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伊里 提供)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作曲家

鄭伊里 開啟藝術的觸覺與視野 打破場域界線

她用聲響、用肢體、用科技,將音樂的時間性轉化為立體的劇場藝術,用自己的語彙詮釋時間的概念,營造了具有觸感的空間感知。鄭伊里在台灣接受完整的音樂教育,獲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作曲碩士之後,再以紮實的作曲技巧為基礎,探詢、思辨、實驗、延伸,用音樂建構藝術的複領域。

文字|劉馬利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17

她用聲響、用肢體、用科技,將音樂的時間性轉化為立體的劇場藝術,用自己的語彙詮釋時間的概念,營造了具有觸感的空間感知。鄭伊里在台灣接受完整的音樂教育,獲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作曲碩士之後,再以紮實的作曲技巧為基礎,探詢、思辨、實驗、延伸,用音樂建構藝術的複領域。

2022 NTT-TIFA歌劇院駐館藝術家鄭伊里《感質》

2022/5/14~15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陰錯陽差,走上開闊的創作之路

鄭伊里回想當初進入阿姆斯特丹音樂院 (Conservatorium van Amsterdam) 電子音樂攻讀碩士,其實是一段「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過程,在人生轉角長出創作的新芽。「我在西帖國際藝術中心(Cité internationale des arts)受到啟發,原本一心一意想在巴黎高等學院(Conservatoire National Supérieur de Musique et de Danse de Paris)繼續攻讀,但因為有入學年齡的限制,結果陰錯陽差,最後到阿姆斯特丹音樂院(Conservatorium van Amsterdam)電子音樂攻讀碩士,並取得碩士學位。」

阿姆斯特丹音樂院隸屬於阿姆斯特丹藝術大學(De Amsterdamse Hogeschool voor de Kunsten/ Amsterdam University of Arts),底下有6個學院,包括音樂學院、戲劇與舞蹈、藝術教育、電影、建築、文化資產保存。因此在這裡,培養了鄭伊里在創作上宏觀的實驗精神。不論是複領域或是跨領域,對她而言其實都是創作,認為所有的事物都還是從作曲的動機出發,而這個動機可以是一個動作、一個聲音,或是一個意念。鄭伊里回想:「其實後來發現自己走的東西比較廣。在求學期間我其實接觸到很多不同領域的人,我也從中學到很多東西,因為不同領域的人,出發點的思維會不一樣。而且阿姆斯特丹音樂院的學風相當自由開放,譬如我想要在作品裡加入視覺效果,就可以直接進行,老師也都很支持我這樣做。如果當初是在巴黎高等學院繼續受菁英式的教育,我可能在多媒體領域的觸擊就不會這麼廣泛。」

(鄭伊里 提供)

勇於實驗,讓音樂以不同形式與人共振

鄭伊里經常將非傳統古典音樂的素材巧妙地用在作品裡,例如水彩紙、天花板投影、電音、東方元素、聲音裝置等。誠如凡事都持開放態度的她,對任何新奇或專長領域以外的事物,總是很自然地擁抱它。

2012年參加「采風樂坊」所舉辦的作曲比賽,是鄭伊里首次接觸國樂,國樂本身具有獨特的韻味,與西方音樂的思維截然不同。國樂與西樂的時間感也很不同,東方音樂講求形、聲、韻,在音響色澤上也別具特色,也就是氣韻,「像西方的記譜,會把時間軸鎖得很明確,拍號、節奏、音符、休止符在譜上都標示得很清楚,可是東方的文字譜就有很多留白的地方,所以給予演奏家很大的詮釋空間。西方音樂中愈現代的作品,對於精準度是錙銖必較,這也是慢慢演化出來的。」

2019年的《誤讀》就是結合了國樂與科技的作品,放置了40個震動喇叭在演奏廳的椅子下,也設有四聲道的環境音響,與天花板互動投影。由國樂演奏團隊「三個人」來演繹,演出其實就是一種空間的概念,讓座標對應天花板。而她近年來的作品也很強調觸覺上的感知,鄭伊里說:「研究電子音樂之後,我發現這些感官其實都是連動的,像我們聽到聲音時,耳膜也同時振動,這其實就是觸覺。現在也有很多肢體驅動聲音的作品,都是能量震盪傳導、延伸的狀態,因果全都連接在一起,能量有動才有聲。」

至於特別的媒材,如2019年為水彩紙、長笛、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所寫的《痕》,其中運用水彩紙與畫筆所摩擦出的聲響效果就相當特別,這也是從身體運動導引出的視覺觀念,「演奏家在拉奏樂器時,動作就是具有方向性與流動感,具有運動的關聯性,譬如說運弓、壓弓,我也希望能將書寫跟演奏連結在一起,當你仔細去看那些書法,每一個運筆都有抑揚頓挫,都很有音樂性。」

目前為臺中國家歌劇院駐館藝術家的鄭伊里,在此製作與導演的電聲肢體劇場《感質》,就是藉由音樂的呈現,探究生命感知及多元個體的覺察。「感質」(Qualia)原屬於哲學範疇,是指主觀意識經驗的獨立存在性和唯一性,也就是人的知覺意識或感覺感受。《感質》這首作品總共分為6個部分,每個部分所使用的場景裝置之介質各異,主要的兩位表演者雷雅涵、羅翡翠都是專業音樂家,也接受過肢體訓練。對鄭伊里而言,這就是一個非常純粹、探究每個人獨一無二本質的作品,她使用五線譜,從表演者的意念與其身體聲音出發。

「這個作品要探究個體獨特性的本質,就是希望不需要用語言來解釋本質,其實有一點像音樂,因為聽到音樂就覺得受感動,這種感覺是很純粹的。因為要去挖掘個人的身體語言,我們其實花蠻多時間在探尋聲音與身體的關係,因為有時候我們要挖自己的東西是不容易的,但在過程中就會開始慢慢地認識自己,或是發現自己的問題,或是知道自己有哪些地方是要調適的。」 

(鄭伊里 提供)

面對瓶頸與迷惘,不斷成長

在創作與實驗的過程中總會遇到瓶頸,但最終都會被化為更正面的能量。「之前遇到瓶頸會覺得很迷惘,但現在覺得遇到瓶頸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是好事,有瓶頸才會成長,才會有能力解決困難。就像跟表演者工作,才發現人的身體還可以有這麼多、這麼複雜的元素。還有,進到劇場空間,劇場技術更充滿了大大小小的瓶頸,而當我自己要做聲音的程式,我的想像與電腦可以執行的效果又有些出入,這一次次的挑戰,都是創作上的養分。」

這些瓶頸或面對生活中的迷茫,如今都成為一路走來不斷歸零與累積的深刻過程,藝術的存在,就是藉由拉長時間的刻度,得以重新審視生命的意義,誠如《質感》運用三大介質——光、空氣、水,打造多層次電聲裝置系統,最終使得生命融合一切感知,回到生生不息的源頭,也留給創作者、表演者、觀眾自行解構的空間。

鄭伊里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作曲碩士,阿姆斯特丹音樂院電子音樂碩士,現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與輔仁大學音樂系兼任講師。曾獲2010年教育部文藝創作獎作曲組首獎、台北數位藝術獎入圍

2014年於法國巴黎國際西帖藝術村駐村、2019年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薦送至于特福許當代音樂基金會培訓與發表作品。

作品曾於荷蘭高地雅姆斯音樂節、德國達姆斯特音樂節、國際現代音樂協會世界音樂日、國際電腦音樂研討會、國際作曲家交流會議等場合發表。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17 ~ 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