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雅晴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演員

郭耀仁 接受自己,在表演裡溫柔發光

攤開故事工廠歷年來的宣傳海報,在演員名單中必定有著這麼一個名字——郭耀仁。曾經1個月的4個週末裡,他都跟著故事工廠登台,大多數時間雖扮演綠葉,但總能讓觀眾記得他的角色。其實,表演最初不在他的規劃,反而更像表演找上門來,自己也沒有放棄。近20年下來,在舞台上活過不同人生,戲外則將這些收穫與養分分享給表演課上的學生。此刻,郭耀仁已經能在表演上安身立命。

文字|田育志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16

攤開故事工廠歷年來的宣傳海報,在演員名單中必定有著這麼一個名字——郭耀仁。曾經1個月的4個週末裡,他都跟著故事工廠登台,大多數時間雖扮演綠葉,但總能讓觀眾記得他的角色。其實,表演最初不在他的規劃,反而更像表演找上門來,自己也沒有放棄。近20年下來,在舞台上活過不同人生,戲外則將這些收穫與養分分享給表演課上的學生。此刻,郭耀仁已經能在表演上安身立命。

故事工廠《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

2022/4/23  19:30

2022/4/24  14:30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2022/5/7  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2022/5/21  14:30、19:30

2022/5/21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2022/6/18  19: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2022/6/25  19: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2022/7/1~2  19:30

2022/7/2~3  14:30

國家戲劇院

2022/7/9  19: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我們是劇場界的蔡明亮與李康生

若問郭耀仁在表演一途的貴人是誰,「國修老師!」是他不做二想的回答,如同許多表演工作者,李國修是他們敬重、跟隨前進的模範;但他又說,如果不是當時台大戲劇系的同學黃致凱,或許也沒有機會能遇見李國修。「我們跟其他兩個同學合稱『台大四窮』,除了經濟上的條件,我跟致凱在成長背景上也很相似,大概是種惺惺相惜,在學校期間就常相互幫忙。」提起這段兄弟情誼,郭耀仁笑說是共患難的革命情感。

「在表演這條路上,我一直蠻感謝致凱的!」他十分認真說道,大學期間在黃致凱介紹下,從屏風表演班的見習生做起,接著擔任李國修的代排,陸續參演屏風表演班演出;黃致凱能獨當一面編導作品後,與郭耀仁的合作從未間斷,「我常開玩笑說我們是劇場界的蔡明亮與李康生!」上一秒還語氣真摯的郭耀仁此時忍不住大笑。也是這樣的組合,讓他在而立之年確定自己將以表演為業。

大概是31、32歲左右,郭耀仁在黃致凱為故事工廠編導的首部作品《白日夢騎士》中1人分飾15角。曾在台大戲劇系教過兩人的老師林鶴宜看過演出後,寫了封信給黃致凱,信裡一方面欣慰黃致凱承接李國修衣缽,總能在看似悲傷的作品裡穿插令人莞爾一笑的幽默詼諧,另一方面則稱讚郭耀仁在舞台上的喜劇節奏恰如其分。「看到致凱轉寄的信中,老師寫道:『或許黃致凱加上郭耀仁可以等於李國修!』我整整哭了半個小時。」

那時的他投入劇場表演已有近10個年頭,這段日子的累積、辛苦,多半只有自己知道,在對表演感到迷惘的30 歲出頭,讀著老師的來信,他把過去的辛酸血淚一次哭完,「當然也得到很多力量,就覺得我真的是可以走表演這條路,我的方向是正確的。」

(楊雅晴 攝)

收起過往的大鳴大放,這次要有招化無招

而這20年來常以稱職綠葉逗得觀眾哈哈大笑的郭耀仁,即將在新作《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中擔綱男主角,他說這或許是種冥冥之中的安排。「創作一直是在跟自己生命做對話,現在的我結婚生子,雙胞胎女兒剛出生時一度以為患有罕見疾病,這次在劇中飾演主角——環保稽查員陳嘉偉,他的孩子則是脊椎性肌肉萎縮症,我完全可以感同身受作為父親在這件事上的辛苦。」

郭耀仁說,過去在戲裡飾演的角色戲分不重,為了想讓觀眾印象深刻,即使只有一句台詞,都用盡全力把表演最大化;與金枝演社合作時期,二哥王榮裕也稱讚郭耀仁總把每個台詞的情緒做到最滿。但過往在台上飾演配角,多半是為了輔助主角或推進劇情,在表演上難免誇張,首度在故事工廠的作品裡擔任主角,反而有機會好好經營角色內在世界的狀態,特別是在田野調查時與環保稽查員的交流,讓郭耀仁更想透過自己的表演,好好替他們說話。

「好希望得到家人支持與諒解,我沒有要當英雄,只是做該做的事、做對的事!」這番出自環保稽查員的肺腑之言,深深震撼郭耀仁,於是不論陳嘉偉在劇中所面臨的愧疚、要舉發還是同流合污的為難等等內心掙扎,他收起以往大鳴大放的表演方式,試著「有招化無招」,讓自己更內斂、更貼近真實地去詮釋角色。

