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Plews 攝 AΦE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超越視聽幻覺 通往虛實邊界

英國舞團AΦE的VR舞蹈演出《WHIST》

表演藝術結合數位科技已經成為當代劇場創作的先鋒趨勢。無論是「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人工智慧演算等,許多創作者企圖打破時空和肉身的侷限,營造獨一無二的互動或沉浸體驗。然而,除了感官刺激,這類型的作品是否能跨越形式與內容、藝術創作和科技研發的分野,延伸更意味深長的感知思索?《WHIST》中,AΦE舞團結合舞蹈表演、劇場敘事、數位影像、數據分析,帶領觀眾遊走在意識與潛意識、真實與虛構、實境與虛擬之間的曖昧邊際。

表演藝術結合數位科技已經成為當代劇場創作的先鋒趨勢。無論是「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人工智慧演算等,許多創作者企圖打破時空和肉身的侷限,營造獨一無二的互動或沉浸體驗。然而,除了感官刺激,這類型的作品是否能跨越形式與內容、藝術創作和科技研發的分野,延伸更意味深長的感知思索?《WHIST》中,AΦE舞團結合舞蹈表演、劇場敘事、數位影像、數據分析,帶領觀眾遊走在意識與潛意識、真實與虛構、實境與虛擬之間的曖昧邊際。

舞蹈劇場的全新感官

以英國為創作據點的AΦE舞團成立於2013年,由日本編舞家中村葵(Aoi Nakamura)與法國編舞家艾斯特班(Esteban Fourmi)擔任藝術總監。擁有芭蕾專業背景的兩人不僅熟諳身體語彙,也積極探索編舞創作的多重可能。曾參與Punchdrunk劇團演出的兩人從「沉浸式劇場」獲得啟發,企圖打造具有敘事結構的舞蹈劇場,發展開放且多元的觀演關係。成團初期,中村葵和艾斯特班只想拍攝360度全景的舞蹈電影,但與不同科研人士請益之後,他們決定利用數位技術與人工智慧營造多元豐富的視聽效果,激發觀眾的感官,使他們從被動觀看轉為主動參與。

破解夢境之謎

《WHIST》計畫起始於倫敦佛洛伊德博物館(Freud Museum)的田調過程。透過許多心理學者的分享,中村葵與艾斯特班開始探索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研究案例,萌生將這些病人組成一個家庭的想法。他們從《夢的解析》及寺山修司的作品中汲取靈感,透過身體與物件的動態變化,形塑人類的恐懼、夢境符號及其背後的象徵意涵、與潛意識的運作。2014至2015年,他們開始籌備拍攝,邀請3名舞者(包含旅英的台灣舞者林燕卿)加入演出。經過3年的製作與剪輯《WHIST》才終於問世。

即使以虛擬影像作為演出主體,《WHIST》不只是訴諸視聽幻覺的VR作品。演出現場散落著一系列抽象的幾何雕塑:仿大理石紋的黑色方塊、傾斜陷入地面的桌子、方形螺旋或弧線形的牢籠結構等。這些雕塑宛如界於現實和夢境的殘缺物件,唯有透過四周鏡面才能顯現其全貌。演出過程中,配戴VR裝置的20幾位觀眾並非集體行動,而是依照指示,分別走向各個雕塑、瞄準其特殊位置,才能解鎖虛擬影像,走入詭譎莫測的夢境。

透過虛擬影像,觀眾深入一個又一個詭異的室內場景,彷彿闖入一間謎雲密布的廢棄宅院,得要自行解開其中的謎團:深陷破舊房間中的陰鬱男子、書櫃前紅色沙發的男女糾纏、形影穿梭、布滿塵埃的白色穿堂、眾人在餐桌上享受著血腥的盛宴……觀眾遊走於不同的空間,逐步拼湊出兩男一女的愛恨糾葛。創作團隊透過人物的行動和狀態,或房間裝飾的細節和變化,建構了一齣心理劇場。劇中3名角色始終存在著一股禁忌的情慾流動,他們既像是亂倫的親人,又像是無法從個人原罪解脫的受難靈魂。在沒有任何對白之下,每個場景的畫面都隱藏著破碎的故事線索,觀眾必須透過自我投射,想像角色之間的關係,用推理串聯所見的斷簡殘編。最後,所有場景化作一幅幅靜態雕像,環狀包圍觀眾,再彼此分離,讓觀眾超脫複雜的人世,遁入無垠的宇宙。

(AΦE 提供)

