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連翹
孫連翹(Terry Lin 攝)
職人的圖鑑

武場領導:戲曲音樂的指揮者

要解釋「武場領導」,或許得先明白「武場」是什麼。「武場」與「文場」組成戲曲演出的「後場╱文武場」,也就是傳統戲曲的伴奏樂隊。本期「職人的圖鑑」特邀國光劇團孫連翹分享他多年的武場經驗,看武場領導如何確保演出的節奏,用音樂指揮出一台好戲。

文字|吳岳霖
攝影|Terry Lin
第346期 / 2022年05月號

要解釋「武場領導」,或許得先明白「武場」是什麼。「武場」與「文場」組成戲曲演出的「後場╱文武場」,也就是傳統戲曲的伴奏樂隊。本期「職人的圖鑑」特邀國光劇團孫連翹分享他多年的武場經驗,看武場領導如何確保演出的節奏,用音樂指揮出一台好戲。

傳統戲曲有句諺語說「三分前場,七分後場」,所謂前場指的是演員表演,可見戲曲是非常強調後場音樂的重要性。而武場主要由打擊樂器組成,以京劇來說,基本樂器有鼓板(即檀板和單皮鼓的合稱)、大鑼、鐃鈸、小鑼等4大件,音色與作用各有不同。

早期,武場的功能是用於「打通(ㄊㄨㄥˋ)」——也就是,在開演前於舞台上敲打鑼鼓,作為開場也吸引觀眾。時至今日,這樣的作用已漸漸被其他宣傳方式取代,武場則多用於「武戲」,或是比較需要熱鬧、節奏相對鮮明的場景,例如《穆桂英掛帥》的「捧印」就用九錘半、馬腿、陰鑼一連串的鑼鼓組合,與演員身段搭配,詮釋穆桂英當時心境。

至於「武場領導」,與西方樂團的「指揮」類似。其不只是武場的領導者,整個後場也是由武場領導掌握——文場也有文場領導,但有些地方是需要藉武場領導來啟動。透過武場領導的手勢與節奏來帶領戲曲表演,演出快慢往往都操控在他的手中。而武場領導是由鼓板演奏者擔任,又稱之為「司鼓」、「鼓佬」。在戲曲進入現代劇場後,會再加入不同類型的西方樂器,此時會再增加一位樂團指揮;所以,樂團指揮、武場領導、文場領導必須要有彼此配合的默契,而非純粹以其中一人為首。

(Terry Lin 攝)

在國光劇團負責武場已10餘年的孫連翹,從小就在空軍的大鵬劇校開始他的戲曲修煉生涯。現行的戲曲學校制度,有相對明確的前、後場分科,戲曲音樂系也會有樂器的主、副修之分。孫連翹表示,他們當時是表演、演奏都得學,固定於早上8點上「武場課」,而當時的教學方式為「口傳心授」,沒有教科書,往往是大學長盯著小學弟,打錯就挨打,然後練完後場就再去練前場的功。相較於各個戲曲行當會有入門戲,武場則無,但往往會先從小鑼開始學起,再依序進階到鐃鈸、大鑼與鼓。

說是幸運,也是實力被肯定。在孫連翹約莫小學五、六年級時(此時也才離他進大鵬劇校約1年多光景),由於劇校大班(也就是演出劇團。當時劇校往往與劇團是並存的,分為大班與小班)打小鑼的人離職,他就被老師安排去打小鑼;後來的他還是有上台演過娃娃生、跑跑龍套,甚至也在分行當時到了老生組,但似乎也慢慢奠定孫連翹往武場領域前進,一路經歷了後來的國光藝校京劇科、文化大學、國光劇團,開始不再上台作為演員,而以後場演奏為主,有相對明確的分工。不過,他也在退伍後,走了10多年完全與戲曲無關的工作道路,卻因機緣巧合再回到國光劇團,延續了他的武場生命,如祖師爺的眷顧與眷戀。

從孫連翹的經驗裡,稍微歸結武場領導必須留意的原則,包含要對戲非常熟稔,也要對每位演員有所掌握,習慣他們的「份」——也就是演員的演出節奏、表演習慣等,才能與他們有比較完美的搭配。孫連翹說,過去的武場領導往往也會排戲(類似現代劇場的導演),因為主演會一直換,但會說戲的武場一直都在,也相對清楚整齣戲的內容與編排。最後,他也特別提到,傳統的鼓佬地位很高,開什麼節奏就是什麼節奏,連演員都不能拒絕,但現在則強調互相尊重,為了戲好,才是最重要的。

職人:孫連翹

職業:武場樂師

簡歷:大鵬劇校第14期、國光藝校京劇科第2期、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中國戲劇組畢業,主修武場打擊樂。在校期間擔任學校大小演出之司鼓,曾任職大鵬國劇隊音樂組、陸光國劇隊等,並多次參與台北新劇團、當代傳奇劇場等劇團之大型公演。除京劇音樂外,對黃梅戲、歌仔戲等皆有涉獵。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6/14 ~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