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坂本龍一(Luigi and Iango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給麻瓜的AI使用範例╱音樂篇

我聽的歌是AI寫的?從流行音樂到歌劇,人工智慧的音樂產製現場

人工智能在音樂領域已發展多時,應用上也非常廣泛。在聆聽上,AI可以根據用戶的喜好推薦個性化的播放列表,如Spotify與Apple Music等串流平台。在教育上,有使用AI技術來教授樂器演奏例如Yousician的應用程式。心理相關的Moodnotes 和Headspace中包含了使用AI生成的音樂來幫助放鬆與冥想。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AI不但能夠做音樂改編、混音、分析外,Open AI也有各式各樣生成特定風格的音樂以供使用。

現場1:歌手形象再現,滿足視覺需求

音樂的欣賞,整合了個體在聽覺、視覺、動作、認知和感性等運作。因此,除了聽覺之外,視覺也引起相當多的關注。2017年,在歌迷的期待下,利用全息投影(front-projected holographic display)技術再現已故歌手鄧麗君的倩影。與傳統平面影像不同,在音樂會中她能夠呈現立體感,並且與現場歌迷互動。隨後這項技術不但應用到了展覽、演講等,也在科幻電影、舞台表演中呈現。無獨有偶地,今年「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節目中,日本音樂家坂本龍一也將在逝世一周年後於《鏡:KAGAMI》獨奏會中「登台」。節目由音樂家本人與Tin Drum合作開發,以展覽與混合實境(MR)技術,重現,觀眾將透過穿戴裝置Magic Leap II,近距離感受大師的處見與情感。即使人像是虛擬而成,卻似乎凝結在任何歲月時空中。

2023年數位發展部與文化部合作,由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數位轉型研究院偕同國家兩廳院、拉縴人男生合唱團共同製作《向生命乾杯》5G沉浸版,則是讓指揮預先穿上裝置,在科技的協助下,透過數位轉譯與AI聲紋,即時解析出人聲的節奏、音頻、音量以及指揮的動作,讓觀眾在聲音的體驗外,同時在巨型螢幕上「看」見音樂的各種姿態。

《向生命乾杯》(洪翔煜 攝)

現場2:打造資料庫餵養AI,塑造創作者的分身

隨著AI日漸成熟,流行歌手陳姍妮於去年3月發表單曲〈教我如何做你的愛人〉,在一週後才揭曉:歌曲是她和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聯手「調教」而出。雖在發布真實內幕加上研擬報名金曲獎引起軒然大波,但不得不佩服樂曲的擬真度不僅是音色、唱法包括呼吸、抑揚頓挫等都十分到位。

西洋古典作曲家突破不了「第九」交響曲的魔咒的大有人在,貝多芬也是其中之一。在著手第十交響曲不久,他便離開了世界,於是除了零星的音符加上筆記之外,什麼都沒有。當然兩百多年來,也有嘗試接續譜曲的勇士,但引來的只有狗尾續貂等罵名。直到2019年,這個貝多芬給大家出的謎題,才由AI挺身接招。來自奧地利的卡拉揚學院(Karajan Institute)主持人羅德(Matthias Röder)集結了一群音樂學家、作曲家、AI 科學家、歷史學家,嘗試將手稿裡找到的蛛絲馬跡、貝多芬慣用的作曲規則與技巧等餵給AI,讓它不斷精進。18個月的成果,歷經人腦的修補及專業學者的考驗後,2021年10月9日終於在貝多芬出生地波昂(Bohn)首演,慶祝作曲家250歲冥誕。

專欄廣告圖片
《逐流人生》(Manfred Vogel 攝 phase7 提供)

現場3:第一部AI歌劇的產生,反問「我是誰」?

由19世紀浪漫時期德國作曲家、劇作家華格納所倡導的美學概念「整體藝術」(Gesamtkunstwerk)如今也由AI來實踐。2022年9月德國的德勒斯登森柏歌劇院(Semperoper)首演了全球第一部由AI所創作的歌劇《逐流人生》(Chasing Waterfalls)。這部作品由來自柏林的多媒體團隊phase7,藝術總監貝雅(Sven  Sören Beyer)所主導。劇本、音樂、演奏皆用AI生成,再由作曲家、演奏家等預先或現場調節。AI歌聲是透過女高音及兒歌進行訓練產生,現場指揮與AI融合,並且因應劇情時而由指揮、時而由AI主導。就像一般的演出那樣,每場表演都有些差異性。

之所以如此命名,原因是虛擬世界不斷流動、難以捕捉。故事始於主角要登入電腦,卻被質疑為機器人,經過無數次的身分識別才證明自己是真實的人類。因此這個以AI創造,卻又反思AI的討論,衍生出「我們到底是誰」的議題,掀起一番討論。

確實,成長在數位世代裡,一個「我」擁有Facebook、Instagram、X、WeChat、抖音、小紅書……幾乎是平常不過的事,然而,哪個帳號扮演的才是真正的「我」?就像任何一部智慧型手機,內部就有多個應用程式正在運行一樣,我們有太多決策,不自覺地交由AI完成。但不可否認的,技術的探索是表演藝術發展始終不可或缺的一環。面對AI的浪潮所產生的影響,我們該思考的是如何促使人類不斷提升自身的力量,善用AI來輔助工作。畢竟,虛幻美麗的背後,可能是危險的深淵。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3/26 ~ 2024/06/26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