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變裝與皇后——什麼是變裝皇后?(劉俊德 繪)
劇場ㄟ冷知識

變裝皇后的自我增幅變妝術

美國指標性變裝皇后露波(RuPaul)說過:「We born naked, and rest is drag.(我們生而赤身裸體,而剩下的都是變裝。)」言簡意賅地帶出「性別」除了生物身體性,其餘都是建構的,也標示了在二元性別框架下,如何塑造與展現社會性別(Gender),我們擁有絕對掌控權。近年常在劇場、影視作品裡發現變裝元素的使用,如台南人劇團《仲夏夜汁夢》、【2022臺灣戲曲藝術節X妮妃雅Nymphia Wind】變形記、《華燈初上》的寶寶、以及我自己的《我是既快樂又悲傷》等,顯示「變裝表演」跨越場域與媒介現影。因著《Judy秀:美可敵國》將來台,藉機分享變裝皇后的台上台下、妝前妝後,以及表演裡的美麗與哀愁。

美國指標性變裝皇后露波(RuPaul)說過:「We born naked, and rest is drag.(我們生而赤身裸體,而剩下的都是變裝。)」言簡意賅地帶出「性別」除了生物身體性,其餘都是建構的,也標示了在二元性別框架下,如何塑造與展現社會性別(Gender),我們擁有絕對掌控權。近年常在劇場、影視作品裡發現變裝元素的使用,如台南人劇團《仲夏夜汁夢》、【2022臺灣戲曲藝術節X妮妃雅Nymphia Wind】變形記、《華燈初上》的寶寶、以及我自己的《我是既快樂又悲傷》等,顯示「變裝表演」跨越場域與媒介現影。因著《Judy秀:美可敵國》將來台,藉機分享變裝皇后的台上台下、妝前妝後,以及表演裡的美麗與哀愁。

01. 變裝與皇后——什麼是變裝皇后?

變裝是一種形式,是從既有人事物進行物理性轉換的行動,這行動有表演性,定義為「變裝表演」,而「變裝皇后」只是其中一種。變裝在中文語境裡有變換服裝、改變外觀之意,在英文裡有拖拉、拉動之意。變裝表演的脈絡裡,不同文化也有著不同方向之發展。隨時間推演,有更為激進的面向,成了一種抗爭工具——高跟鞋是武器,妝容是盾牌,反觀男性凝視,再現被定義的女性姿態,有意識地鬆動無形中被建構的性別。現今,變裝不單只是二元性別兩端的跨越,更是全面性地開展,不再只有生理男性扮裝,還有女性、跨性別藉由變裝皇后手法進行表演。變裝成了所有人都能使用的工具,一種能重新建立自身論述的方法,一種闡述美學的表現,一種以虛幻揭露真實的開端,要如何成為「皇后」還是「國王」,就在於如何使用了。

02. 皇后與自己——皇后的變裝

每個皇后所選擇變裝的樣子,都與自己有所連結。變裝皇后化上的妝容與打點的造型都是藉由「身體」作為載體,承載想要傳遞的訊息,重新界定身體與心理空間,除了展現不同版本的自已外,也形塑出自身的氣質,而這個氣質是可變動的,如同角色的情緒不同,皇后的妝容造型,也會隨著身體所關注的訊息有所變動。變裝皇后可以是個角色,像是女強人、性工作者等,從生活中找到元素並加強特質;選擇誇張的妝容,如丑角般的裝扮強調其樂趣與玩味、或是玩偶娃娃的扮相展現柔軟。有些皇后專注呈現過往年代的風華,有些不停突破視覺和美學的想像。變裝像是一台增幅器,讓潛藏的自己勇敢發出聲音。這些裝扮與造型,是皇后的個人文本,都是他們不輕易說出那些關於自己的潛台詞。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解說人

高偉恩,現居高雄,劇場工作者及變裝表演者,藝名Draggy Boo Boo跩姬寶貝,變裝皇后中荒謬且體脂自由之最。相信沒什麼是一根香菸解決不了的,有的話就多抽一根。對了,還是原住民,阿們,或阿督。

Authors
作者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