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传统又创新 同步世界音乐的融合风潮 |
亚马乐团演出以犹太音乐为主,融合现代配器、唱腔及编曲,曲风充满灵魂和异域风情。
亚马乐团演出以犹太音乐为主,融合现代配器、唱腔及编曲,曲风充满灵魂和异域风情。(Daphni Leef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音乐

既传统又创新 同步世界音乐的融合风潮

以色列亚马乐团「盛满繁星」

以色列的亚马乐团将于四月中首度访台,呈现难得一见的当代犹太音乐。两天的节目将分别呈现传统与当代以色列歌曲,与各地犹太民族的音乐(叶门、塞法迪犹太民族等)。尊重传统也勇于创新的亚马乐团以迷人独特的音乐曲风征服世界各地的音乐节,宜东宜西的器乐演奏和音乐风格的混搭诠释,让乐迷目不转睛、悠然神往。

以色列的亚马乐团将于四月中首度访台,呈现难得一见的当代犹太音乐。两天的节目将分别呈现传统与当代以色列歌曲,与各地犹太民族的音乐(叶门、塞法迪犹太民族等)。尊重传统也勇于创新的亚马乐团以迷人独特的音乐曲风征服世界各地的音乐节,宜东宜西的器乐演奏和音乐风格的混搭诠释,让乐迷目不转睛、悠然神往。

2018TIFA 以色列亚马乐团「盛满繁星」

4/13~14  19:30 

台北 国家演奏厅

INFO  02-33939888

将于四月访台、来自以色列的亚马乐团(Yamma Ensemble),演出以犹太音乐为主,融合现代配器、唱腔及编曲,使其曲风充满灵魂和异域风情。除了独特的中东风情音乐外,亚马乐团亦致力于其他各地犹太少数民族的曲调,包括叶门、巴比伦、塞法拉与哈西德犹太歌曲及音乐等,以呈现这些传统音乐代代相传的迷人样式及节奏。走遍世界各地音乐节的亚马乐团可说是战功赫赫,大小演出不计其数。

尊重传统、勇于创新

亚马乐团的主唱塔雅.索兰(Talya G.A Solan)同时也是以色列独立音乐人、作曲家及制作人,才华横溢。她的唱腔表情丰富多彩,独特嗓音搭配层次丰厚的部落吟唱,诠释出犹太人千年的悲喜哀愁。在索兰的音乐里,多元文化及传统曲调的广泛运用已不足为奇,多种语言的使用也是此乐团的特色之一。索兰曾说她喜欢希伯来文,因为那是她的母语,同时她也对拉迪诺语(编按)有特别的情感,因为那是她祖母的语言,也是家族的根。

乐团成员还包括了其他三位:负责管乐的约尼.卓尔(Yonnie Dror)来自耶路撒冷,是一个同时擅长东西方管乐的吹奏者,他使用的乐器包含杜读管(Duduk)、纳伊(Nay)、羊角号角、单簧管、萨克斯风、长笛等。阿希夫.巴哈尔 (Aviv Bahar)则专精于东方的民俗弦乐器,包括火不思(Komuz)、乌德琴(Oud)、西塔琴等,同时亦是作曲家的巴哈尔作品风格深受波斯、库德族及土耳其音乐影响。生长于以色列罗什平的努.巴.戈林(Nur Bar Goren)擅长中东敲击乐,包括中东鼓、中东铃鼓、箱鼓、框鼓。阿弗里.波罗谢夫(Avri Borochov)则被公认为一位当代十分多才的低音提琴手,是乐团里不可或缺的低音声部支柱。

亚马乐团为什么在欧美世界各地如此受欢迎?其实与他们尊重传统、勇于创新,创造出迷人独特的音乐曲风有很大的关系。他们的作品涉猎古乐、民族歌谣、犹太圣乐与俗乐,呈现了温暖又充满异国情调的中东风情。而且他们在乐器的使用上更展现了跨界音乐精髓,例如在首张同名专辑中使用了中亚惯用的弦乐器「火不思」,这个只有三条弦的乐器音色丝细却带有铿锵的金属声,无论独奏或伴奏皆展现了丝路沿线深藏的文化底蕴。另一个常用于中东、非洲东部和北部的乌德琴也是亚马乐团主打乐器之一,这个被喻为欧洲鲁特琴和西域琵琶前身的弦乐器在团员巴哈尔类吉他风格的演奏下,为传统曲调注入了一股新面貌,这亦是横跨东西桥梁的接点。吹管演奏家卓尔惊人地将西洋单簧管吹奏成好似杜读管般的温婉细致,音节转折和乐句诠释让人不禁想多看两眼,他真的是在吹奏单簧管而非杜读管吗?欧美乐迷被这些宜东宜西的器乐演奏和音乐风格的混搭诠释,逗弄得目不转睛、悠然神往。

