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

場館的溫度

我有幸在一個被支持的環境下起步工作,我也努力實踐這種「看喜不管憂」的行事作風,缺點人人可挑,但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能夠看到正面的點,才是可以持續走下去的動力。

感謝父親多年來教會我最重要的工作態度,也謝謝他一路相挺,即使到此刻依舊受用。

 

文字|平珩
第319期 / 2019年07月號

我有幸在一個被支持的環境下起步工作,我也努力實踐這種「看喜不管憂」的行事作風,缺點人人可挑,但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能夠看到正面的點,才是可以持續走下去的動力。

感謝父親多年來教會我最重要的工作態度,也謝謝他一路相挺,即使到此刻依舊受用。

 

最近聽好多人陸續提起,誰誰誰的第一次演出是在皇冠小劇場發表的,其中有不少節目我仍記憶猶新,但也有不少已經淡忘。當年只要有人想發表,我就提供劇埸、開門迎接觀眾,這一回想才發現,這種相挺原來是需要十足的「勇氣」,而勇氣也許就是來自內心的篤定。

處變不驚的篤定來自父親的支持

我父親將他的皇冠大樓,因畫廊、劇場及舞蹈工作室的進駐,而以藝文中心之名重建。八層樓的空間,我們舞蹈就占了兩層樓。位於市區的黃金地段,曾有人想出超高價收購開辦私人俱樂部,但父親只是呵呵一笑地拒絕了,他不僅從未過問我的回收情形,反而常為人來人往的熱鬧情況而開心。所以我心中「處變不驚」的篤定,應該也就是從這種被信任與欣賞中被培養出來。

父親一向默默支持我所有的做法,甚至還在一九八五年幫我設計了第一屆「皇冠迷你藝術節」的封面及版型,而我也以「堅強而豐富」的陣容回報這些支持。一九九四年在《皇冠》雜誌四十周年時,一舉將藝術節(註)規模擴大,在一九九八年開啟與亞洲主要城市互換節目的「小亞細亞戲劇/舞蹈交流網絡」,一步步走向國際。

父親也經常造訪演出現場,欣喜看到演出的多元形式。最記得他和一堆粉絲擠在一起聽紐約前衛音樂創作者John Zorn音樂會之後,第二天還忍不住和我聯絡,說他可沒有被高分貝的音量嚇到,反而大讚是「開眼界」了。

一路走來,我也總希望一個場館能提供溫暖的支持,畢竟沒有好的軟體,只有硬體也是枉然。我們劇場的工作人員不多,但個個都是包打聽和好好小姐。團隊應急「借電腦?」立即起身,「請!」對於有沒有筆、訂書機、電池、延長線、轉接頭、要影印、錄影等等的要求,都是欣然去準備。如果因為我們的協助而讓演出更圓滿順利,不就是雙贏?

走過國內各個場館,有時不免會私下「評比」,有的場館要資料很急催,今天要,明天就得給;有的則會早早給出時間表,方便讓大家照表操課;有的場館熱心安排推廣活動,有的只會提醒你票房不好,你們要幫忙動一動噢!

前台的服務志工,也各有冷熱不同。有的聚集在一起是為了說話聊天,有的不但完全投入演出,事後還可以分享交流。有的看到觀眾留下來踴躍填寫意見表,會覺得很開心;有的是只想快快打烊熄燈。

找到「搏暖」方式才是行走江湖的挑戰

當然這些點點滴滴不會只讓我們「意冷」,反而激發出很多新的想法與做法,如何因人設事,怎樣找到「搏暖」的方式,才是行走江湖的挑戰。而我最佩服我們經理葉瓊斐的地方就在於,即使是素未謀面的人,她也可以因為經常講電話而搞到如熟朋友般地以「是我!」開頭對話。

我有幸在一個被支持的環境下起步工作,我也努力實踐這種「看喜不管憂」的行事作風,缺點人人可挑,但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能夠看到正面的點,才是可以持續走下去的動力。

感謝父親多年來教會我最重要的工作態度,也謝謝他一路相挺,即使到此刻依舊受用。

註:第一屆皇冠藝術節演出團隊包含:多面向舞蹈劇場(陶馥蘭)、相聲瓦舍、紙風車劇團、河左岸劇團、古名伸舞團、蕭靜文舞蹈劇場及舞蹈空間舞團。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專家未滿,藝術行政與教育的手工業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