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寻找台湾爵士乐/台湾的爵士

从城市庆典到在地爵士教育

台中爵士音乐节演出现场。 (台北爵士大乐队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过去,爵士乐对一般来说人来说是外来乐种,也是新潮、时髦的象徵。即使向往,也得从电视台、夜店、酒吧、唱片等管道才能听到,让人感觉遥不可及。但近年来,爵士乐的蓬勃对比以往,已不可同日而语。除了受到台湾经济发展影响,爵士酒馆的增设、经营者的眼光、专业听众的累积等都交互影响,再深究其竟,则得归功各地爵士乐节、社团、音乐营等多年耕耘。

音乐节带入一波一波的人流

透过举办艺术节来提升城市、地方或场馆形象,藉此累积人文素养,是欧美国家行之有年的模式。近10年来,台湾各地有数不清的艺术节举办,以爵士乐为名的更是不遑多让。作为首善之都,「台北爵士音乐节」的历史由来已久,早期承办单位及名称都有过更迭,改由台北市文化局主办后,至今即将迈入第15年。除了有主场的大安森林公园大型户外音乐会外,更延伸到内湖、中山、天母等公园举行的中型演出,让独特的都会光景与爵士乐交互辉映。

「台中爵士音乐节」则创立於2003年,现已成为全台最热门的节庆活动之一。最早的活动场地是丰乐公园、逢甲夜市、天津路商圈、台中公园,2005年后则固定於市民广场周边。由於草悟道小舞台可让乐手与观众近距离互动、舞台前草地亦提供民众席地而坐,加上现场不需门票降低门槛、高级饭店摆摊与促进美食创意文化等因素,每年吸引高达百万人次参加。如此大规模人潮不仅造就了所谓的「野餐文化」,更引起诸多观光相关的讨论与学术论文研究。

同样在2003年,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揭开序幕。将爵士音乐会搬上古典音乐殿堂,此举对台湾来说有划时代的意义,昭告爵士乐走进经典。虽然最初仅以几场音乐会包装,然而10多年来从大厅、小厅、户外广场大型免费演出到邻近酒馆的小型沙龙,让爵士乐音符处处飘扬。舞台上,邀请的国外演奏家皆为一线巨星,而国内顶尖乐手也从演奏厅的小场次到近年组成「节庆乐团」迈向大厅,可见实力与受欢迎的程度皆与日俱增。

从2017年开始,「夏日爵士派对」以主题来设计音乐会概念,例如巴西、拉丁、路易.阿姆斯壮等,让乐迷们在聆听之余,更能有知识上的收获。值得一提的是,国际级演奏家来台,在打歌目的下,曲目多半来自他们的新专辑。然而为了让自己土地上的声音被听见,在每年的「两厅院夏日爵士节庆乐团」的节目中,除了安排原汁原味的本地乐手上阵演出之外,国际知名爵士乐作曲家与小号演奏家摩斯曼(Michael Mossman)更是年年搭配主题改编、创作乐曲,由节庆乐团首演。

事实上,无论是台北或台中的爵士音乐节,在演出之外皆有爵士乐教育推广的深耕。例如在台北有讲座、工作坊等系列活动;台中除上述之外,更举办比赛、校园推广等加强爵士乐的培育。

2019两厅院夏日爵士户外派对上,由爵士菁英大乐团演出。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结合音乐节演奏家 投注音乐营集训

爵士音乐节的开办,吸引愈来愈多人爱上爵士乐,然而在当时,爱好者即使众多,大多却只能止於欣赏。乐迷想要跨进门学习,也找不到入口,更遑论呼朋引伴一起「玩」乐器。综观国际,许多一流学院音乐系都有爵士科系的成立,反观台湾,却连基础课程都没有开设。为此,两厅院找上刚学成归国的爵士小号手魏广?担任教学总监,在2008年成立了爵士音乐营。

音乐营利用每年暑假前甄选,招收学员,并且邀请名师亲自指导,在为期一周的时间将学员「灌爆」。魏广?笑著解释,营队的课程基本上就是他在纽约所学的课程浓缩。当然,学员在短时间不可能吸收两、三年的功夫,即使沮丧练不完、跟不上,却也能在过程中愈来愈明白自己所欠缺的、所想走的方向。