多元跨界的世界音乐风潮

近年来,愈来愈多艺术家、音乐家和乐团尝试多元跨界的音乐元素,以挑战自我、接近听众。较为出名的音乐家如西班牙音乐家Fabiano do Nascimento在最新专辑里将吉他演奏融合了亚马逊元素的节奏、音效,加上长笛、萨克斯风的音乐旋律,带领听众悠游了一趟热带雨林的迷人美好。另一支来自北非马利共和国的摇滚乐团,他们在九○年代内战的迫害下离开家园,运用马利传统节奏和曲调,结合蓝调和摇滚,演奏和反映出不畏强权的撒哈拉精神。Bokanté亦是堪称世界级组合的乐团,主唱使用了克里奥尔语和法语将加勒比海的热情带入音乐;打击乐手之一的安德睿.法拉利是来自瑞典的打击兼贝斯手,融合了北欧寒冷国家的特有风格,加上另外一位来自日本,也是葛莱美奖得主的打击乐手小川圭太,将热带寒带的相辅及西方东方的相成,完美搭配,颇有太极之意。马友友的丝路乐团应该是台湾听众较为熟悉的跨界乐团,团员们亦是来自世界各角落的音乐家齐聚一堂的漂亮呈现,他们相互学习来自不同国家的音乐,以每位团员各自国家的民族音乐为主,轮流互为伴奏,结合出独特的世界大熔炉曲风。跨界音乐迷人之处在于「音乐无国界」,世界大同的概念或许在战火纷飞、意见相左的民族和国家中无法实现,但是在音乐的领域上,乌托邦这件事已正在发生!

这次两厅院主办的TIFA台湾国际艺术节邀请到亚马乐团实在是台湾乐迷一大福音,两天将带来两组不同的节目,四月十三日为传统与当代以色列歌曲、四月十四日为各地犹太民族的音乐(叶门、塞法迪犹太民族等),亚马乐团要将充满中东风情的曲调和独特的犹太乐音带到大家面前,让乐迷不必到以色列去寻找他们的足迹,却可以在国家音乐厅一窥希伯来音乐的神秘面纱。

编按:又称作犹太-西班牙语(西班牙语:djudeo-espanyola)、Judezmo、Espanyol、Spaniolit等,是一种源自于中世纪西班牙语的罗曼语言,身为犹太后裔使用的语言,拉迪诺语融合了希伯来语和亚拉姆语,尚受到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和少部分希腊语等语言的影响。(参考维基百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犹太音乐  千年流变

犹太音乐是犹太人千年文化演变下产出的特有旋律和曲调。这样的音乐基本上分为两种,一是传统的宗教音乐,可以在会堂和自家中祈祷时唱诵,使用语言以希伯来文为主;另一种则是俗乐「克莱兹梅尔」(Klezmer),在希伯来语中Kley意指乐器,Zemer则代表歌曲,整体的意思为犹太音乐家。克莱兹梅尔音乐一般多在喜庆场合中演奏,且以各种形式的舞曲居多。除了小提琴、单簧管和手风琴等乐器演奏外,曲调多半以意第绪语(Yiddish,一种混合德语和希伯来语的犹太语言)发音唱诵。

犹太音乐起源于圣经时期,不同的节奏型态和曲调调式在各地的犹太社区中逐渐发展形成。十九世纪开始,宗教改革使得犹太圣乐走向古典时期乐曲风格。而俗乐的发展则是由丰厚的犹太文化和其复杂的历史演进而来,使用的乐器多元,语言多样,似乎已经看得到色彩缤纷的混搭音乐风格。梁启慧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