(楊雅晴 攝)

接受自己,在表演裡重新當個孩子

「其實也是因為我長相不突出、氣質不出眾,才更適合替這些平凡的公務員發聲。」這話莫名誠懇,並不是自嘲,而是已經能接受這樣的自己。郭耀仁想起大學時曾參加《羅密歐與茱麗葉》試鏡,最後只試上跟班角色的往事,「我也想要當羅密歐啊,但以前講話就有台語腔,即使是《馬克白》這樣的悲劇,也都會被我演成喜劇。」那時的他,一度想改掉自己的口條與口音,但與不同劇團合作後,才發現這是特色,一有警察、勞工階層等草根性中的角色,郭耀仁的名字總會被提起。「透過表演,我才知道不需要改變自己,反而是要接受原有的特質,才能在演繹角色時創造出專屬於我的獨特性。」

在郭耀仁經營的臉書粉專裡,也常看到他寫下這兩句話:「再當一次孩子,重新再活一遍。」這是從母親身上得到的啟示,他從不避諱談論中度智能不足的母親,與之相伴的日子裡,母親直來直往的情緒表達其實與孩子無異,「表演不也是這麼一回事?年輕時想著一趟巡演下來同一場戲要哭個20幾次,如果哭不出來怎麼辦?後來漸漸發現,當你全然地交出自己,像個孩子一樣,接收到什麼就給予直接反應,眼淚自然會隨著真情流露。」郭耀仁溫溫地說道,在舞台上依著角色再活一遍,好好去感受,對手演員、情境、甚至是場景、音樂,都是成就表演的助力。

郭耀仁還將表演心法帶到表演課堂。曾有學員在課後給他這樣的回饋:「一些心理層面的問題或憂鬱症狀況,在上課之後明顯好轉。」這讓郭耀仁感受甚深,面對並非是以專業演員為目標的學生,他能分享的,是藉由課程引導去開發每個人的身心靈,「在表演的時候,我們與世界產生連結跟互動,學會同理他人也同理自己。」郭耀仁欣慰地說,每個學員專注做表演練習時,都特別亮眼,就像他印製在表演課制服上的這段話:「用表演讓人溫柔發光,療癒世界。」

當懂得在表演中打開自己、認識自己、接受自己,你我都是一顆溫煦發亮的星辰。

《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  重重的故事,輕輕地

兩年前,一則地方公務員揭露單位不法情事,最後因被排擠而離職的新聞引起故事工廠藝術總監黃致凱的注意,後來又在曾擔任環保局稽查員的劇團志工口中,聽聞他因認真執行勤務卻遭人破壞輪胎、被調到偏鄉的遭遇,讓黃致凱決定提筆寫下以「吹哨者」作為故事主角的《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

「在科技社會下,人人都可以用手機拍影片上網爆料,但要做到什麼程度才不會被當成討厭的正義魔人?還是說什麼都不做?這樣又好像甘於服膺在體制底下。」黃致凱娓娓道出製作這次作品想回應的核心關懷:「在這個世道之下,我們還在不在意正義這件事情?」而劇名訂為《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開宗明義就告訴觀眾,由郭耀仁飾演的公務員陳嘉偉難逃一死,故事也從這裡展開,並採雙線並進,一是察覺這樁命案背後並不單純的記者(方志友飾)追查視角,另一則是透過公務員的立場講述自身遭遇。

「這次犯了許多舞台劇大忌!」黃致凱笑道,過往舞台總是講究不對稱才不至於單調無聊,但為了呈現公務員做事照規矩走的一板一眼,這次反而是以置中、左右對稱做設計。燈光則以粉色調為主軸,卻在幾場關鍵戲分上,轉為俗豔的螢光紅、綠等色彩,這靈感來自於台南麻豆代天府十八層地獄的燈光配置。「利用粉色系塑造出無害感,但諷刺的是,當螢光燈亮起,才發現檯面下做的都是背離常軌的事,以為正常的世界其實是地獄。」

黃致凱直言,人生本就有許多荒謬事物,特別是在實際拜訪環保局稽查員後,更讓他心有戚戚焉。在稽查員的分享中,因執行公務而遭到生命威脅、或是金錢利誘等等的例子並不少見,實際的工作內容並不是那麼輕鬆,家人有時也難以理解。「田野調查後,我在劇本上做的調整,主要是希望能呈現更貼近稽查員心情的寫照。」

「這齣戲的議題是沉重的,但我們用黑色喜劇來表現,重重的故事、輕輕地說,透過喜劇呈現人在職場的荒謬還有人困境的無奈。」黃致凱透露,劇中也會有位廟公以傳統唸歌仔方式串場,什麼是人的良知?在這位古老廟公的勸世歌中,帶觀眾一一省思。(田育志)

郭耀仁

表演課棧團長、專業演員與戲劇指導。

畢業於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合作劇團有故事工廠、屏風表演班、果陀劇場、金枝演社、創作社、尚和歌仔戲團、眼球愛地球劇團等。並曾任金馬獎最佳新人李千娜戲劇指導。

2014年成立「表演課棧」,致力於表演課程的推廣教學。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16 ~ 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