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貝爾的《建築》。
朗貝爾的《建築》。(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攝 Festival d'Avignon 提供)
亞維儂

第73屆亞維儂藝術節落幕 高朋滿座卻名不符實?

今年的亞維儂藝術節於七月廿三日畫下句點,總監歐利維耶.畢(Olivier Py)以「振奮人心」形容今年藝術節的成就。四十三齣創作在廿天中累計了二百八十二場演出,吸引約十三萬八千多名觀眾進場,售票率高達95.5%!但漂亮的成績單卻無法平息批評浪潮。為何標榜「讚揚歐洲精神、歌頌自由主義、關懷難民同胞」的藝術節失去推陳出新的力量和反映現世的功用,成為劇場人士的眾矢之的?

文字|王世偉、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今年的亞維儂藝術節於七月廿三日畫下句點,總監歐利維耶.畢(Olivier Py)以「振奮人心」形容今年藝術節的成就。四十三齣創作在廿天中累計了二百八十二場演出,吸引約十三萬八千多名觀眾進場,售票率高達95.5%!但漂亮的成績單卻無法平息批評浪潮。為何標榜「讚揚歐洲精神、歌頌自由主義、關懷難民同胞」的藝術節失去推陳出新的力量和反映現世的功用,成為劇場人士的眾矢之的?

儘管飽受批評,今年亞維儂官方藝術節仍有幾檔口碑載道的作品。巴西女導演賈塔伊(Christiane Jatahy)的《浮濫的現實》Le Présent qui déborde深入敘利亞難民和亞馬遜雨林原住民的日常生活。雖然舞台敘事大部分仰賴紀實影像,但賈塔伊運用虛實交錯的手法、人文關懷的視角,讓歐洲觀眾與流離失所的難民共同經歷一場存在當下的「奧德賽之旅」。俄國導演謝列布連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的《外頭》Outside則運用詩意的文字、舞蹈與歌唱,描繪中國攝影師任航挑戰社會禁忌的無畏勇氣,以及潛藏在他作品之中的深刻孤寂。儘管沒有華麗的舞台和令人拍案叫絕的表演形式,《外頭》體現了導演本身抵抗專制政權、追求創作自由的決心。這兩齣作品不直接控訴現世亂象,反而透過誠實的態度與創意的手法,反映當代人面對時局變遷的矛盾,充分顯現劇場的政治性。

政治正確,美學不正確

法國多數媒體評論這一屆亞維儂藝術節過度重視政治意義,忽略了創新的美學形式,作品也不臻成熟。如同《自由報》劇場評論博瓦蕾總結:「以『奧德賽』為主題的第七十三屆亞維儂藝術節令人敗興而歸。打著政治劇場的旗幟,它呈現的節目只讓人覺得說教難耐、高不可攀。」(註1)儘管歐利維耶.畢辯駁:「劇場本身就具有政治性,即使某些人對此覺得尷尬……我認為批評藝術節企圖喚起大家的政治意識,是一種過度批評。」(註2)事實上,政治劇場並不會讓人覺得無趣,但若沒有充滿創意或震撼人心的形式,作品也只是時事的濃縮、再現,或是空洞的政治宣傳。的確,處於社會邊緣的藝術家無法改變、扭轉世界局勢,不能只是呈現眾所皆知的現存焦慮,反而得透過洞悉的觀察力提出聰穎的疑問,開啟觀者的思考空間。

事與願違的大師作品

在歐利維耶.畢的領導下,亞維儂藝術節近幾年不但變得愈來愈「政治正確」,也逐漸趨於市場化,偏愛跨場館合作的大型製作。儘管仍有零星的新銳創作者推出實驗之作,但多半都是戲劇類作品,成果也差強人意,令人耳目一新的舞蹈或跨領域節目都偏向主流創作,沒有挖掘一鳴驚人的耀眼新秀。今年有好幾位享譽國際的藝術家慘遭滑鐵盧,令觀眾大失所望。朗貝爾(Pascal Rambert)的《建築》Architecture即使卡司陣容堅強,但仍被批評為「絮絮叨叨的老生常談」(註3)。阿喀郎.汗的《與魔鬼對話》Outwitting The Devil被劇評稱為「媚俗、浮誇卻過時的娛樂秀」(註4)。《茶館》則獲得褒貶不一的評價,中國網路媒體宣稱孟京輝以「詩意、深刻、瘋狂、犀利、冷峻、悲憫」的導演風格讓歐利維耶.畢感動落淚(註5),但法國多數專業劇評卻給予惡評,甚至以強烈的口吻批評這部首次登上亞維儂舞台的中國現代戲劇:「令人困窘、大聲咆哮,導演運用自以為的先鋒形式挑釁人心,但其實只是一種過氣的表現手法。」(註6)

在市場國際化的影響之下,亞維儂藝術節彷彿變成了一種「政治理念的展銷會」,甚至是一場「文化外宣」。這種商業化的現象不但讓藝術節脫離實驗創作的前瞻性,也使策展規劃轉變成一種政治遊戲。儘管歐利維耶.畢企圖以數字為佐證駁斥看衰評論,但仍掩蓋不了他的品味與當代表演藝術潮流漸行漸遠的事實。

  1. Ève Beauvallet, « Retour d’Avignon. La morale à zéro » in Libération, 25 juillet 2019.
  2. Jeanne Ferney, « Au Festival d’Avignon, belles surprises et grosses déceptions » in La Croix, 24 juillet 2019.
  3. AFR, « Avignon: avec une fréquentation en hausse, le festival défend l’indéfendable, sa programmation » in La Figaro, 24 juillet 2019.
  4. Ève Beauvallet, « Retour d’Avignon. La morale à zéro » in Libération, op. cit.
  5. 〈《茶館》全紀錄╱阿維尼翁戲劇節首演〉, 《中法縱橫》,2019年7月11日。
  6. Vincent Bouquet, « La Maison de thé reste portes closes » in Scèneweb, 10 juillet 2019.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