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oosh Lieu劇場版Who Cares?的演出劇照,團隊藝術家幾乎獨自包攬了所有的現場演出、音樂聲響與影像的呈現。
Swoosh Lieu劇場版Who Cares?的演出劇照,團隊藝術家幾乎獨自包攬了所有的現場演出、音樂聲響與影像的呈現。(David Rittershaus 攝 Swoosh Lieu 提供)
柏林

紀錄式廣播劇Who Cares? 透過聆聽切入女性主義視角

在疫情持續、人們減少外出的狀況下,廣播劇這種以聆聽為主的戲劇形式也增加了不少收聽率。以女性主義題材為主的劇場團體Swoosh Lieu和導演Katharina Speckmann合作,於二○一八年在製作的廣播劇Who Cares?也被重新推出,該劇是根據田野調查的訪談素材與錄音重新編作呈現,訪談對象是在第一線從事護理工作的女性專業人員,創作者讓聽眾透過女性視角,重新認識「她們」。

文字|陳成婷、David Rittershaus
第332期 / 2020年08月號

在疫情持續、人們減少外出的狀況下,廣播劇這種以聆聽為主的戲劇形式也增加了不少收聽率。以女性主義題材為主的劇場團體Swoosh Lieu和導演Katharina Speckmann合作,於二○一八年在製作的廣播劇Who Cares?也被重新推出,該劇是根據田野調查的訪談素材與錄音重新編作呈現,訪談對象是在第一線從事護理工作的女性專業人員,創作者讓聽眾透過女性視角,重新認識「她們」。

廣播劇(Hörspiel)早在一戰後便普及於德國人的日常生活中,隨著廣播電台的流行而興盛,歷久不衰。根據二○一八年的統計,全德每五個人就有一位收聽過廣播劇。二○二○年的新冠疫情,從三、四月限制外出的禁令,到五、六月逐步放寬,但仍舊人心惶惶的社會氛圍還在持續發酵,讓大多數德國人自願或非自願地長期居家辦公。廣播的收聽率增加了廿四個百分點,而大多數的廣播電台也整合網路平台提供不同類型節目,不受時段限制,可線上搜尋與收聽。節目形式也隨著影視媒體與表演藝術領域的轉變趨近多元,像廣播劇這樣屏除視覺圖像,單靠聆聽的戲劇形式,也開始摻入許多不同的元素,諸如實驗音樂的剪輯與混音模式,或者當代戲劇的表現形式,不再只限於「講故事」。

聆聽護理工作女性的故事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以女性主義題材為主調的劇場藝術家團體Swoosh Lieu和導演Katharina Speckmann合作,於二○一八年在北德廣播電台(NDR)支持下製作的廣播劇Who Cares?,也被重新推出,在NDR的平台上發表並開放下載,該劇並無線性的敘事劇情,而是根據田野調查的訪談素材與錄音,重新編作呈現。訪談對象都是從事護理相關工作(care-work)的女性專業人士,如長照看護、護理士、幼教老師,以及單身母親,在長約五十四分鐘的廣播劇中,我們可以聽到她們對自己生活與工作描述的片段,經由編曲與剪輯,合唱、獨唱、卡農,此起彼落的獨白,從個體逐漸變成群體的聲音。「誰戴上哪一種口罩,誰可以戴哪一種口罩,誰允許戴哪一種口罩,這是一個政治問題。」

Who Cares?先是有劇場版本的呈現,在二○一七年德語區「戲劇盛會」的劇本市集單元(Theatertreffen-StückemarktI)中演出,爾後在隔年推出廣播劇版本。以同樣的田野調查素材發展出不同形式的作品,使用不同類型的劇場元素來突顯主題的不同層面,也提供了不同的感受方式:可以放棄視覺依賴,強化專注聆聽的感官經驗;也可以身臨其境,有影像有音樂有聲響也有表演者開口述說的瞬間能量。可以在家做菜、泡澡、打掃同時聆聽,也可以買票進劇院與三五好友或同場觀眾一同經驗。

為什麼選擇廣播劇的形式?Swoosh Lieu是這樣的解釋的:「長照看護、幼教老師、護士——這些承擔了照顧,教育,清潔,煮食的女人們。『她們』的工作維繫著我們的生活,但『她們』幾乎沒有發言權。『她們』有什麼樣的故事和煩惱?『她們』的聲音說明了什麼?語氣、身高、步伐、用字遣詞的選擇讓我們能想像著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但是我們總是對的嗎?我們以對的方式在對待她們嗎?我們何時才能完成一次成功的護理革命?這齣廣播劇強調了對於『聆聽』的一種敬意,也同時是一種女性視角的提問,旨在提出『聲音』及其說出的方式,是如何被社會價值和社會結構對人的分類方式所左右的。」

以女權視角尋找新穎劇場呈現

Swoosh Lieu成軍於二○○九年,主要成員Johanna Castell、Katharina Pelosi及Rosa Wernecke皆畢業於吉森應用戲劇研究所(Institut für Angewandte Theaterwissenschaften in Gießen),該機構以具有獨立性和批判精神、研究和實踐《後戲劇劇場》理論聞名。十一年來,Swoosh Lieu持續在劇場場域裡進行不同的嘗試與共製,並如此描述她們的創作過程:「我們致力於製造一台機器,該機器可以產生並分解圖像和敘述。機器的組件是空間、光線、聲音、影像。製造的藍圖則包括政治理念的表述,對政治的提問及視聽裝置的演繹。」

從二○二一年起,在法蘭克福市文化局的長期補助之下,Swoosh Lieu的新計畫將以《隱藏的軌道和人跡罕至的地方—女權主義未來的戲劇文本》為題,繼續以獨特的酷兒╱女權主義視角,將相關的理論、歷史(新)寫作和國際視角的對話,演繹出更多替代形式的劇場呈現。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