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皮瑪麗》排練現場。
《毛皮瑪麗》排練現場。(曉劇場 提供)
戲劇

曉劇場搬演寺山修司經典作 《毛皮瑪麗》 異色中顯現歧視與殘酷

一九六七年首演的寺山修司劇作《毛皮瑪麗》,以LGBT族群為主角,透過大膽的裸露與魔幻的場面、淫亂又頹靡的劇情,反映日式母子關係的人物,顛覆關於性別的類型化與想像,直指世人對於「LGBT異者」的歧視與殘酷。在卅五年後,曉劇場將首次在台灣正式演出中文版本的《毛皮瑪麗》,導演鍾伯淵表示,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寺山修司藉由本作向世人提出的問題,至今依然是大哉問……

一九六七年首演的寺山修司劇作《毛皮瑪麗》,以LGBT族群為主角,透過大膽的裸露與魔幻的場面、淫亂又頹靡的劇情,反映日式母子關係的人物,顛覆關於性別的類型化與想像,直指世人對於「LGBT異者」的歧視與殘酷。在卅五年後,曉劇場將首次在台灣正式演出中文版本的《毛皮瑪麗》,導演鍾伯淵表示,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寺山修司藉由本作向世人提出的問題,至今依然是大哉問……

曉劇場《毛皮瑪麗》

11/29~30  19:30   11/30~12/1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INFO  0953-186507

寺山修司於一九六七年成立「天井棧敷」劇團後,不斷地以各種形式的作品顛覆世人的認知,譬如美與醜、胖與瘦、正常與怪異的對立與界線,呈現暴力、性、亂倫、反道德、反體制等議題,其中以LGBT族群為主角,號稱「全東京同志酒吧的媽媽桑都出動」的驚世名作,便是至今仍上演不輟,有各種演出版本的舞台劇傳說——《毛皮瑪麗》。

直指世人對LGBT族群的歧視與殘酷

男扮女裝的男娼瑪麗天天尋歡作樂,與男人交歡,過著荒糜的生活,卻把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關閉在家,深怕他染上一絲不潔,兒子唯一的娛樂就是在客廳捕捉蝴蝶做成標本。某日突然出現的美少女開始誘惑兒子,讓他的內心開始動搖。瑪麗對一夜情對象水手揭露兒子的身世與自己的過往,真相大白之後,母子關係也面臨最終的結局。

《毛皮瑪麗》在一九六七年上演後即引起轟動,同年十月加演,累積觀眾數高達四千六百人,劇中大膽的裸露與魔幻的場面、淫亂又頹靡的劇情,反映日式母子關係的人物,顛覆關於性別的類型化與想像,直指世人對於「LGBT異者」的歧視與殘酷,寺山修司犀利的觀點與手法深深吸引了觀眾。引用自《白雪公主》的名台詞「魔鏡啊,魔鏡啊,誰是世界上最最美麗的人?」將觀眾帶入有如成人異色童話般的世界,卻在下一秒透過剃除體毛的私密場面打破童話的糖衣,讓人思考「何謂美?何謂醜?」,自己是否也帶了充滿偏見的眼鏡?

本劇被稱為「傳說」的另一個原因則是締造了美輪明宏這位大明星,寺山修司編寫《毛皮瑪麗》時便是以美輪明宏為本,美輪明宏超越性別的美麗,妖氣與豔麗兼具,魅惑了觀眾的心,被稱為「神武天皇以來的美少年」,其中也包括了三島由紀夫,甚至為他改編小說《黑蜥蜴》由他主演。身為日本早期的LGBT藝人,美輪明宏因其美貌、傑出的戲劇表現力與出眾的歌聲,受到大眾與媒體的歡迎,卻也因為出櫃、男扮女裝而受到譴責與批判,世人對他充滿讚嘆,卻又厭惡地罵他「變態」,八十四歲的美輪明宏用其一生來向世人演示LGBT的處境。

政治影射仍能與當代對話

曉劇場即將首次在台灣正式演出中文版本的《毛皮瑪麗》,導演鍾伯淵表示,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寺山修司藉由本作向世人提出的問題,至今依然是大哉問,對於性別的看法,對於LGBT族群的歧視,即使在通過同婚法的台灣,許多爭議還是懸而未決,劇中對於政治的隱射與當今局勢有強烈的關聯,寺山修司的作品依然持續地與當代對話,這也許就是《毛皮瑪麗》歷久不衰的魅力所在。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