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现况焦虑 面对历史记忆 |
《近未来的交陪》展览现场。
《近未来的交陪》展览现场。(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第十六届台新艺术奖系列之一

面对现况焦虑 面对历史记忆

关于第十六届台新艺术奖与得奖作品

总结二○一七年的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作品,第十六届的台新艺术奖选出了三项大奖,并于六月二日举行颁奖典礼。这次的年度大奖是由龚卓军领军的策展团队策划的《近未来的交陪》夺得,视觉艺术类大奖由艺术家姚瑞中的个展《巨神连线》拿下,布拉瑞扬舞团《无,或就以沈醉为名》则获得表演艺术类大奖。决选评审刘守曜指出,此届作品大体呈现两个面向:一是对于现况的焦虑,二是企图解决与过去(历史)相关的记忆。

总结二○一七年的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作品,第十六届的台新艺术奖选出了三项大奖,并于六月二日举行颁奖典礼。这次的年度大奖是由龚卓军领军的策展团队策划的《近未来的交陪》夺得,视觉艺术类大奖由艺术家姚瑞中的个展《巨神连线》拿下,布拉瑞扬舞团《无,或就以沈醉为名》则获得表演艺术类大奖。决选评审刘守曜指出,此届作品大体呈现两个面向:一是对于现况的焦虑,二是企图解决与过去(历史)相关的记忆。

第十六届台新艺术奖颁奖典礼,于六月二日午后举行,公布了包括视觉艺术奖、表演艺术奖及年度大奖等三项得主,分别是:姚瑞中个展《巨神连线》、布拉瑞扬舞团《无,或就以沈醉为名》和二○一七萧垅国际当代艺术节——龚卓军及协同策展团队陈伯义、陈宣诚、陈盈瑛、黄琼莹的《近未来的交陪》。

本届包括主席王嘉骥的国内外七人决选团分别是:法国庞毕度艺术中心的凯萨琳.韦尔(Katherine Weir)、日本TPAM横滨国际表演艺术会议总监丸冈广美(Hiromi Maruoka)、香港剧场导演邓树荣等三位国际评审,以及台湾代表黄海鸣教授、刘守曜导演和自去年初即担任提名观察人的林于竝教授。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也特别在颁奖典礼后的连续两日,举行「国际决选会客室」与「评什么?——台新艺术奖得奖作品之我见」,邀请其中六位决选委员,分享他们自己的国外经验、创作发展和亚洲当代趋势,也能以较轻松的方式,在煎熬且冗长的多日评选会议后,聊聊关于得奖与未得奖作品的所思所见。

年度大奖:《近未来的交陪》

龚卓军及协同策展团队陈伯义、陈宣诚、陈盈瑛、黄琼莹

黄海鸣教授在讲座中提到,今年其实不只有这件作品是以策展团队入围,而这样的趋势也稍稍左右了大家在思考年度大奖的方向。龚卓军及协同策展团队的《近未来的交陪》是个「以研究为基础的长期合作型计划」,无论是从二○一五年的《交陪艺术志》或一六年的《艺术观点ACT》专辑「交陪影像:台湾摄影史的民俗志」及与台北双年展合作的「交陪X摄影论坛」,皆将此以台南「交陪境」之传统而生、「以台湾文化为基础,塑造一个从在地展开的方法学」所有相关箭头瞄准了二○一七年萧垅文化园区「当代艺术与信仰艺术展」此目标,而那成果便是《近未来的交陪》。

《巨神连线》姚瑞中个展现场。(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所谓的交陪境,源于自发性社区组织「联境」,便在尔后转换为「以庙宇宗教为界面,联系邻里情谊、讯息交流互通的街境信仰交流组织」,以此为据,整个《近未来的交陪》便以「关系网路」作为基础,跨越了各种不同的艺术创作领域、交流平台,展览的地点与场域也从室内延伸至户外装置,总展期时间近半年,企图呈现出传统文化与当代艺术的「对视感」。集结了卅八组国内外艺术家,展示内容包括庙壁画作、巨幅门神、庙牌木雕,以及摄影、建筑、录像、档案、纸艺、互动装置等不同作品。黄海鸣认为,龚卓军与团队加上台南市文化局公部门和民间团体的串连,使得这个作品内内外外「涵盖的范围极广、规模极大」更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力」。

