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演出面面观 |
台中国家歌剧院的演出乃进口西班牙拉夫拉前卫剧团制作,由于剧团的特殊性,购买他们的制作,必须连同舞台工作人员(台前幕后皆有)及相关特殊道具一同购买。
台中国家歌剧院的演出乃进口西班牙拉夫拉前卫剧团制作,由于剧团的特殊性,购买他们的制作,必须连同舞台工作人员(台前幕后皆有)及相关特殊道具一同购买。(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回想与回响 Echo

歌剧演出面面观

由两个《莱茵的黄金》谈起

由NSO近年来的歌剧制作成果,可以看到,国内已有基本长年定期演出歌剧的能力,缺乏的是相关艺术政策的配合,若有整体的适当规划,NSO的歌剧制作可以轻松地巡回北中南三地演出,去芜存菁,逐年建立歌剧制作剧目,朝向全国式的定目剧院运作,将购买他国制作的经费投资于国内,才能累积出可传承的成就,「国家」级「歌剧」院的成立方有艺术文化发展上的意义。

由NSO近年来的歌剧制作成果,可以看到,国内已有基本长年定期演出歌剧的能力,缺乏的是相关艺术政策的配合,若有整体的适当规划,NSO的歌剧制作可以轻松地巡回北中南三地演出,去芜存菁,逐年建立歌剧制作剧目,朝向全国式的定目剧院运作,将购买他国制作的经费投资于国内,才能累积出可传承的成就,「国家」级「歌剧」院的成立方有艺术文化发展上的意义。

华格纳歌剧《莱茵黄金》

9/30、10/2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华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前夕《莱茵的黄金》

10/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今年九月卅日,台中国家歌剧院以演出华格纳《莱茵的黄金》(编按)正式开幕,同一制作于十月二日再次演出。一个月之后,十月卅日,台北国家音乐厅也演出《莱茵的黄金》。华格纳的这一部歌剧于一个月内分别于台中及台北先后演出三场,或许给予人们「台湾的天空突然很华格纳」的错觉,但也显现出「国家」级「歌剧」院营运多年来的特殊现象,值得省思。

一部歌剧 展现两种经营模式

台中国家歌剧院的演出乃进口西班牙拉夫拉前卫剧团(La Fura dels Baus)的制作,于二○○七年四月廿八日在西班牙瓦伦西亚苏菲亚艺术宫(Palau de Les Arts Reina Sofía de Valencia)主厅剧院首演(注1)。不同于一般对于剧团的认知,这个剧团为一个纯制作团队,并无演员,有其独特的剧场诠释风格,成立四十年来,已建立了国际知名度。《莱茵的黄金》系它为苏菲亚艺术宫制作的华格纳《指环》四部全本制作(注2)的第一部。由于拉夫拉剧团的特殊性,购买他们的制作,必须连同舞台工作人员(台前幕后皆有)及相关特殊道具一同购买(注3),但是歌剧演出最重要的歌者、指挥与乐团,拉夫拉剧团就无法提供了。台中国家歌剧院的演出,音乐部分由吕绍嘉指挥国家交响乐团(NSO)担纲,歌者则邀请国内外歌者参与。

台北国家音乐厅的演出为纯音乐会形式,由葛济夫(Valery Gergiev)带领俄罗斯圣彼德堡马林斯基剧院团队上场,所谓「团队」包含了乐团及歌者。一般而言,以音乐会形式演出的歌剧,通常是较不为人知的作品,华格纳《莱茵的黄金》自然不是。并且,马林斯基剧院早在二○○三年已经完成了全本《指环》制作,并于二○一三年发行录音。该制作亦已多次外销至他国演出。可以想像的是,葛济夫应该期待也能将该制作搬到台湾演出。如今仅以音乐会形式展现,应缘于许多主客观因素的考量。

首先,舞台演出不似音乐会,必须要有一定的时间装台、诸多测试,即或是同一批歌者,由于各舞台的尺寸不同,走位依旧需要排练。马林斯基剧院来台演出的主办单位为经纪公司,抛开购买布景的费用不提,经纪公司本身没有场地,必须租用多日的场地使用,其中大部分用来排练,档期是一个问题,成本是另一个问题。既然花下大本钱,不可能只演出一场,但演出两场以上,观众是否足够?都是必须思考的实务问题。另一方面,歌剧演出的主体在于音乐诠释。诚如萧伯纳的名言:「每次欣赏《指环》,我总还是喜欢坐在包厢后面,舒服地躺在两张椅子上,双脚抬高,只听不看。」(注4)经验过马林斯基剧院音乐会形式演出《莱茵的黄金》的听众,必定会认同这个说法。绝大部分的听众没有萧伯纳那么熟悉华格纳作品的功力,但仅是耳听音乐、眼观乐团与歌者,耳眼脑并用,也自然做到了华格纳对听众的期待:经过思考,才能进入艺术,留下印象。并且,虽然是音乐会,许多歌者们丰富的舞台演出经验,让他们伴随歌唱的自然肢体语言,带领听众一同入戏,领会华格纳音乐惊人的音乐戏剧特质。