营队采「乐团合奏」的方式授课,若学员感受到良性竞争,会为了共好而加倍努力;迅速掌握演出技巧的人,为了要让演奏顺利,也会学习帮助别人。这种「彼此牵制」与「革命情感」,都是希望能让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成员,未来成为彼此爵士道路上扶持成长、互通有无的好伙伴。结业后,由优秀学员所组成的爵士菁英大乐团,在每年的夏日爵士派对户外广场首先登场,不仅展现成果,更向观众推荐这些新血轮。

爵士音乐营开办逾10年,课程日趋多元化,从小乐团、大乐团、乐理到后来加入的编曲、电脑音乐、音响工程,以及进阶的音乐营大师班。师资也从在地专业乐手主持,再逐年增加外籍乐手进入团队。每年依据现况滚动调整,让参加的学生有高度回流率,14年下来,早有一批从第一届参与音乐营的学生结训、出国完成学业,或是从研究所毕业,以讲师之姿加入音乐营的行列,带给这块土地更新、更多元的讯息。

李承育带领辅大音乐系爵士组乐团到学校旁的美式餐厅演出。 (李承育 提供)

培育人才 也培育爵士素养

有音乐营做基底,魏广?在2014年受邀投入东华大学音乐系爵士组的筹划,成立了台湾第一个爵士音乐主修的音乐系所。从研究所开始至今,大学部也已有了毕业生。任教的师资有活跃的爵士乐家如萨克斯风演奏家杨晓恩、低音提琴演奏家山田洋平、钢琴演奏家翁家怡、爵士鼓演奏家林伟中等,加上培育出不少年轻优秀的爵士乐手,因而名气大增。如今,想挤进东华音乐系爵士组的大门比一般古典乐还要来得竞争,成为校园中最活跃、成长最快的一个学门。魏广?观察:「以往古典音乐训练下的学生,在大学毕业后才能确定(或有机会)转修爵士乐,但现在则是很多高中毕业就决定报考爵士组,有些学生甚至大学就已经展开表演。」这现象也显示著有更多学生明确地想要早点投入学习爵士乐的行列。

在辅仁大学音乐系,萨克斯风演奏家李承育也协助爵士组的增设。他说:「国外1970年就开始爵士乐教育,相对下台湾还在初期阶段,但我们的好处在教材、教学等都有很多方法可以参考,所以能很快追上。」学校同样以研究所为开端,逐步招募的名师有爵士鼓手黄瑞丰、钢琴手曾增译、贝斯手谢智扬,还有从爵士组毕业回系上任教的吉他手李世钧等。由於学校位於北部,借地利之便,他们得以与老牌酒馆如台北蓝调产学合作,由老师们轮流带队上台,学习实战经验。学生们也积极争取爵士音乐节演出,或参与酒馆的Jam session来磨练功夫。培育出的学生目前有到澳门工作、有到大专院校教学、有地下乐团发片、也有申请国外博士班接轨国际者,成绩斐然。

不过,在现有的古典音乐系中挤进爵士乐组,无可避免的就是两者的相互拉扯与调和,毕竟系所有限的课程与资源皆得重新分配。因此在规划的同时,也需要得到教师同侪们的认可。可喜的是,在多年的努力下,已渐渐获得支持。李承育认为:「培养爵士乐演奏家的同时,某种程度也在培养音乐工作者的爵士素养。因为无论在创作、演出、甚至指挥等,都也可能有爵士的元素在其中。」

如今,爵士的种子也在台北城市科大、台南应用科大、醒吾、树德、黎明、北艺大等等学校撒下,课程分别设立在流行音乐、在表演艺术系等等名下,即使模式不尽相同,成果却已是遍地开花。回想老一辈的乐手们需要泡在酒吧环境中偷学、摸索、听不懂英文也要勉强和老外一起上台??对照当前的爵士教育场景,简直不可思议。

「我当初回国教的第一代,现在已经在国中开爵士乐团,往下扎根了。」魏广?雀跃地说:「几个学生们非常有想法,他们的现在已经远远超过我20年前的样子,我非常感动。我的存在就是要帮学生少走10年的路,以后他们也要帮学生少走10年路,那么整个环境就会变得愈来愈好。」

确实,爵士乐的发展,在众人的努力下持续往前迈进,如同魏广?转述摩斯曼所说:「爵士乐,永远是要带更多人进来,而不是使人们远离。」每一代的爵士乐手,在他得以发挥的时间轴里做到集大成,就能有所累积。爵士乐的学习,也跟舞台上的表演一样,在追寻无数外来的身影累积之后,下一步,才有余裕来谈自己的风格。

魏广?与东华大学音乐系爵士组的同学在校园中合影。 (魏广?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