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韶安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編劇

周玉軒 放飛自我後的獨立飛行

10年左右完成18個劇本,並且陸續獲獎、或展演,一部分可能來自對書寫劇本的熱愛,一部分更必須是天賦;但編劇周玉軒除在鏡頭前露出不自在的神情,多帶幾套衣服做替換,用充足準備來掩飾著無法掩飾的不自信,更有那些曾經對寫作的尚未確定。如她說起去年(2021)入圍傳藝金曲獎最佳編劇獎,坐在頒獎典禮的座位上,「入圍的人都很可怕,在那個當下是健星得獎,比我自己得獎還開心很多倍。如果狗屎運讓我獲獎,我想我會再也寫不出任何東西。」不過,周玉軒的寫作或許來自某個偶然,未有太多純粹的幸運,更寄托著她不得不的成長。

10年左右完成18個劇本,並且陸續獲獎、或展演,一部分可能來自對書寫劇本的熱愛,一部分更必須是天賦;但編劇周玉軒除在鏡頭前露出不自在的神情,多帶幾套衣服做替換,用充足準備來掩飾著無法掩飾的不自信,更有那些曾經對寫作的尚未確定。如她說起去年(2021)入圍傳藝金曲獎最佳編劇獎,坐在頒獎典禮的座位上,「入圍的人都很可怕,在那個當下是健星得獎,比我自己得獎還開心很多倍。如果狗屎運讓我獲獎,我想我會再也寫不出任何東西。」不過,周玉軒的寫作或許來自某個偶然,未有太多純粹的幸運,更寄托著她不得不的成長。

大稻埕戲苑第九屆青年戲曲藝術節

【實驗京劇】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團《形色抄》

2022/4/9~10  14:30

台北 大稻埕戲苑

 

2022臺灣戲曲藝術節:臺北木偶劇團《水鬼請戲》

2022/4/29  19:30

2022/4/30~5/1  14:30

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那滴眼淚的治癒與回饋

周玉軒開始寫劇本,其實是覺察「好像有點失去對文字的掌控力」的2011年,而那時的她正卡關於碩士論文。她說:「自己開始有閱讀障礙,比如說『我要喝一杯啤酒』,會變成『我要/喝一/杯啤酒』,我就會去思考什麼是『杯啤酒』。對於一個從小到大都是在寫文字、看書的人,是很可怕的。」於是,周玉軒想測試自己到底是真的身體出問題,還是論文壓力導致「暫時性」、「心因性」的閱讀障礙。所以,她打開一個全新的文件檔開始寫。

當時的她未有任何編劇的學習經驗,之所以寫劇本,笑說是為了「錢」,因為劇本在文學獎投稿裡有相對高的獎金;又為什麼是戲曲劇本,只是她對戲曲相對熟悉與熱愛,曾在大學參加過崑曲社。於是,就在中央大學的戲曲研究室裡寫下了人生第一個劇本《顧曲郎》——原型是崑劇傳字輩棄伶從商的小生顧傳玠,與閨秀張元和的故事。

還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寫劇本的她,戰戰兢兢地將《顧曲郎》遞給學妹洪逸柔閱讀。周玉軒說:「她看完之後就哭了。原來有人會因為自己寫的故事而感動,這件事情在當時有很強大的回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滴眼淚,是治癒也是啟發。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周玉軒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畢業,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碩士,現為編劇,與國立臺灣戲曲學院國文科教師。

曾用劇本創作多次獲得教育部文藝創作獎,並以《忘川引》取得第一屆觔斗雲兩岸劇本創投平台徵件獎項。2021年以《杜子春》入圍傳藝金曲獎最佳編劇獎,同年首演的《香纏》則獲台新藝術獎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