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長夢多》透過沉浸式劇場形式,讓觀眾重歷昔日台灣歷史。
《夜長夢多》透過沉浸式劇場形式,讓觀眾重歷昔日台灣歷史。(黑眼睛跨劇團 提供)
戲劇

《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 人權園區沉浸式展演 重歷台灣的過往年月

黑眼睛跨劇團創團十年推出的年度新作《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發想自義大利作家巴索里尼的詩劇《夜長夢多》,鴻鴻以沉浸式劇場為主軸,邀請三位新生代導演創作三段橫跨日治、白色恐怖及原民題材的異境故事,並邀VR團隊參與製作,每場不到廿位觀眾將被分組體驗不同的感官情境。

文字|陶維均
第311期 / 2018年11月號

黑眼睛跨劇團創團十年推出的年度新作《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發想自義大利作家巴索里尼的詩劇《夜長夢多》,鴻鴻以沉浸式劇場為主軸,邀請三位新生代導演創作三段橫跨日治、白色恐怖及原民題材的異境故事,並邀VR團隊參與製作,每場不到廿位觀眾將被分組體驗不同的感官情境。

沉浸式劇場 x VR x 裝置《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

11/29~12/2  17:20、19:20、21:20

12/6~9  17:20、19:20、21:20

台北 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仁愛樓

INFO  0916-956-829

面對體制,加害者與被害者之間的斜槓該怎麼劃分?被害者某天會不會變成加害者,而加害者背後又面對怎樣的壓迫以至無力還手、甘願成為任體制捶打的一顆小鐵釘?

黑眼睛跨劇團創團十年推出的年度新作《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發想自劇團總監鴻鴻翻譯、唐山出版社出版的義大利作家巴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詩劇《夜長夢多》。原著故事講述一少女每次醒來都處於不同時空的不同身分,唯一不變是無論夢境如何變遷,她永遠是故事的受難者。鴻鴻以沉浸式劇場為主軸,邀請新生代導演周翊誠、譚鈺樵、陳彥斌Fangas Nayaw共同創作三段橫跨日治、白色恐怖及原民題材的異境故事,並由藝術家楊乃甄率領VR團隊製作,企圖在解嚴卅周年後推出面對台灣歷史的里程碑作品。

虛實旅程中  回顧時代中的不同族群家庭

此次展演題材與「壓迫/被壓迫者」相關,場地也相當切題地選在景美人權園區辦理。劇團當初擬定數個演出場地作備案,演出時間恰逢景美人權園區每年十二月固定舉辦的「世界人權日」活動,雙方一拍即合,展演內容也因場館特色有了大幅度調整與修改,每場不到廿位觀眾將被分組體驗不同的感官情境,有全靠聽覺呈現的作品,也有表演者/觀者身體緊密接觸的橋段。

「在台灣談轉型正義當然不能跳過這幾個時代——日治時期、戒嚴時期和政黨輪替後的現在。經歷了這些,台灣的現況有改善嗎?」鴻鴻以策展角度邀約藝術家合作,以日治時期台灣的本省家庭、國民黨來後的外省家庭、當代的原民部落為主體,以白色恐怖時期作為參照點,並找來三位各有擅長的年輕劇場導演,以及曾改編《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時代失落的人》作為畢業製作題目的VR藝術家楊乃甄合作。「創作過程中我比較是擔任陪伴者的角色,給建議和想法,也開了田調書單請創作者閱讀,一同重返異境。」鴻鴻說。

打造創作平台  讓大家眾志成城

除本身的創作之外,鴻鴻長期擔任各類展演策展人,從《衛生紙詩刊》到黑眼睛出版,他秉持打造創作平台集眾人之力的理念,積極嘗試各類合作的可能。「跟過往策畫的藝術節比如『胖節』相比,這次策展是我涉入最深的一次;原創概念和議題是我設定的,創作人選也是我尋找與安放的。對我來說,策畫就是創作,只要議題能被呈現出來,是不是由我排練出來的並不那麼重要。」

多年來,鴻鴻與黑眼睛創作範疇廣泛,觸及議題深且繁雜,無法單憑一個人完成所有想做的創作,「就像編輯《衛生紙詩刊》,我原本也希望刊物裡每首詩都是鴻鴻的作品,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我希望創造一個平台讓大家眾志成城合作,這也是我認為劇場真正重要的精神所在——集結眾人之力,實現個人無法完成的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