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亞倫.路西恩.奧文(Massimo Leardini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藝號人物 People 挪威編舞家

亞倫.路西恩.奧文 追尋真實與虛構的魔幻瞬間

2024TIFA 亞倫.路西恩.奧文《一個說謊,一個說愛》

2024/3/1~2  19:30

2024/3/3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現在這個時代,舞者在台上說話已是毫不稀奇,但是要像亞倫.路西恩.奧文(Alan Lucien Øyen)這麼多話、這麼重視語言的質地,讓語言不只是搭配動作的聲音,還具有某種詩意,倒也讓人暗自驚喜。即將來台演出的《一個說謊,一個說愛》(Story, story, die),說的是人們如何混雜真實生活與虛假謊言,然而編舞家/導演卻對語言懷抱真實信念,藉語言形塑動作,也讓動作成為語言,將一切交付兩者交織所產生的動人能量。

在真實與虛構的魔法空間中成長

其實,奧文是在劇院長大的。小時候,他爸爸在挪威卑爾根市的國家劇院(Den Nationale Scene)擔任服裝師,劇院創始者正是大名鼎鼎的亨利.易卜生(Henrik Ibsen)。雖位於第二大城,卻也因而享有重要地位。奧文回憶自己的童年,也搞不懂自己幹麼老是跑劇院:「其實我媽媽在家,根本不需要跟爸爸去工作,但我每天下課就是去劇院——先看一場下午場兒童劇,吃晚餐,再接著晚場給大人看的演出;現在自己做了導演與編舞家,如果看到當年的我,應該會覺得工作場合怎麼有小孩跑來跑去吧!」但奧文有個好爸爸,沒有嚴格規定小小年紀的兒子一定要乖乖守規矩,倒是奧文在劇院得到人生最珍貴的教育:學會和不同個性的人相處,更看見了這群人如何各顯神通,同心協力成就劇場魔法。

是的,劇場是有魔法的,這點毋庸置疑,但這對從小幕前幕後跑來跑去的奧文來說更是如此:「以前那個年代,演員是很神秘的,一般人看不到他們私下的樣子,不像現在太多網路曝光;但我總是有機會目睹他們上台下台、入戲出戲的奇幻瞬間,彷彿混淆/交替著真實與虛構。」也因此,真實與虛構成為他日後創作路上的追尋。

想法很多,就橫跨舞蹈與文本來表達

國家劇院是推動挪威當代劇本創作的重要基地,關鍵人物便是當時的藝術總監湯姆.倫洛夫(Tom Remlov,後來也成為奧文的合作夥伴)。2023年來自挪威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約恩.佛斯(Jon Fosse),便是在倫洛夫的鼓勵下,寫下他的第一齣戲。

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奧文會對文本創作產生興趣,是很合理的事。不合理的是,他怎麼跑去跳舞了?這個問題,奧文自己也搞不清楚。16、17歲某一天,他在報紙上看到芭蕾課招男學員的廣告,不知為何就報了名。結果報名的只有自己一人,課開不成,被轉去和女生一起上課,倒是在那裡幸運遇見來自俄羅斯馬林斯基歌劇院芭蕾舞團的保加利亞老師彼得.托涅夫( Peter Tornev),讓晚入門而吃盡苦頭的奧文,得到不少啟發。

芭蕾對奧文來說,是訓練身體協調性、穩定度的基本功,他真正想跳的其實是現代舞。當時挪威國立當代舞蹈團「Carte Blanche」剛從奧斯陸搬到卑爾根,奧文也因此常有機會看他們的作品:「我從小就不是特別喜歡動身體,頂多愛跑步而已,年紀大才學舞,有許多身體上的挑戰;老師總是要我慢慢來,不要沮喪,但也不要太貪心,『像Carte Blanche之類的舞團大概是沒機會的!』」。但在奧斯陸國立藝術學院(State School of Art)下了3年苦功後,奧文成為Carte Blanche的一員。

對奧文而言,他對舞蹈的想像與認識,多是自Carte Blanche舞團經驗得到啟發。他在那裡遇見了曾為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初始團員的老師亞曼達.米勒(Amanda Miller),從她身上學到佛塞的即興技巧與動作質地,更看見了有別於佛塞的悠然與優雅(「我很喜歡佛塞,但覺得他有點用力」,奧文解釋)。也是在Carte Blanche舞團,讓奧文編了自己第一支舞作、並有了成立自己團隊的想法。

「我還在舞蹈學校時就一直想轉去戲劇系,但行不通,入學是要面試的,不能直接轉。」奧文說,「我是個想法很多的人,有自己想做的事,想要掌控,想要創作——不只是跳舞,我還想寫本。」於是,還是新人的他向舞團提議,是否能在非正式場合讓他做個小作品。誰知道藝術總監馬上就答應了,要他去申請補助,以Carte Blanche名義共同製作,因而開啟了奧文的創作之路。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Mats Bäcker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讓語言與身體彼此回應

