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 Feature 藝術(家),與它們的產地(一)

回家的理由

我就是回來闖的

座標:菲律賓→花蓮

Jim,30-35歲,選物店老闆

搭訕地點:花蓮市花蓮火車站

我大學開始做國際志工,退伍到非營利組織上班,做青年培力也透過平台擁有和世界夥伴交流的機會,我選了有點像老家花蓮的宿霧,渡過6年菲律賓台灣兩地居的生活,直到疫情爆發才回花蓮,把阿公過世留下老宅再利用,開一間南北雜貨選物店。

我人生規劃是30歲前探索,30歲後穩定。有些長輩質疑我怎麼不出去闖?其實我就是回來闖的。40歲後或許會移民去其他國家,而這10年就要在花蓮累積移居的經濟基礎。我還在摸索返鄉路怎走,但成年之後返鄉像過客,現在終於好好認識家鄉也很棒。

想把專業回饋家鄉

座標:台南→花蓮

Sean,25-30歲,研究生

搭訕地點:花蓮市花蓮火車站

我媽是台北人,台北、花蓮我都住過,不習慣台北的快節奏,我選節奏相對慢的台南讀大學。畢業拿到3縣市職缺,我不滿意台南給我的工作待遇,北、花工作性質類似,我決定返鄉,喜歡近山親海之外,住家裡能存更多錢。

花蓮局限的就業市場把人往外推,幾乎只剩國營企業或軍公教,而我的解決方案是考本地研究所進修。心理諮商的工作場域彈性,醫院、社區、公部門合作或自己開業都行。無論選哪個,我就是想把專業回饋家鄉,即使去離花蓮市區很遠的玉里工作也可以,花蓮始終是我的優先順位。

我不覺得會一直留在這

座標:中國→花蓮

Hsiang,40-45歲,影視製片

搭訕地點:花蓮市鐵道文化園區

讀大學是摸索期,不專心在自己選的理工科系,對影像工作感興趣。畢業後應徵電影公司助理再去英國讀電影製作,回國到台中做紀錄片雙年展再到台北傳媒圈待了7年,碰巧對岸流行中外合資製作,有留學背景的我被拉進合拍片劇組,負責外國夥伴商務洽談。那幾年我退掉台北租屋,有工作去中國、沒工作回花蓮。

前幾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外合拍結束,我回台灣拍了幾部片遇上疫情,先回花蓮休息。原本我不認為這有適合的工作,碰巧鐵道影院開幕,我被邀請加入團隊。我喜歡目前在花蓮兼顧工作及家人的生活,但不覺得會一直留在這。我沒家室,隨時可以移動到想去的地方。我希望持續探索世界,花蓮是想回就回的家。

這年紀再出去也不知道能怎樣了

座標:台北→花蓮

阿南,30-35歲,咖啡店老闆

搭訕地點:花蓮市鐵道文化園區

我在花蓮讀到大學畢業,餐飲工作歷練較多,也在補習班、代購工作室做過。28歲想轉換領域決定離家,到台北卻仍在餐飲業但從複合餐飲轉到咖啡圈。台北咖啡店滿滿細節讓我著迷,一杯咖啡原來不只是一杯咖啡。

在台北待兩年因疫情返鄉,履歷不比別人亮麗,乾脆開咖啡店。一人開店一切要省,花蓮淡旺季生意落差大,心態起起伏伏,負面稍微多過正面,告訴自己一定要撐住。我喜歡走在台北街上看不完的風景,偶爾也懷念台北,但我會一直留在花蓮吧!這年紀再出去也不知道能怎樣了。

守護客人交給我們的時間

座標:台東→花蓮 

阿德,35-40歲,鐘錶行二代

搭訕地點:花蓮市復興市場

我大學在台東唸體育,原本要當國小老師但看流浪教師那麼多,納悶自己真要走這條路嗎?家裡開鐘錶行,我從小對機械感興趣。我爸的工法工具都講究,如果我不接班,這家店應該就斷在這了,而且我爸是身障者,返鄉也可以就近照顧。

退伍後,我去台北馬偕唸視光科,考到驗光師執照就回家接班。雖然老友都不在,但只要回來一定有聚會,也常帶外地朋友來我們鐘錶行。很多我們的熟客都變成好友,較簡單服務不收費,熟客也會送我們食材菜餚,很愛這種花蓮人情味。我想我會留在這一輩子,繼續守護客人交給我們的時間。

多一人住花蓮、寫花蓮顯而易見有差

座標:台北→花蓮 

林先生,30-35歲,政治工作

搭訕地點:花蓮文創園區

我在北部讀大學,回花蓮念完研究所進政治圈,北、花往返工作,30歲前幾年慢慢在花蓮定下來。我弟弟從事科技業,很難返鄉,兩兄弟至少一人在家陪爸媽較好。我喜歡寫作,返鄉是折射或洄游;台北少我一人沒差,但多一人住花蓮、寫花蓮顯而易見有差。

偶爾跟同業交流仍被問「要不要去台北發展」,多數人認為年輕就要出外打拼,因此返鄉者如我常會幻想一個「如果留在都市會不會更好」的平行時空,但其實住哪都會遇到鳥事,重點是怎麼跟錯失恐懼症造成的低潮相處。

上帝要我留下,總在難處同時給我獎勵

座標:台北→花蓮 

聖歌,40-45歲,多功能主持人

搭訕地點:花蓮市日出大道

我在外地讀大學兼差搬家工,心裡其實想進媒體業。朋友看不下去,認為如果不拉一把我可能這輩子就是搬家工了,經過很多貴人幫忙才讓我進到想進的廣播公司,一路做到現在。我心底始終知道總有一天要回花蓮,但廣播資源跟關注都集中在台北,媒體人返鄉做事其實不容易。

前幾年老爸需要照顧,剛好花蓮台缺人,我把薪資調降、年資歸零一切重頭返鄉。剛開始壓力很大,尤其第3年是很痛苦的坎。老實說要不是得廣播金鐘獎,我早就放棄了;當時我也有北部工作在談,但一邊薪資沒談攏一邊又得獎。其實常常有難關讓我想離開,要不是老爸需要照顧,我不排斥再次離家;但我想上帝要我留下,總在難處同時給我獎勵。

想回家推動青年倡議

座標:台北→花蓮

旗魚,25-30歲,自營電商

搭訕地點:花蓮市美崙運動場

我在台中念大學,台北研究所沒念完就提前返鄉。除了陪守寡多年的媽媽,我從大學開始參與社會運動,也想回家推動青年倡議。幾年前我和花蓮夥伴組織團隊,為本地青年舉辦認識鄉土的營隊和工作坊,也打算在今年登記立案。

我從高中開始玩Cosplay,常在線上買賣服飾。返鄉後先在慈善基金會做公關,做一年有點膩乾脆辭職全心投入電商,聘人幫忙批貨跟行銷。現在的苦惱是想租一間倉儲兼個人辦公室的共同空間,但花蓮很難找到合租夥伴。我認為提早返鄉不是失敗,停止追求自己主體性才是魯蛇。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10 ~ 03/10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