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塔羅抽牌結果的劇情組合,來解釋平行宇宙及輪迴,是《六月》最吸引人的地方。(尼可樂表演藝術 提供)
戲劇

體驗型劇場所包裹的假民主糖衣

尼可樂表演藝術《六月》與黑眼睛跨劇團《揚帆》

體驗型劇場之所以流行,其現象要指涉的,並非僅只是觀眾被有趣所吸引,而是反應人們對自身身體有所知覺,他們被賦予更多權力與體感經驗,並可對權力結構的回應,無論回應是對抗或沉默,都希望不再受到牽制,進而可在劇場沙箱中,完成對社會革命的預演。但倘若掌權(創作)者忽視更多細節的關照,或是害怕將權力下放,那麼這些看似自由的劇場形式,新穎的科技體驗,也許只是一個個偽裝民主自由的糖衣,將小說《1984》的情節不斷重演,而熱中新鮮形式的觀眾,還傻傻地高歌傳頌而不自知。

體驗型劇場之所以流行,其現象要指涉的,並非僅只是觀眾被有趣所吸引,而是反應人們對自身身體有所知覺,他們被賦予更多權力與體感經驗,並可對權力結構的回應,無論回應是對抗或沉默,都希望不再受到牽制,進而可在劇場沙箱中,完成對社會革命的預演。但倘若掌權(創作)者忽視更多細節的關照,或是害怕將權力下放,那麼這些看似自由的劇場形式,新穎的科技體驗,也許只是一個個偽裝民主自由的糖衣,將小說《1984》的情節不斷重演,而熱中新鮮形式的觀眾,還傻傻地高歌傳頌而不自知。

尼可樂表演藝術《六月》

8/11  臺北市六福萬怡酒店22

 

黑眼睛跨劇團《揚帆》

8/23  基隆和平島

近年流行各種體驗型的劇場形式,如沉浸式劇場、參與式劇場或實境體驗劇場等。雖然過去就有這些形式,但大肆流行的時間點,則在手機大規模成長後,人們不再需要坐在螢幕前用滑鼠鍵盤,就可以隨時隨地上網,一切行動似乎都去中心化了,而前述無論哪一種劇場形式,也在意味著觀眾可以更自由地觀賞演出。《六月》與《揚帆》正是在這樣的背景脈絡下所出現的作品,因此,本文將著重觀眾在沉浸、參與的「體驗」,進而思考這類演出常見的問題。

再多元的形式還是要回到演出本身

尼可樂表演藝術打著「沉浸式體驗、MR實境探索、平行宇宙、塔羅占卜及甜點組合」所推出的《六月》,整個演出可以說就是塔羅牌算命本身。觀眾在驗票時需要抽牌,以決定當天的命運與路線。從星星、月亮以及太陽中,抽出一張決定第一個體驗的房間牌,接著在六張牌中抽出自己的牌序,然後六人一組依照其組合進入各個房間。隨著觀看順序不同,對整個劇情詮釋也完全不同。

劇中角色有媽媽、女兒、男人以及兔子;男人,可被解讀為媽媽的丈夫,女兒的父親,也可以是女兒的男友,而兔子則是代表劇中模糊的角色,可能是任何人。整個劇情結構由月亮房「痛恨丈夫的母親」、太陽房「愛上女學生的男人」及將前兩間房所看到的劇情,再重新詮釋的數間星星房,使得整體劇本將近六套,但實際則因不同的順序因素,可能達到十八種觀眾詮釋。整體來說,將塔羅抽牌結果的劇情組合,來解釋平行宇宙及輪迴,是此演出最吸引人的地方。

但就空間來看則較可惜,我們已經不在劇場裡,卻在酒店房間中看見劇場燈光設備,或刻意將酒店房間假裝是家裡,整體視覺卻顯得突兀,這些則是讓人出戲的因素。另外,在單人體驗的星星房,讓觀眾在房間中聆聽耳機語音,探索房間裡的物件故事,雖然是最讓人有沉浸感體驗的房間,但由於物件相當多,以致讓人有非常焦慮的時間壓力。最後,MR(Mixed Reality)是將VR與AR混合出全新虛擬世界的視覺呈現,為要產生與真實混合難辨的虛構世界,除了設備昂貴外,內容製作難度也非常高,因此市面上幾乎很少相關體驗。《六月》雖打著讓觀眾體驗MR,實際卻只是用MR設備顯示一張張圖,較接近穿戴式幻燈片,而非真正的MR體驗。

至於封閉的表演策略則最讓人惋惜,一般來說,表演策略是否封閉並不影響觀賞經驗,但若將觀眾拉入劇情中,使其成為被觀看對象甚至角色時,其策略選擇就相當重要,否則觀眾就只是活道具。在月亮房與太陽房中,演員分別都讓一、兩名觀眾成為角色,但當觀眾有非預期的反應時,演員卻沒有處理,僅只是自顧自地將劇情資訊說出,讓其他觀眾看見劇情而已。筆者當下思考的是,當眼前觀眾正害怕地以無法停止的笑向現場求救時,我們還能冷酷地沉浸什麼?筆者雖熱中新型態的演出形式,但對劇場觀念還算古典,意即無論哪種劇場形式,最終還是要回到現場表演,因為那些科技設備或是行銷名詞,都無法取代表演者與觀眾所共創的真實。

PAR特展風景書店5.5-6.24廣告圖片
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世界舞台 盡在你手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