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新銳藝評 Review 直擊藝現場—2022秋天藝術節&兩廳院下半年演出

互動與共感

評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搞砸的那一天》

2022秋天藝術節: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搞砸的那一天》

2022/10/15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演出結束至今,我無法放棄去思考全劇的8景在意象、劇情上的關聯,有沒有可能故事間不僅是材質、肉身的聯繫,而有更深的意涵?畢竟這是搞砸的那一天,而不是搞砸的那8天。

走進實驗劇場,手術室和投影的畫面冰冷地出現在舞台上,演出開始時,兩位穿著手術衣的演員例行地開始了一天的工作。相較之後出現的各種血腥解剖,他們的神色過於淡定,人與偶的關係在這裡開始維持了一段巧妙的距離。

從解剖開始,可看見本劇有以死講生的企圖。肉體腐爛的時間連結了第1、2景的敘事結構,而從屍體的腸子裡分化出的小人偶,亦成為了自我矛盾對立的起點,他們沒有相親相愛到最後,留下了一點遺憾。下一景所有矛盾的意象已離開身軀,破碎的關節被綁到手術檯,而腐壞的屍體任由鳥食。前兩景作為鋪墊,也是最有時間順序連接的兩個部分,不如往後幾乎是由劇情介紹所說的「社會新聞」所構成。故事開頭先給了觀眾一個對於死亡的疑惑:死後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死是什麼味道?

往後4景分別是4個據說由社會新聞改編來的事件,在我看來卻充滿反思與寬容,對於搞砸一天的那群人的寬容,並引起自以為過得正常的人們反思。雖然我無法看出4景前後的邏輯及安排的用意,仍能看出在題材選擇上有異中求同的巧思,競爭而自相殘殺、過度敏感而不斷消耗自己、因為與他人不同而不被理解、獨一無二的自己沒入人群後不被關心……扭曲的偶、角度各異的投影,以及手術檯創造的疏離感,讓觀眾覺得看著一群荒謬的、邊緣的個體,但其實這些狀況是現代人的通病,每個人都會遇到搞砸一天的時候,一生也被這些困擾糾纏著,4個看似疏離的個案在劇後仔細思考,其實可以歸結出一個大眾的共相,提醒著觀者,也撫慰著所有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不斷搞砸每一天的人。被解剖的血腥身軀,搭配空靈的歌聲,帶給觀眾的可能是不安、焦躁,也可能是平靜,對我而言,為了防備過於挑戰的畫面而武裝的心神,在演出過程中產生距離感,反而給了我更適切的角度看待舞台上的生命,以及背後映射的自己。

除了劇情結構外,另有一點值得關注的是人與偶的關係,偶作為實驗性極強的演出材料會獲得許多注視,然而人與偶的互動更是代表了整齣劇中,觀看與被觀看的角度。首先是兩位演員上台時的輕鬆神情,以及往後8景彷如例行公事的動作,為本應不尋常的劇情故事、戲偶操作鋪上了尋常的背景,彷彿暗示著觀眾:這些問題都是你周遭的,也都是你會遇到的。其次,有趣的是歌者王榆鈞的演出,原先她在手術室布簾後的一處空間彈琴、唱歌,在「過敏」一節前,她走到舞台前吃藥,突破了旁白的界線,在敘事宏觀、又看似與劇情脫節的開車一景後,讓觀眾暫時收束心情,面對接下來一件件搞砸的獨立事件,也預示著劇情要從死亡的解析開始觀照生前生活了。最後一景,她的出現將舞台畫面從死人臟器的活動,轉回生者的自我映照,統整了所有遭遇,並重新思考關於認同和選擇。

全劇利用強烈的視覺和隱晦的物質調度,讓觀眾留下衝擊的感受,無奈礙於劇情的節奏及瑣碎的訊息,我已經難以對劇情的敘事邏輯作出較完整的分析,只留下真實而不銳利的感受,及對本劇透過這些方式回應社會的深刻驚嘆。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08 ~ 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