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傳正
陶傳正(蔡詩凡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來場成熟的冒險!(一) 76歲,實業家與演員

陶傳正:人的一生,可否做好不只一件事?

文字|郝妮爾
攝影|蔡詩凡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人稱陶爸的陶傳正走進排練場,目光炯炯,講起話來中氣十足,隨時拋來笑料,讓人都要忘記他其實已七十好幾。

攝影的時候,他眼見一張沙發,便向攝影師說:「我擺個平時在家的姿勢給你看。」自在橫躺,聊什麼都像是在家,沒包袱。他說因為自己是企業家出身,經常有人要他演董事長,但在舞台上,他從沒一天把自己當董事長看,「特別是現在這個年紀,還要演什麼董事長?煩都煩死了。若是有人要我去演個瘋子啊、流氓啦,我可能還比較自在。」

等了半年的那通電話

陶傳正演出至今,累積作品無數,然而細細想來,最讓他過癮的仍是最初一頭栽進劇場的那段時光、與表演工作坊(以下稱「表坊」)作戲。

他年近半百踏入劇場,緣自當年妻子待的婦女團體籌備演出經典劇目《圓環物語》,當時他飾演其中一幕操著山東口音的老漢,「想說那個角色懂音樂、又滿嘴髒話,跟我很像啊。」語畢,哈哈大笑。沒想到那齣戲被賴聲川給相中,問他:「有沒有興趣跟表坊一起演戲啊?」就是這句話,讓他輾轉難眠,思索——那是客套話嗎?還是真有此意?在乎得不得了,像是少女扯花瓣的愁容,數著他愛我、他不愛我、他……「賴聲川說會主動跟我聯絡,等了一週沒電話,第二週也沒有,我想說算了,那果真是客套。結果大概隔了半年,那通電話打來了。」

等了半年的電話是《廚房鬧劇》的邀演,從此開啟表演生命。「第一次正式上台的時候,賴聲川可能擔心我會怯場,演出前還跟我介紹,說那裡是舞台啊、這裡是觀眾席看出去的樣子啊。演完後,他指著我說:『還裝哪?我看你一點都不怕』。」拐著彎誇他台風穩健。回想這事,他又格格笑著,說自己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後來跟著表坊,一年兩場戲,一齣戲演30幾場⋯⋯愈來愈少進公司,演到我老婆要翻臉,好可怕。」

那就是了——站上國家戲劇院的舞台也不怕的陶傳正,只怕太太不悅。但嘴上喊怕,臉上寫的卻全是感激,直說當初是因為太太開始進公司管理,自己才能放手表演。

表演精采了人生下半場

後來,最廣受討論的「都市傳說」,是1995年在國家戲劇院演出《一夫二主》。「那齣戲後來引起很多討論,各種說法都有,但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他指的是演出中臨時發生的意外——演到一半,該上場的女演員不見了,後台忙著找,場上的演員不知所措,竟也跟下去找人,偌大舞台上一度出現大空台,陶傳正說自己在後台不疾不徐地等著,「我心想禍也不是我闖的,不必著急,如果有人要我上台的話,我自然會知道。」

黑暗中,有人把舞台道具塞到他手上,不明不白地要他趕快上台。他莫名其妙地被推進燈光底下,一千多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等著看。「然後我看到舞台另一側,金士傑走出來了,一看到他我就安心一半。他指著我說了一大串,我才發現他是讓整齣戲跳了一大段、走到我倆對峙那一幕。」明白此理以後,陶傳正把台詞接過,那戲就重生了。等到全戲結束以後,大家才曉得,本該上場的女角,因為服裝過於緊繃、待在某處休息,竟睡著了。

「表演讓我的下半生活得很精采。」陶傳正說:「否則我這輩子可能就這樣平平淡淡過完了。」

斜槓演員,還是被企業耽誤的演員?

陶傳正的戲劇之路固然出道得晚,然而晃眼也是幾十年。他說自己不像父親那樣,天生有領導人的氣質,也不若太太那般,自從太太接管公司以後,諸多發展蒸蒸日上。然而富有藝文氣息的父親,以及熱愛位居幕後、善於管理職的妻子,卻有意無意讓他斜槓為一名演員。

或者說,他本來就是一名被企業耽誤太久的演員吧。

年輕的時候,若有人問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為何?他大概不會猶豫回答:「把當年公司負債的好幾億還完。」他說:「《京戲啟示錄》不是有那句話嗎:『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圓滿。』我那時候也覺得,要是這輩子能把這些債務都還掉,那就是我的功德圓滿。」如今,戲劇也已成為他生命的一大圓滿了。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11/10 ~ 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