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卓燕編舞的《最後一夜》也宣布取消。
梅卓燕編舞的《最後一夜》也宣布取消。(截自香港舞蹈團臉書專頁)
香港

第5波疫情殺得表演藝術團隊措手不及

香港表演藝術工作者在2020年經歷了超過200天劇場關閉的日子,也嘗試在不同空間發揮劇場的可能性,利用線上資源和平台創造永續空間,亦讓海外交流在段時間維持著一定的發展。2021年香港的疫情受控,團隊和觀眾從演出取消和退票的陰霾下逐步走出,劇場又開始熱鬧起來,即使海外演出因為藝術家必須隔離而大量減少,但本地作品繼續上演,包括因疫情而延期的製作。

文字|陳國慧
第345期 / 2022年03月號

香港表演藝術工作者在2020年經歷了超過200天劇場關閉的日子,也嘗試在不同空間發揮劇場的可能性,利用線上資源和平台創造永續空間,亦讓海外交流在段時間維持著一定的發展。2021年香港的疫情受控,團隊和觀眾從演出取消和退票的陰霾下逐步走出,劇場又開始熱鬧起來,即使海外演出因為藝術家必須隔離而大量減少,但本地作品繼續上演,包括因疫情而延期的製作。

但年初第5波疫情在新年後來襲,政府在1月5日起宣布關閉表演場地,由於宣布至執行的日子接得很緊,表演藝術界被殺得措手不及。其實在2020年末,部分香港的兒童劇團負責人聚集舉行了一次討論,主要是探討當時政府希望推動疫苗泡泡,進劇院的觀眾都要先接種疫苗,由於不少家長對兒童接種疫苗持保留態度,兒童劇團的觀眾量自然受影響,而接種率不高的長者觀眾也同受牽連。豈料討論過後才幾天,就連劇場也關閉了。

這次閉館讓多個大型團隊的作品即時停演,包括香港話劇團和中英劇團各自的大型音樂劇《錦繡良緣》和《唐吉訶德》;而觀眾很早就開始搶票的莊梅岩新作《最後禮物》,由黃子華與潘燦良大鬥演技,40場在演藝學院歌劇院的場次最後全數取消。桃花園粵劇工作舍的《帝女花》及《拜將臺》在戲曲中心的演出,只完成了《帝女花》的首演便停演,至於已經兩度延期的香港舞蹈團演出白先勇原著、梅卓燕編舞的《最後一夜》(改編《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仍然無法上演。疫情持續延燒,香港藝術節開節在即,也難逃現場演出取消的危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