龚卓军在受奖时曾言:「我自己是养成于解严前的一代,然而在解严之后,我们已经没有可以相信的东西了,除了学校的升等、除了房地产、除了资本,还有什么是我们可以相信的呢?」他说,自己之所以会开始走入这种类似精神地理学的方法里面,是因为「在四十岁后,我一直问我自己:『有什么是我可以再去相信的?』『我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跟这片土地有所连结?』其实我自己是不相信我能做到的。」决选评审刘守曜在座谈中也提及,他观察到此届作品大体呈现两个「有趣的」面向,一是对于现况的焦虑,二是企图解决与过去(历史)相关的记忆,而龚卓军之言,对于刘守曜来说,「虽然他也是在处理这一种焦虑,但我觉得他选择了『正面迎击』,我相当赞成这个态度,就是我们来做些什么吧!来正面迎击这些事情,看看自己能够从中做出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一个让我可以相信的东西。」

视觉艺术类大奖:《巨神连线》姚瑞中个展

上台致词时,龚卓军一开口就谦逊地说,其实姚瑞中得奖就已经是对于《近未来的交陪》的肯定了,因为《巨神连线》原是萧垅艺术节的众多作品之一。在《巨神连线》里,姚瑞中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环岛造访二百卅余座庙宇,拍摄全台各地的巨大神像,并以「世俗化的神」为概念,企图捕捉这些又高又大的神佛们在现实环境中的状态,及其被背后所隐隐透露出的信徒想望和人心空无。「盖这个大神像背后,都是有一套经济逻辑跟宗教逻辑在后面运作,不是那么单纯只是为了传播『善』而已。」姚瑞中在艺术家访谈里提到,这些神像成了人们的执著和投射的对象,拜像、拜人而不求法,愈趋「唯物,而非唯心论了。当然,那跟这个社会和这个岛屿的乱象有关。」

布拉瑞扬舞团《无,或就以沈醉为名》。(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在 TKG+ 的个展中,姚瑞中除布置三面、三排的巨神摄影作品,也将影像记录转为犹如神龛绘画般的三频道录像装置,并配上由陈懋璋重制混音的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的宇宙电波,形塑了独特的氛围。黄海鸣也述及,当这样的声音加入了展览之中,「我觉得更能体现台湾神庙的串连,它好像是一个问题的显现,而当它们聚集在一起时,却也形成了非常大的能量,也会反过来对于民众有了影响。」

表演艺术类大奖:《无,或就以沈醉为名》

布拉瑞扬舞团文化基金会

二○一七年二月因行政院原民会所公布「原住民族土地划设办法」使原能达成共识的原则变更,将私人土地排除在传统领域之外,而开始夜宿凯达格兰大道的原民抗争行动,直至今日,巴奈仍继续数著四百余个日子。在云门剧场里,持续找寻路径回归原乡的布拉瑞扬和舞者们,邀请了廿六年前曾参演林怀民《九歌》一作中的三位原民「天后」:Senayan、Muagai 和 Ivi 一起同台,透过歌者与舞者之间的偶发互动、即兴即席的聊天叙事,「试图使观者进入三位的生命史」,同时也不自觉地升起了「没有人是局外人」的意识,自然且巧妙地模糊了表演、观看、参与的距离。

刘守曜特别指出,在舞作中有女歌者Senayan被男舞者团团包围的一个片段,「他们不经意地去碰触她、压迫她、扯她,」而歌者继续吟唱,「编舞家采取了这样的策略,让她变得反而没有在表演了,而是就在现场,持续去抵抗这些力量。」他接著说明,「我们在外部看来,这个表演者她鲜活了起来——这其实是我们一直在表演当中试图追求的东西。而这种『鲜活』,也让在场的观众,从旁观者变成了『目击者』,你甚至会去关心她是不是受伤了。」于是,就这部分而言,刘守曜也评论:「单单以一个剧场作品来看,它即有它存在的价值。」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