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韶安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劇場工作者

洪健藏 直面恐懼,把自己安放在舞台上

耕耘劇場10多年,你我或許都在舞台上看過洪健藏的身影,有時他是操偶師,有時他是《解憂雜貨店》裡的魚店音樂人余克岡、是《十殿》裡的警察忠明、是《Re/turn》裡的市議員湯境澤。一番對談下來,從小喜歡動手做東西、又喜歡上台的洪健藏,忽然恍然大悟:「原來我想做物件劇場都是有跡可循的!」更特別的是,這次在物件劇場《THE浮浪貢OF龍興46》裡,他不演別人了。

文字|田育志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05

耕耘劇場10多年,你我或許都在舞台上看過洪健藏的身影,有時他是操偶師,有時他是《解憂雜貨店》裡的魚店音樂人余克岡、是《十殿》裡的警察忠明、是《Re/turn》裡的市議員湯境澤。一番對談下來,從小喜歡動手做東西、又喜歡上台的洪健藏,忽然恍然大悟:「原來我想做物件劇場都是有跡可循的!」更特別的是,這次在物件劇場《THE浮浪貢OF龍興46》裡,他不演別人了。

《THE浮浪貢OF龍興46》

2022/4/15~16  19:30

2022/4/16~17  14:30

華山1914文創園區東3B館 烏梅劇院

或許我喜歡透過角色折射出自己的人生

說起「物件劇場」,顧名思義既有物件又有表演,這兩件事與洪健藏自小的經驗,或者說是喜愛,正好不謀而合。幼時的他總愛動手做東西,曾靠著一把尺與幾條橡皮筋自製吉他,國小數次擔任學藝股長,也常為了布置教室提早到校。

再大一些,進了師大附中的洪健藏加入英文話劇社做道具,就讀台大戲劇系期間,則修了服裝設計課程,「我喜歡這門課並不是因為可以做出好看的服裝,而是在過程中能去逛永樂市場、接觸不同材質的布料,到後來,服裝、配件或道具,甚至可以幫助我建立角色。」但,如此喜愛手作的他,怎麼現在走到幕前、以演員為業呢?

「我還是對『人』很感興趣!」洪健藏笑著答道,有時和其他演員交流,大家總會聊到能透過劇本、角色去碰觸不同的人生,這是他樂於表演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動機,則是來自於角色帶給他的收穫,「在角色身上會看見自己,或許我也喜歡透過角色所折射出來的我的人生。」

說起近一兩年參演《解憂雜貨店》的經驗,劇中飾演的余克岡為了追求夢想數次與父親有所衝突,這讓他想起現實生活中與父親的相處,「其實我跟父親的關係沒有不好,只是就像傳統的父子,彼此之間並沒有那麼多直接的交流。」化身余克岡後,在舞台上對父親勇敢表達自身想法,在爭執間碰撞出父親對兒子的愛,這對洪健藏來說,是莫大的滿足;原來不是只有演員能替角色說話,有時候,角色也替演員圓滿許多未竟之夢。

(林韶安 攝)

偶戲是我的老師,教會我聆聽

不過提及表演,除了真人演出之外,「偶戲」也是洪健藏鑽研多年的表演形式。大學期間就開始與飛人集社劇團的石佩玉、沙丁龐客劇團的馬照琪等前輩一起做戲,在接觸表演的初期,洪健藏早已與偶戲結下不解之緣,到後來他甚至常說:「偶戲是我在表演上的老師。」洪健藏略作停頓,仔細地說明道,這並不是指自己在戲偶身上領悟有關肢體或風格的呈現,而是藉由與偶的相處,讓他理解更多人與人之間的表演。

「常常在操偶的時候被提醒:『不要急著操作它,要把自己放下,先去感受它。』」洪健藏一邊說,雙眼愈發明亮,迫不及待分享自己在接觸麥可.契訶夫表演系統時的練習,在那次工作坊裡,他得想像角色在眼前,然後體驗角色所有的東西,接著複製到自己身上,進而跟角色合而為一,雖然已時隔多年,但提及此事還是讓他忍不住驚呼:「這就是我在偶戲上一直學習的『人偶合一』,我得跟偶一起呼吸、一起活著。」

有許多真人表演的技巧,他其實早就在偶戲上累積不少練習,原以為是不同的表演形式,最後卻是條條大路通羅馬。洪健藏鄭重地說道,偶戲教會他的,是要懂得「聆聽」;初出茅廬的表演初期還無法意會此事,在舞台上只顧著把自己的部分演好,後來才漸漸體悟到,「表演」是接受刺激並給出反應的過程,懂得聆聽對手演員(不論是真人還是偶),才能在場上激盪出真誠的交流與互動。

(林韶安 攝)

「演」自己最難,但不要害怕、不能閃避

這次與飛人集社劇團合作的《THE浮浪貢OF龍興46》,說起來也是與偶戲、與自己喜歡物件同時又熱愛表演有關,只是洪健藏更為難自己,想做出有別於以往常見的嘗試。

「過往提到物件表演,大概就是把一個物件或一個材質組合成某個東西,然後操作它、與他互動,但2016年在超親密小戲節上了比利時物件女王Agnès Limbos的課程後,讓我有新的體悟,她認為當物件擺在觀眾眼前,就已經有意義了,即使沒有操作它。」這話聽起來有點玄虛,洪健藏大概是意識到空氣中冒出的問號,於是又繼續解釋道,在這次的演出中,不再組裝物件,而是保留它的原貌,「我相信當觀眾看著場上的物件,自然就會產生與自身的連結,當然我也會有自己跟物件的連結,同樣會透過表演傳遞給觀眾。」

當然這些物件不是憑空生出,若要抓出個共通點,不論是在舞台上亮相的舞鞋、服裝,都是之於洪健藏父親與自己有獨特意義的物件。一方面想藉由這次創作挑戰不同形式的物件表演,另一方面,也是他面對父子關係、反思自己成長歷程的作品。「以前不管要詮釋什麼角色,再怎麼難、再怎麼有壓力,都還是會奮不顧身地投入,但這次的故事離我太近了,我覺得演自己最難……演自己真的好難!」語氣忽然有些低落,過往在不同角色裡藏入自己的秘密,終於有次是要扮演自己,沒想到接踵而來的恐懼竟是超乎原有想像。

只是能主動談起此事,想來已經摸索出解決之道,「愈在意其實會愈害怕、愈丟不出東西,當我決定直面自己、直面父子關係後,在排練時反而更自在一些。」說到這裡,洪健藏的神情彷彿也堅定了起來,害怕又如何?在眾人面前揭露自身而感到困窘本來就是人之常情,既然閃避不了,那就帶著恐懼上台,這也是屬於洪健藏的其中一面。這次,他不是要在舞台上「演」洪健藏,而是要讓觀眾看到——洪健藏本人。

洪健藏

臺灣大學戲劇學系畢,擁有豐富劇場經驗,兼具表演藝術工作者、影像演員和操偶師等多重身分。

曾與創作社、台南人、動見体、飛人集社、仁信合作社、狠劇場、三缺一、同黨、無獨有偶、再拒等劇團合作,也常以共同創作的演員角色,參與劇場作品。影像作品有《阿罩霧風雲》、《234說愛你》,流行音樂MV《青春住了誰》。《RUN》是以導演身分跨界創作的首部作品。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05 ~ 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