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達梅茲》
《阿達梅茲》(Ruth Walz 攝 Salzburger Festspiele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薩爾茲堡藝術節 疫情壓力下的百年慶

苦撐下終開場 首演漢德克委創作品《阿達梅茲》

薩爾茲堡藝術節今年喜迎百年大慶,卻遇到武漢肺炎攪局,主事者苦撐待變,最壞打算是至少要演出開幕傳統製作《每個人》。還好奧地利境內疫情趨緩,藝術節如期開演,這次重頭戲是漢德克委創新作《阿達梅茲》世界首演。阿達梅茲是一位捷克青年,於二○○三年三月六日清晨由布拉格國家博物館一陽台自焚,並躍下至博物館前廣場,送醫不治。漢德克在劇中拼貼前述事件發生的時地、各式媒體報導和相關研究說法,夾以說者自身心境,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立場,傳達給讀者/觀眾。

文字|羅基敏
攝影|Ruth Walz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薩爾茲堡藝術節今年喜迎百年大慶,卻遇到武漢肺炎攪局,主事者苦撐待變,最壞打算是至少要演出開幕傳統製作《每個人》。還好奧地利境內疫情趨緩,藝術節如期開演,這次重頭戲是漢德克委創新作《阿達梅茲》世界首演。阿達梅茲是一位捷克青年,於二○○三年三月六日清晨由布拉格國家博物館一陽台自焚,並躍下至博物館前廣場,送醫不治。漢德克在劇中拼貼前述事件發生的時地、各式媒體報導和相關研究說法,夾以說者自身心境,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立場,傳達給讀者/觀眾。

一九二○年八月廿二日,由萊因哈特(Max Reinhardt,1873-1943)導演的霍夫曼斯塔(Hugo von Hofmannsthal,1874-1929)劇作《每個人》Jedermann(一九一一年於柏林首演),在薩爾茲堡主教座堂廣場(Domplatz)露天演出,這一天被公認為薩爾茲堡藝術節(Salzburger Festspiele)的開始。(註1在主教座堂廣場露天演出《每個人》,則成為藝術節不可或缺的儀式與象徵。(註2為了因應氣候變化,演出《每個人》的當晚,藝術節的「大劇院」(Großes Festspielhaus)必定空下,若遇天雨,《每個人》即移至「大劇院」演出。

時光荏苒,轉眼百年。藝術節興高采烈地籌備著百年大慶,卻意外地遇上了武漢肺炎疫情。二○二○年三月中,歐洲武漢肺炎大爆發,奧地利為第一個全面封鎖管制的國家,大型活動全面禁止。在諸多藝術節紛紛宣布停辦之際,薩爾茲堡藝術節主事者苦撐待變,擬定應變計畫,最壞的打算是,於八月廿二日象徵性地演出《每個人》,畢竟百年慶不會有第二次。

五月廿五日,藝術節原打算公布最小的百年慶版本,卻有了一線生機。由於奧地利境內疫情趨緩,政府宣布,若能提出防疫計畫,八月一日起,室內觀眾人數可放寬至一千人。苦撐待變有了結果,薩爾茲堡藝術節立即宣布,二○二○藝術節將於八月一日至八月卅一日舉行,成為二○二○年夏天唯一舉行的大型藝術節。六月九日,藝術節公布了新版節目。戲劇方面,除了《每個人》和與其呼應的《每個女人》Everywoman外,重頭戲是漢德克(Peter Handke,1942-)委創新作《阿達梅茲》Zdeněk Adamec的世界首演。同時,藝術節亦在網頁公布公衛專家小組建議的長大防疫措施。六月廿六日開始排練《阿達梅茲》,七月廿日蘇爾坎普(Suhrkamp)(註3出版原作,讓讀者/觀眾先睹為快。

八月一日(註4晚上九點,主教座堂廣場一切就緒,《每個人》即將開演,卻因大雷雨即將抵達,為免演出中斷,台上台下全體向大劇院移動。半個小時後,《每個人》重新就位開演。八月二日晚上八點,《阿達梅茲》在邦立劇院(Landestheater)首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