两场演出 音乐高下明显可见

马林斯基剧院《莱茵的黄金》几近完美的演出,绝非偶然,主因在于这个团队来自一个「定目剧院」(Repertoire Theater),亦是德语区及东欧国家剧院主要的运作模式(注5)。这一类的剧院除行政人员外,有专属的乐团、独唱歌者班底(emsemble)、合唱团、舞团、舞台技术人员,及前后台工作人员,部分大型剧院甚至有自己的话剧团;换言之,一个剧院即提供表演艺术界数以百计的各式专职工作。当一个新的制作(含歌剧、话剧、舞蹈)完成后,除非特别不讨喜,总会演上多年(注6)。长期下来,硬体部分的服装、道具的成本几已摊平,演出者以剧院编制内人员为主体,陆续新陈代谢的过程,代代相传,孕育出剧院本身的特质。各个剧院随时可以推出数十部的制作,才能在演出季中,每晚搬演不同的作品。以这些制作为基础,尚可邀请巨星级歌者与指挥参与,以艺术节的方式运作(例如慕尼黑巴伐利亚国家剧院每年夏天的艺术节),尚可输出制作至他国,不仅带来额外的收入,亦是跨国艺术文化交流的一个可能。如此的运作方式让剧院有了生命,甚至建立品牌,而不再仅是一栋造价不菲的建筑。

以这个概念来看一个月内的两个《莱茵的黄金》演出,当可看到,在音乐上,马林斯基剧院的演出之整体感明显胜出,主因在于指挥与乐团、歌者之间的默契绝佳,整场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歌者中,老手、新秀对乐谱娴熟度的差异明显可见,但在团队带领下,新秀的快速上手是可预期的。相对地,台中国家歌剧院的《莱茵的黄金》,舞台热闹,吕绍嘉棒下的NSO表现出一定的水准,但对场地的音响效果掌握尚在磨合中。演出中,不时可感受到,指挥意图做出的音乐诠释,歌者不一定能跟随,让音乐效果打了折扣,殊为可惜。

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下辖国家两厅院、台中国家歌剧院、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与国家交响乐团,前三者是演出场地,第四个才是表演团队。由NSO近年来的歌剧制作成果,可以看到,国内已有基本长年定期演出歌剧的能力,缺乏的是相关艺术政策的配合,若有整体的适当规划,NSO的歌剧制作可以轻松地巡回北中南三地演出,去芜存菁,逐年建立歌剧制作剧目,朝向全国式的定目剧院运作,将购买他国制作的经费投资于国内,才能累积出可传承的成就,「国家」级「歌剧」院的成立方有艺术文化发展上的意义。

注:

  1. 该制作的另一个共制单位为佛罗伦斯五月节(Maggio Musicale Fiorentino),原因应在于指挥梅塔(Zubin Mehta)当时和两个单位都有著良好的合作关系。若一个制作于规划时即为共制,会将不同共制单位的演出场地一并列入规划考量。
  2. 其他三部亦于2007、2008年制作完成并首演。全本制作于2008、2009苏菲亚艺术宫的地中海艺术节(Festival del Mediterrani)整套演出,由梅塔指挥。
  3. 购买制作亦可依制作理念自行制作布景及/或服装。
  4. 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著,林筱青/曾文英译,《《尼贝龙根的指环》:完美的华格纳寓言》,台北(信实)2013,24。萧伯纳紧接的话语,对今日的歌剧「观」众而言,或许会引起被打脸之感:「事实上,如果一个人想像力不足,得靠昂贵的布景来帮助他看戏,他就省了吧。他若真没有想像力,也不会去看戏。」
  5. NSO前后任音乐总监简文彬与吕绍嘉对于如此的运作模式皆有亲身体验。
  6. 笔者于1980年代于德国海德堡求学时,邻近的曼海姆(Mannheim)国家剧院上演的华格纳《帕西法尔》Parsifal制作,年岁几与笔者相若,即为一例。

 

编按:台中国家歌剧院的宣传露出名称为《莱茵黄金》,为求统一,此文中均称《莱茵的黄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