明代高濂《玉簪記》傳奇「青春化」,舞台、服裝等設計也更為考究,體現極簡、寫意,在「青春夢」裡孕育抒情詩化的崑曲美學。

二○一二年,台灣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與江蘇省演藝集團將更為青春、姣好的施夏明與單雯推上舞台,並與台灣現代劇場導演王嘉明、舞台設計黃怡儒、服裝設計賴宣吾、燈光設計王天宏合作,通過刪節不改本的模式,以《南柯夢》「回歸傳統,向湯顯祖(《南柯記》)致敬」(註1。演出團隊與製作班底的兩岸合作,提供崑劇展演的新出路,且可被複製。年底即將於台北國家戲劇院、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演出的《西樓記》,亦是延續《南柯夢》模式,替袁于令《西樓記》重鑄當代觀點。

江蘇省演藝集團《南柯夢》(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幽徑裡的微光:二分之一Q劇場的「小劇場崑劇」

去年(2017)剛完成第九號作品《流光似夢》(改編湯顯祖《玉簫記》)的二分之一Q劇場,命名正諧喻他們只有一半是Q(取崑曲Kunqu英譯諧音),另一半則是未知,如其他劇種、現代劇場實驗、裝置藝術等。創作核心是在曾被白先勇喻為「台灣崑曲最佳小生」的「女小生」楊汗如、小劇場導演出身的戴君芳各自的固執裡碰撞、摩擦而生成。曾合作成員跨越不同領域,如裝置藝術家施工忠昊、兼擅多劇種的編劇施如芳、歌仔戲演員李佩穎等。 

雖以古典文本為底,如湯顯祖《牡丹亭》、《南柯記》、吳藻〈喬影〉、曹雪芹《紅樓夢》等;二分之一Q劇場不只是刪節或改本,而是在文學性與外在形式間尋覓實驗契機。其特色是舞台上奇異且突兀的裝置,取代傳統「一桌二椅」,打亂戲曲結構、演員身段的定型,進一步發展敘事空間,像是《柳.夢.梅》(2004)的翹翹板、《情書》(2005)的載卡多、《半世英雄.李陵》(2008)的圓盤等。《亂紅》(2012)之後,劇種也成為衝撞崑劇傳統的裝置,賦予不同隱喻與想像。

近年最受到矚目的作品是首演於二○一二年、又於二○一五年與江蘇省演藝集團崑劇院《桃花扇》(傳承版)以「傳奇文本的經典與當代」號召共同演出的《亂紅》(改編孔尚任《桃花扇》)。有效打破線性敘事,並重新塑造李香君、阮大鋮的既定形象,將男主角拆成楊汗如以崑劇詮釋的侯方域、李佩穎用歌仔戲表現的鏡中人,呈現過往與當下、外在與內心、家國與自我的掙扎。二分之一Q劇場一路以男性為主角的「小劇場崑劇」,開拓台灣崑劇的另一條光譜,透出「經典整舊與化新」的微光。(註2

二分之一Q劇場《亂紅》(許斌 攝)

崑劇小生登場:國光劇團的崑劇展演之路

曾與錢熠演出陳士爭版《牡丹亭》、出生於北京的崑劇小生溫宇航,分別於二○○五年、二○○七年開始與蘭庭崑劇團、國光劇團合作,並於二○一○年正式加入以京劇為主的國光劇團,開啟自我與劇團的另一條創作道路。

在溫宇航之前,台灣並無職業崑劇演員(楊汗如為業餘)。崑劇的習藝作為京劇演員的訓練,在國光劇團及其他京劇團的歷年公演裡,不乏崑劇折子的安排。二○○四年由曾永義編劇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是台灣第一部新編崑劇,亦由多位京劇演員(除楊汗如外)分段詮釋梁山伯與祝英台。溫宇航加入後,才於二○一二年重新修編,與魏春榮(北方崑曲劇院國家一級演員)合演,並巡演中國。

