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玉鳳《擺度之外》
鍾玉鳳《擺度之外》(楊文卿 攝 大大樹音樂圖像 提供)
直擊藝現場—2022TIFA

《擺度之外》勢不可擋的魅力

2021 TIFA一段30秒的宣傳片段,帶我來到了《擺度之外》的觀眾席,後來才知道,那是鍾玉鳳的作品《直到》的片段,琵琶、小提琴和電吉他這看似衝突的組合,在鍾玉鳳的巧妙安排下毫無衝突感地完美搭配,短短半分鐘,鍾玉鳳的編曲和音樂家們的演繹,讓《擺度之外》散發著一種勢不可擋的光芒和魅力。

2021 TIFA一段30秒的宣傳片段,帶我來到了《擺度之外》的觀眾席,後來才知道,那是鍾玉鳳的作品《直到》的片段,琵琶、小提琴和電吉他這看似衝突的組合,在鍾玉鳳的巧妙安排下毫無衝突感地完美搭配,短短半分鐘,鍾玉鳳的編曲和音樂家們的演繹,讓《擺度之外》散發著一種勢不可擋的光芒和魅力。

鍾玉鳳《擺度之外》

4/16 19:30 台北 國家演奏廳

2021年因疫情《擺度之外》無法如期演出,時隔1年,《擺度之外》以新的編制於2022 TIFA重新登場,鍾玉鳳和她許多才華洋溢的音樂家夥伴們一起帶來精采絕倫的跨界音樂饗宴,感謝兩廳院的不放棄,得以讓我透過這場音樂會認識這些優秀的音樂家,擁有如此美好的音樂和夜晚。

《擺度之外》用音樂帶觀眾「擺度」於世界各地,鍾玉鳳在她的創作中用琵琶與手風琴、吉他、低音提琴、波斯手鼓、擊掌手等不同樂器合奏,嘗試帶入異國音階和不同風格的樂曲,讓琵琶跳脫傳統古曲的框架,作出了充滿「混血」感的音樂。

一開始,鍾玉鳳帶來北管曲牌《大板風入松》貼近大家所熟悉的琵琶樣貌,接著是與手風琴單挑合奏具舞蹈性的《七拍子》,然後是靈感來自斯堪地那維亞音樂、充滿異國風情的《九拍子—杜鵑徹夜不眠》。或許是不規律節拍帶來的新鮮感,後兩首曲目特別吸引我,經過重新編曲的《七拍子》改為用手風琴搭配琵琶,在琵琶疾速的演奏中手風琴不間斷而飽滿的聲音剛剛好地襯托了琵琶的力量,鍾玉鳳演奏的琵琶音符在手風琴上跳躍!鍾玉鳳在過去的專輯中嘗試過與吉他合奏《七拍子》,也嘗試過與甘美朗樂隊合奏,但今天與手風琴合奏這讓人耳目一新的組合是我的最愛!誰能想到這看似衝突的組合竟意外地和諧,而聽覺上比過去的兩種組合都來得更飽滿。

接著《中國佬的華爾滋》是讓人驚豔的一曲,琵琶與12弦吉他、低音提琴合奏,由吉他建立輕快的三拍子,琵琶旋舞於華爾滋腳步中,踩著既輕快又優雅的步伐;《夜之城》讓畫風一轉來到印度,演奏吉他的David陳思銘如遊唱詩人般於其中演唱述說英殖時代加爾各答水手的遊子心聲,曲畢《西瓦》把大家帶到了阿拉伯,玉鳳把阿拉伯音階移植到琵琶上,在琵琶與擊掌手們激烈的碰撞之間,富於阿拉伯風情的琵琶彷彿穿梭於刀光劍影中。

下半場《山靈的呼喚》、《月光》是玉鳳與謝杰廷的鋼琴、手風琴和雲力思合作即興的兩曲,在雲力思的演唱下,引領觀眾走入幽靜遼闊的森林裡;《簡單擺》結合琵琶、鋼琴、低音提琴和波斯手鼓4樣樂器,玉鳳將4樣樂器比喻為4個契合的齒輪,由琵琶快速飛騰的旋律為動力軸,驅動4個齒輪一同「擺動」;最後一曲《垂釣太平洋》充滿熱帶島嶼風情,活力輕快又熱情的編曲與編制為整場音樂會帶來了活力滿滿的結尾。

鐘玉鳳說琵琶是強大的樂器,因其為獨奏樂器,嘈雜且強勢,時常難以和諧地與其他樂器合奏,但這一夜的演出,我並未感覺到其強勢與合奏的不和諧,但卻深深認同「琵琶是強大的樂器」且臣服於琵琶的魅力之下,因為在鍾玉鳳的作品當中,她總是能為各個樂器找到最適合的位置,恰到好處的存在,使琵琶如此強勢的樂器「百搭」,和諧穿梭於各種樂器和各式曲風當中卻又不失其本身的古典風韻。

《擺度之外》能量滿滿,魅力四射,集結了鍾玉鳳多年來與世界各地音樂家合作的精華,在琵琶新創曲中既保留了琵琶的古典質樸,又跳脫於古曲的框架,精準掌握各式曲風精髓並結合,大膽挑戰創新,引領觀眾飛越世界,是讓人想一聽再聽,如此讓人上癮的混血音樂啊!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6/18 ~ 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