奧文的第一齣舞作,是自己的獨舞《脫離語境的引言摘錄》(Excerpts of Citation without Context,2004)(註),但開始編舞給別人跳後,更希望能有個團隊可以「代表所有人」。「像『莎夏.瓦茲與友人們(Sasha Waltz & Guests)』那樣,因為作品裡不只有我,還有一起參與的夥伴們來來去去,他們才是最重要的。」奧文說。當時挪威大部分編舞家都用自己名字為舞團命名,但奧文並不想要這樣,而另尋他徑:「我很喜歡冬天,很詩意,冷天氣讓人更能思考」──於是有了「冬季旅人」(winter guests),2006年至今。

當被問到冬季旅人初成立時,到底算是劇團還是舞團,奧文倒也愣住了。「說真的,我沒想過這個問題。」奧文回想:「那時我們拿到政府補助,不需要太明確的自我定位、用商業操作來養觀眾(當然我們也有慢慢累積觀眾,只是並未因此感到壓力),不像現在許多年輕編舞家,還來不及找到自己聲音,就得接一大堆委託創作,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步調摸索」。舉例來說,冬季旅人首部作品找來兩位待過威廉.佛塞舞團、有豐富台詞經驗的舞者安東尼.瑞奇(Antony Rizzi)與凱特.史莊(Kate Strong),後者也在德國當了10年演員;但接下來第2齣作品,就有多位表演者完全沒有舞蹈經驗(包括日後和奧文長期合作的英國劇作家安卓.魏爾Andrew Wale)。「短時間內的兩齣作品就有如此大的反差,仔細想想真是大轉向。」奧文說。

不過,隨著奧文作為編舞家的名聲愈來愈響亮,也接到如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等知名劇院、舞團的創作邀約。於是他逐漸把編舞創作集中在委託案,自己團隊則多以劇場創作為主。有時新合作的演員,期待可以好好動身體,直到開始排練了才發現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

話是這麼說,奧文的文本創作依然是很肢體的,就和他的身體動作很文本導向一樣。他的作品不像一般劇場,開排日就需定本,反倒有著非常「編舞式」的創作過程。比如舞者在排練場發展的身體動作,也成為作品台詞的啟發:「看著他們動作,我彷彿可以聽見某句台詞出現;或是走出排練場寫下一些段落,再回來交給表演者。」整體而言,是讓語言與身體彼此回應的有機過程。

專欄廣告圖片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Mats Bäcker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表述當代社群焦慮

至於《一個說謊,一個說愛》,大概是冬季旅人近年「最肢體」的作品。然而他的標題卻是來自語言即興的同名益智遊戲「Story, Story, Die」:玩家必須不斷把故事接龍下去,一旦出現文法或邏輯錯誤,就出局了。我們也可在作品形式中看見類似敘事結構,以不斷中斷、被打斷的動作、台詞與場景,來表達當代社會「人們渴望被渴望」的焦慮。兩個月的排練期間,分散世界各地的舞者以兩人為單位分別工作,期間透過錄音「知道彼此在幹嘛」。文本則是發展自奧文與表演者的對話——談論人們為何因著不安全感,而在他人面前演戲;記憶又是如何混雜想像,讓真實事件的每次重述,都增添些許虛構成分。

「其實一千年前的人類,在路上遇到鄰居也會美化自己的生活,說兒子娶了好媳婦、不敢說老公愛喝酒。」但是高速的網路時代,加深人際焦慮,更顯危險而病態,「比如我就曾在YouTube看到有青少女教你如何把日常生活化作IG的宣傳流量。」失速與焦慮,也因此形塑了作品強烈的身體表現。

奧文文本與肢體雙線進行的創作形式,也令人好奇他是如何和不同背景、不同專業的表演者工作。「我想我一定是被寵壞了,一直以來都是和最優秀的舞者工作,也包括好幾位來自台灣的舞者,他們細膩的動作質地讓人印象深刻!我的舞者不只是舞者,也都是好演員。」奧文說:「不管是哪個領域出身,其實到頭來都是一樣的,你得花時間認識他們,而我更在意的是人性與真誠,是否願意全然投入,讓我們看見動作內在的那個『人』」。至於如何讓作品與表演者切身相關,傳遞他們以語言、動作表現的自我聲音,「這就是我作為編舞家的責任」。

有著獨特創作歷程,常常「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到這裡」的奧文,或許一切都在童年那間易卜生成立的劇院就已命中注定。以文本與身體探索真實與虛構的邊界,捕捉兩者交錯的魔幻瞬間。在那裡,他不是一個人,他安靜觀察,他深刻理解。

註:作品以尚.布希亞(Jean Beudrillard)著作《全在之螢幕》(Screened Out)為發想,並於後續創作生涯持續探討此當代媒體現象。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Mats Bäcker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亞倫.路西恩.奧文

◎自幼和擔任服裝師的父親在易卜生所創立的挪威卑爾根國家劇院長大,劇場經歷的人生百態成為日後創作養養分。

◎17歲開始學習芭蕾,啟蒙老師為出身保加利亞、來自俄羅斯馬林斯基歌劇院芭蕾舞團的彼得.托涅夫;後被奧斯陸的國立藝術學院錄取,2001年以舞者身分畢業。

◎2018年與希臘編舞家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共同成為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首度邀請的客座編舞家。

◎2006年創立「冬季旅人」;2014年,團隊以長達5個半小時的《腔棘魚》得到挪威HEDDA戲劇大獎肯定,並同獲「最佳舞台劇本」、「最佳戲劇」及「最佳導演」提名。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2/15 ~ 2024/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