由主導敘事揭露觀者潛意識

演出過程中,並非所有觀眾都會經歷相同路徑,也沒有人能夠一窺故事的全貌。創作團隊藉由「Vuforia擴增實境軟體」(註1)和「眼動追蹤技術」(註2)擷取數據,再經過演算打造出76條相異的敘事線。他們強調,引起觀眾注意和他們視而不見的事物同樣重要:「我們希望觀眾透過潛意識引導故事發展。每個場景都會有一些充滿符號性的物件。它們可能引人注目或微不足道,也可能讓人覺得不舒服,撇過頭不敢直視。觀眾在每個場景的眼神反應都會被記錄下來,作為創造故事的依據。換句說話,無意識之中,觀眾自行決定了敘事該如何編排。」(註3)團隊不會讓觀眾面臨抉擇,因為那是充滿意識行動,而且也可能會使他們感到無法經歷另一種可能的沮喪。即使整體演出彷彿如線性發展,但其實只是多重敘事線的拼貼與並置。他們希望觀眾沉浸在毫無邊界、完全自由的感官體驗之中。

在結束這趟VR旅程之前,一個號碼會浮現在觀眾眼前。這個數字是依據每個人觀看演出時的視線移動,而推斷出來的分析報告。團隊邀請觀眾在演出結束後自行上網查閱自己的觀看歷程,以及據此推演出來的心理案例。他們避免使用直陳的口吻進行分析,反而透過疑問與觀者溝通。對團隊而言,這些評論不是為了要提供任何解答,而是激發更多問題和思考,讓觀眾挖掘整體演出與自己內在的連結,創造出具有獨特意義的觀演體驗。

多重的編舞風景

在《WHIST》中,AΦE舞團營造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觀演體驗。除了將敘事主權移交給觀者,及演後擴延表演與觀眾的連結之外,團隊也構思如何在觀者參與的過程中影響他們的身體,使他們意識到虛擬與真實的邊界。開啟夢境的雕塑並非裝飾用的布景陳設,它們的位置與高低促使觀者產生移動,改變了他們的身體型態。在遊走的演出過程中,戴上VR裝置的觀眾不自覺呈現持續變化的體態,甚至產生互動,共同勾勒出充滿有機性的編舞風景。中村葵和艾斯特班並不想只透過虛擬實境營造具有沉浸效果的視聽幻覺,反而力圖營造真實的現場觀演互動,如他們所言:「整場演出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觀眾在表演的每一刻都感受到真實,即使他們透過裝置觀賞虛擬場景,我們也希望保有真實的存在感。(…)觀眾的身體變成了表演的實體。為此,我們首先編排了舞者的運動,之後每場演出,我們會根據觀眾的體態發展全新的編舞,但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只有在周圍觀看的民眾才能在現實中欣賞這段舞蹈。」(註4)

(AΦE 提供)

透過科技突破劇場框限

對AΦE來說,科技並非他們的創作核心,而是營造全新感官體驗、讓藝術連結民眾的一種媒介。他們的靈感來源主要源自於個人存在的思索,科技只是表達探索這些哲學問題的一種工具:「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傳統的表演。沒有什麼會比在現場看舞者、演員和歌手表演更為強烈。這也是為何我們希望回到現場演出。即使《WHIST》使用了許多布景、舞者和特效,但最終它只是一個電腦檔案。非常方便巡演。(…)這齣作品也可以透過新科技吸引到另一類型的觀眾。它已經在電影節、圖書館和商業中心中演出。我們可以接觸到更廣泛的觀眾群。」

AΦE以超現實的美學效果、潛藏的互動連結和開放的觀演關係,在《WHIST》中超越表演形式的界線,開創出沉浸劇場的全新體驗。這個驚豔四座的新銳舞團今年夏天將開始籌備新製作《@LILITH.AEON - GENESIS》,預計透過人體感應器形塑虛擬化身,探索超人類主義。這項創作計畫不僅將發展成現場演出,現在也競逐NFT市場。AΦE勇於嘗試跨界實驗,既回到表演藝術的觀演關係本質,又突破形式與美學的既有框架,可說是近年來絕對值得關注的創作團體。

註:

  1. Vuforia 是美國高通公司研發的 AR 擴增實境軟體,透過視覺技術識別和捕捉平面或立體的圖像,並可透過照相機取景器放置和調整虛擬物件。
  2. 眼動追蹤技術透過配有感應器與晶片的智慧眼鏡,去追蹤觀者的視覺運動。
  3. Esteban Fourmi, « Explorer le corps entre réel et virtuel avec Esteban Fourmi », Léa Paule in Blog laval-virtual, 2019/10/24.
  4. 同上。
(AΦE 提供)
(AΦE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6/15 ~ 09/15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