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奕伶,攝於中國文化大學舞蹈學系徵選現場。
劉奕伶,攝於中國文化大學舞蹈學系徵選現場。(草西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焦點人物 台灣版《群像》排練指導

劉奕伶:抹除界線,成為橋梁

COVID-19在這兩年席捲全球,至今方興未艾,也帶動了一波表演藝術生產模式的轉型。無論是基於永續劇場、節能減碳的考量,或是受疫情所迫,近年有愈來愈多的創作者採取遠端排練的方式,進行排練或演出,特別是在國際巡演方面,創作者們無不研發出精密的模組,並邀請當地的排練指導加入製作,以適應新世界的運作方式,如澳洲編舞家史蒂芬妮.雷克(Stephanie Lake)的《群像》(Colossus)與台灣排練指導劉奕伶的跨國合作關係。

文字|張慧慧
攝影|草西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18

COVID-19在這兩年席捲全球,至今方興未艾,也帶動了一波表演藝術生產模式的轉型。無論是基於永續劇場、節能減碳的考量,或是受疫情所迫,近年有愈來愈多的創作者採取遠端排練的方式,進行排練或演出,特別是在國際巡演方面,創作者們無不研發出精密的模組,並邀請當地的排練指導加入製作,以適應新世界的運作方式,如澳洲編舞家史蒂芬妮.雷克(Stephanie Lake)的《群像》(Colossus)與台灣排練指導劉奕伶的跨國合作關係。

2022TIFA 史蒂芬妮.雷克《群像》

2022/4/29~30  19:30

2022/4/30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這件動用到50餘名新銳舞者、規模龐大的作品,首演於2018年墨爾本藝穗節,接著以遠距排練製作的模式與巴黎夏佑劇院、香港演藝學院(註),接著是台灣版本的中國文化大學舞蹈學系、臺北市立大學舞蹈學系合作。雷克發展出一套縝密的工作方法,透過視訊與當地的排練指導與學生舞者工作,讓不同國家剛出茅廬的表演者們,用自己獨有的身體語言與個性「翻譯」這件作品,消除了國界的限制,探問群體/個體的關係。

其中,擔任澳洲—台灣跨國「橋梁」關鍵角色的是劉奕伶。

曾在美國比爾.提.瓊斯現代舞團(Bill T. Jones/Arnie Zane Dance Company)擔任職業舞者11年的劉奕伶,在2019年中旬「轉職」為獨立舞蹈工作者後,回到台灣創作,也演出。這兩年,她入選雲門創計畫,到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演出李明維《如實曲徑》、在台北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演出蘇匯宇《白水》(The White Waters),也參與陳武康與孫瑞鴻共同策劃的跨國直播演出《14》等。

劉奕伶帶領中國文化大學舞蹈學系參與徵選學生做動作。(草西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她認為,作為一座橋梁,排練指導豐富的表演經驗不可或缺,「因為我經歷過這些年輕舞者正在經歷的,能夠知道他們正在想什麼,需要什麼,知道那些所謂的『dirty work』『house work』;在創作端,能提供想法,跟著編舞者一起工作。」

劉奕伶不諱言本次擔任越洋排練指導工作與她過去在舞團內承接排練指導工作的不同之處,「排練指導若不是跟編舞者很熟,就是跟舞者很熟,但我這次的狀態是跟兩邊都不熟!」她大笑,「但好處是,我沒有預設立場,比如舞者徵選時,我能夠更沒有關聯地去看見這些人現在的樣子。」

「看見人的樣子」正是《群像》這個大編制的作品最核心的命題,「有這麼多人在這樣的環境中,可能做一樣的事情,可能不一樣,都可以被閱讀到個性。觀眾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可能你是急性子,脾氣不好,或許,你能在這些舞者中,看見與自己相似的某一個部分。」

在臺北市立大學舞蹈學系徵選現場觀察參與者的劉奕伶。(草西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她讚美編舞家雷克對遠距排練演出開放的創作態度,也認為這歸因於《群像》是一件已完成的、語言明確作品,「因為疫情,我們的方法有所改變,但兩年不會改變所有事情,疫情提供了一個plan B,最終,我們都還是希望能回到plan A。」她指出,plan B埋下一顆種子,一種可能性,「《群像》有清楚的作品巡迴方法與模組,但若是從頭開始的創作,大家在同一個空間還是很重要,就看作品處在哪個階段。」

「史蒂芬妮給了一個package,有20到30支影片,將每一個舞句都錄下,每一段都1到2分鐘。排練過程,她會跟助理越洋連線親自教學,她有充足、詳密的計畫安排。」本次合作有20次的密集排練,將56名舞者集中在本月(4月)的每週三到日,時間為平日晚上5點到8點,週末則是10點到下午5點,「非常刺激!」

在排練前,劉奕伶曾詢問雷克,《群像》是否有因地╱人調整作品的可能性,「當時她說沒有特別需要。」但進入密集排練一周後,雷克就因舞者的優異表現而調整了作品,「有些段落會讓舞者們發展自己的版本,我也跟著有一些編創的發揮機會,算是意外收獲。」

毫無疑問,plan B的種子正在劉奕伶的日常中生根發芽。結束《群像》排練指導工作後,劉奕伶將於6月前往倫敦重演《如實曲徑》,同時《白水》亦受邀至澳洲演出。演出撞期,讓《白水》預計演出10天,1天6場的演出行程將全與當地舞者們合作,劉奕伶同樣預計以線上排練的方式指導澳洲舞者,「我的角色對調了,這讓我在《群像》的經驗可以直接應用到《白水》。」

註:香港版本原定於3月香港藝術節演出,但因疫情之故,順延至下半年,讓台灣成為亞洲版本的首演。

劉奕伶

1982年生,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系七年一貫制第一屆畢業。2007年赴美,2008年成為美國比爾.提.瓊斯/阿尼贊舞團(Bill T. Jones/Arnie Zane Company)中唯一的亞洲舞者,2019年退團,目前為獨立編舞家、表演者。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18 ~ 07/18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