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振計畫:拍頻」透過傳統樂器,探索聲音的藝術。(林育全 攝 一公聲藝術 提供)
音樂 一公聲藝術「共振計畫:拍頻」

「挖掘」木魚與鑼 探索各事物間的「拍頻」

2024TIFA 一公聲藝術「共振計畫:拍頻」

2024/4/12~13  19:30

2024/4/13~14  14:30

2024/4/14  11:0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一進到排練室裡,林林總總的「木魚」及「鑼」映入眼前,大到一百多、小到十幾公分的體積,上百件的數量教人咋舌,發出的各種聲響也令人驚豔。一公聲藝術的新計畫「共振計畫:拍頻」,就即將用這兩種台灣傳統在地工藝製品作為樂器,探索聲音的藝術,找出人與樂器之間的各種相互關係。

從2021年以木魚為共振計畫做到現在,跑過木魚工廠少說也有50趟了!賴奇霞與林煒傑兩位主創者回憶:最初看到做木魚的影片,兩人隨即抱著熱情前往拜訪。身為擊樂家與作曲家的他們,體驗的全是西洋音樂的視角,直到了工廠才真正發現,原來一向被視為法器的木魚,竟然有那麼豐富的聲音美感。對他們來說,原本最直接的就是辨識音高,然而工藝師一邊敲一邊調整木魚,那個聲音的悶響度、明暗度、漏音等音色,卻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的。鑼也是,敲完之後的尾音長度、泛音、嗡嗡聲等,都能夠經由師傅的手藝調整。在跟他們討教過後才知道可以有那麼多變化,頓時拓展了他們的耳界,而且一頭埋進去。

「共振計畫:拍頻」的排練場中,可見林林總總的木魚及鑼,數量高達百件。(一公聲藝術 提供)

賴奇霞笑著說:「有時師傅認為聲音不好,應該要被淘汰的,卻剛好讓我們找到不同演奏形式,產生出不一樣的音色。」而對林煒傑來說:「師傅的『調音』不是那麼科學,卻是我們無法體會的經驗。所以他們說的『高』也許是我們的『宏亮』。在多次溝通後,才慢慢找到互相理解的方式。」

這也許就是計畫主題「拍頻」產生的源由。「拍頻」原為聲學名詞,指的是兩個音交互作用產生的干擾效應,尤其是當音頻接近時,兩者之間就會出現快速的震盪效應。賴奇霞將這個效應轉譯為「脈動」的節拍,在樂曲的開展中,有時混亂、有時同步變化中,就用鑼與木魚的各種方式詮釋。她說:「我們想的並非一般熟悉的音樂形式,而是用『聲音的組織』來表達合不合拍頻的過程,以及使用木頭與金屬兩種材質,將它從小到大之間探索所有的概念。」

專欄廣告圖片
一向被視為法器的木魚,其實有著豐富的聲音美感。(林育全 攝 一公聲藝術 提供)

然而如何用樂曲來表現?除了在創作之前,必須要花更多時間認識不同木魚及鑼的聲音與性能,例如敲擊正面、側面,或是用另一手摀住開口等輔助,還有使用不同的棒子打擊和突破慣有的演奏模式等。當然,樂譜上也必須設計不同的符號或數字來呈現。不過,林煒傑卻也道出了他與眾不同的創作方法:「是這些木魚告訴我要怎麼寫曲子的!」這意味著創作並非如傳統那樣,用鋼琴上有限的88個音譜曲,而是依循著這些大小「樂器」們的聲響、特質、生命力等等,在適當的鋪陳中「給它們一個對的時間與場合表現出來,展現漂亮的聲音。」

此外,他們還使用音響喇叭、震動喇叭和自動聲音裝置等,「也許擴大細微的聲音,讓它在空間擺盪,作為樂器與空間的連結。」賴奇霞想像著,讓整個實驗劇場變成一個大木魚,觀眾面朝外在中間被演奏者包圍,「雖然看不到後面,但我們想讓聲音是環繞、來自四面八方,不再只是鏡框式單向來的聲音。」

藉著傳統工藝師傅發現了太多有趣的聲響,但團隊緊扣著拍頻的主題,讓樂手演奏震動的樂器,產生一定的共鳴,再傳到空間震動觀眾的耳朵。玩的不僅有聲音,還有拍頻產生各種環環相扣的速率感。就像他們的比喻:每一個人帶著不一樣的速率來到演出場域,有的很急、有的時間充裕。歷經慢慢地調頻到一樣的速度,忽而又亂掉、忽而又朝向一起……如此人與人、人與空間無限循環,沒有開始、也沒有真正的結束。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3/22 ~ 2024/06/22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