這並不代表國光劇團開始崑劇新編,反倒是在「台灣京劇新美學」裡悠悠地唱出崑劇聲音,如《水袖與胭脂》(2013)、《十八羅漢圖》(2015)等都因溫宇航的美學系譜,編出源於傳統、創發新意的唱腔與曲調。國光劇團也以「京崑雙奏」為名進行創作,如編寫一代文豪蘇東坡的文學、生命與心境的《定風波》(2017),以及即將演出、同樣以文學入戲的《天上人間:李後主》,皆將經典詞文與京崑唱腔、身段彼此唱和。此創作型態與宣傳用語,也使用於台北新劇團改編話劇《知己》──此作最早於二○一三年由李寶春、溫宇航主演,去年(2017)則改由錢振榮(江蘇省演藝集團崑劇院國家一級演員)演繹崑劇,並以「京崑雙奏」號召。

在國光劇團對「整體藝術」的追求下,劇種選擇不再是既定想像,能翻轉更多可能。與日本能樂堂在將近三年的磨合與創發,揉合崑曲與能劇,再以王嘉明的現代導演手法重塑,以衣物為情感寄託、記憶為人生糾結重編《繡襦記》(王安祈、林家正編劇)為《繡襦夢》(2018)。所呈現的不只是跨界、跨國合作,更是替兩種傳統找到在當代舞臺的另一種可能,挖掘藝術形式的不同身影。

 是意境也是隔閡  雕塑崑劇的台灣美學

相較於京劇(甚至豫劇、歌仔戲等)在台灣有政府、民間的多方支持,較為穩定走出美學道路,崑劇確實艱辛。又因其相對悠緩的演出形式與美學,提高入門門檻,往往只能用「美」理解——「不入園林,怎知春色如許」是意境,也是隔閡;因為觀眾得走進去,才有可能體會,而這也是青春版《牡丹亭》所嘗試的。漸漸地,在不同藝術家、創作團隊的慢行或顛簸中,崑劇在台灣開始「奼紫嫣紅開遍」,終能走出荒蕪,雕塑崑劇的台灣美學。

註:

  1. 取自林鶴宜:〈回歸傳統,向湯顯祖致敬《南柯夢》〉,表演藝術評論台,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4217(瀏覽日期:2018.10.06)。
  2. 參閱汪詩珮:〈經典、重詮、男戲:「1/2Q劇場」的蹊徑與意境〉,《戲劇研究》第14期(2014年7月),頁103-150。

 

文字整理|吳岳霖 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候選人

國光劇團《繡襦夢》(林韶安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改編自美國劇作  六位女性的崑劇獨白

裊晴絲劇坊:時代小崑劇《聽我細訴》

「吧台用高腳椅上,獨坐著一位四十多歲、頗具吸引力的女子,除了身上那件黑色洋裝禮服外,她皮膚的每一吋都佈滿藍色與紅色的刺青,有相互纏繞的蛇、魔鬼、花朵及翱翔的鳥。唯有她的左臉頰上沒有刺青,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道顯而易見、長約八公分的疤痕。」這是劇作家珍.馬汀(Jane Martin)的知名劇本Talking With最後一段故事〈Marks〉的開頭,接下來,這個名叫艾蓮的女子,將會以一段長約十分鐘的獨白,講述屬於她的人生:平凡無奇地長大成人、毫無主見也從不引人注意的她,在丈夫離去後開始流連酒吧。某晚,一名初識的樂手在陪伴她前往停車場取車時,提議兩人在此做愛,艾蓮拒絕了,卻惹火了對方,臉上因而留下刀傷……

Talking With原劇即由十一篇女子獨白組成,而裊晴絲劇坊團長陳三資便從其中選取了五個故事,包括上述的這一段〈記號〉,加上〈燈〉、〈十五分鐘〉、〈拼布妹〉與〈玻璃珠〉,再加上一折傳統崑曲〈情勾〉,改編成全新作品:時代小崑劇《聽我細訴》。雖然劇中的五個片段皆源自於美國劇作家筆下的故事,但在開宗明義即為崑劇的演出裡,每段獨白也嘗試以崑的傳統曲牌入詞,等於是將文本翻譯後又再次轉譯、重寫文句;搬上舞台呈現時,也將完全以崑劇形式演繹。具有實驗精神的發想、奠基於崑劇美學的改編,這些原著中的角色,將如何唱出在舞台上,以崑唱出獨白,且待進得劇場,聽她們娓娓道來。(陳茂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