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逢《牡丹亭》》用鏡子傳達空間重疊與時間交錯的意象。(轟炸機 攝 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新銳藝評 Review

極簡美學與西樂涵融百戲之母

評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重逢《牡丹亭》》

重逢《牡丹亭》

2023/11/24~26  台北 國家戲劇院

流傳近三百多年的崑劇,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如何在當代永流傳,不失核心價值,皆是傳統戲曲須面對的議題。而《重逢《牡丹亭》》在「古幹新枝」上,追尋崑劇本色,保有劇種精華、原著主題,轉向更深層心靈書寫,並運用鏡像、燈光、現代劇場象徵及西樂,與「百戲之母」涵融,昇華戲曲寫意性,超越生死愛情,讓觀眾窺見更細膩精緻的崑劇藝術。

情節解構走入鏡像之夢 燈光場域昇華戲曲寫意

湯顯祖原著《牡丹亭》有55齣折子,而崑劇改良後主要保留12齣劇目。但編劇羅周卻直接解構全戲敘事,以倒敘、插敘方式,只保留六折戲,著名的〈遊園〉、〈驚夢〉像是樞紐,讓柳夢梅與杜麗娘走入彼此夢中,讓現實糾纏著「夢中夢」的結構,尋夢夢醒,交疊時空,使得夢境並非殘缺,而是循環。

全戲以鏡像空間設計貫串「夢」,當杜麗娘吟唱【皂羅袍】時,鏡像前的身影傷春自嘆,觀眾視野卻能在鏡像中看見撇過頭的落寞無奈;柳夢梅手持之畫像,也以鏡面代替,當其親畫、撫畫、題詩時,更顯幻想情癡。台上鏡像轉換,宛如時空也隨之轉移,令人感覺「夢亦真實」;夢中情意變化,宛如在潛意識中埋下「以情反理」,顯現出「是人非人心不別,是幻非幻情已接」,那看似純情卻營造一場懸疑。

懸疑來自「純白」舞台及「燈光」,彷彿走入主角潛意識。白光如仙境,突顯杜麗娘之翩翩姿態及柳夢梅之情感遊動;轉入粉紅光,詠嘆牡丹亭相遇相戀之愛情;變換淡黃白,回憶相送相留之情遺;轉向冷色調之藍光,渲染夢醒分離與回歸現實。最後柳夢梅向舞台前一跪,spotlight畫出一光區,將「至情」端上戲劇張力高潮。可見本齣戲轉向以燈光變換作為寫意表現,舞台上除了保留傳統一桌二椅及演員身段作表外,也憑藉燈光色調昇華戲曲原粹。

《重逢《牡丹亭》》寫情也寫意。(轟炸機 攝 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專欄廣告圖片

跨藝術凝聚觀眾之共感 場景打造當代極簡美學

崑曲為曲牌體,曲調與格律嚴謹,並以曲笛為主,使得崑曲常流露出婉轉幽微之感。而本齣戲畫龍點睛之處,是在傳統笛、笙、國樂器之本,輔以西樂凝聚聽覺感受。耳聽大提琴與單簧管樂音流盪,逐漸鋪排勾起「生生死死隨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之浪漫情韻,配合緩慢的場景變換節奏,宛如「電影配樂」之存在,讓這「不知所起」之情流動其中,藉由交響樂結合戲曲藝術,達到「跨藝術」的「同情共感」。

除此之外,本齣戲在舞台設計上,除了用「鏡像」來連結夢與現實,也一改傳統戲曲布幕之場景,借用現代劇場舞台場景配置,以分片場景「斷井殘垣」打造主視覺。眼看場景或分或合,「沒亂裡春情難遣」,這場景一分開,柳夢梅與杜麗娘穿梭「紅凋翠零」,變成是兩人情感之連結,尋夢相見,新愁相看。而在〈幽媾〉一折,上舞台呈現鏡像背景,舞台中央則懸掛一條紅色燈管,杜麗娘魂魄遊蕩吟唱「迷花殘夢」時,宛如那紅燈管是一結界,連結夢與現實,同時也連結生與死,也宛如至深情感之紅線般,讓人直教生死相許。由此可見,本齣戲在舞台場景上,並無太多炫麗色彩,而是運用現代劇場的背景,打造一齣極簡美學勾勒戲曲寫意。

《重逢《牡丹亭》》顯然已脫胎換骨於湯顯祖之經典,讓現代劇場與百年戲曲藝術相遇,保有傳統曲牌、演員身段,融合西樂、現代極簡美學及燈光,以「跨藝術」呈現洗盡鉛華之紅塵及夢境意識,「以燈光凝聚觀眾共感,以美學昇華戲曲原粹」,使得百戲之母重新塑造另一高度與經典。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12/03 ~ 2024/03/03
Authors
作者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