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爱乐与大都会歌剧院 从新乐季看未来 |
大都会歌剧院扶正聂切-瑟昆(图)提前两年接掌音乐总监。
大都会歌剧院扶正聂切-瑟昆(图)提前两年接掌音乐总监。(Jonathan Tichler 摄 大都会歌剧院 提供)
纽约

纽约爱乐与大都会歌剧院 从新乐季看未来

纽约在地最受瞩目的两大音乐团体——纽约爱乐与大都会歌剧院,近期都宣布了新乐季(2018/2019)的节目,前者的领导班底全新上任,在地人不太熟的新音乐总监与卷土重来的新总裁,透过「在地性」的节目安排要与纽约人拉好关系;后者则因领军四十年的列汶身体状况、性丑闻等问题被开除,新任音乐总监聂切-瑟昆提早接棒,人事更迭比节目更受瞩目。

by 谢朝宗、Jonathan Tichler | 2018-04-01
第304期 /2018年04月号

纽约在地最受瞩目的两大音乐团体——纽约爱乐与大都会歌剧院,近期都宣布了新乐季(2018/2019)的节目,前者的领导班底全新上任,在地人不太熟的新音乐总监与卷土重来的新总裁,透过「在地性」的节目安排要与纽约人拉好关系;后者则因领军四十年的列汶身体状况、性丑闻等问题被开除,新任音乐总监聂切-瑟昆提早接棒,人事更迭比节目更受瞩目。

纽约爱乐和大都会歌剧院都在最近宣布了新乐季的节目,这两个古典音乐机构都面临内外环境改变的压力,从他们对外宣传强调的部分,可以看出他们是怎样盘算未来的走向。

纽爱新乐季  与在地重新建立关系

纽约爱乐新乐季迎来新的音乐总监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和新的总裁博达(Deborah Borda),两人都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前者在纽约乐界还是个陌生的名字,第一年给人的印象会影响长久的评价;后者是在纽约不得志后去了洛杉矶大展身手,现在回锅要证明宝刀未老。但是他们面对的环境并不乐观,纽爱过去几年都有赤字,演奏厅的改建也是烫手山芋,新的乐季虽然不能立即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得要给人有一个大方向正确的感觉。

在地性是新乐季的重点,强调纽爱是纽约市纽约人的乐团,两个系列分别从音乐和观众面下手,来达到其目的。「纽约故事:我城之线」要借由音乐重申纽约是由移民建成的,将世界首演纽约作曲家茱莉亚.沃尔夫(Julia Wolfe)的新作Fire in My Mouth,这支曲子是纪念一九一一年的三角衣厂大火而作,那场火烧死了一百四十六名衣厂工人,大多数移民年轻女子,情况惨烈触发了纽约的劳工权益及职场改革运动。这个系列还将演出美国作曲家史蒂芬.史塔基(Steven Stucky)的歌剧《一九六四年八月四日》里的〈哀歌〉,及柯普兰的双簧管协奏曲。另一个叫做「爱乐之厅」的系列将有四场音乐会,每张票都只有五元,但只限教师、急难救护、公职、义工等「服务纽约市的人」所购买。这两个系列都由梵志登指挥。

新乐季还有其他系列,像是聚焦荷兰作曲家路易斯.安德里森(Louis Anriessen)、新的深夜音乐会等,但纽约乡土情成为强打主题,显示其有心要重建本地观众的关系。其实「我城之线」除沃尔夫的新作外,《一九六四年八月四日》是梵志登过去在达拉斯委约演过的作品,是受越战和民权运动启发,而纽爱这次只演出其中的一段,柯普兰在美国出生,这两个曲子与「移民」的主题都不是很密切,不得不叫人怀疑是就已经规划好的节目来套的帽子。倒是「爱乐之厅」很符合业界流行的低票价呼声,虽然目前限定的观众有点政治正确性太浓的感觉,但如果反应良好,不难想像未来会持续并针对不同族群的观众。

人事异动受瞩目  大都会改朝换代

大都会歌剧院的问题就更棘手。歌剧在表演艺术里都算极小众,大都会作为全世界演出最频繁、座位最多的歌剧院之一,固定成本居高不下,这种供需面的不平衡,是根本的问题。而近几年来又有主导了过去四十年音乐表现列汶(James Levine)的去留争议,他先是身体状况不佳不能维持应有的工作量,传闻已久的性丑闻又在「#MeToo」运动的大潮里正式曝光,大都会为了自保,不得不与他划清界线(上个月内部调查结束,以查有实据为由把他开除,列汶立即提讼,显然此事未了)。

大都会新乐季最主要的消息,因此不是演出剧码,而是人事异动,之前已经宣布「待任」的音乐总监聂切-瑟昆(Yannick Nézet-Séguin)提前两年扶正,从新乐季起正式接掌职位。

这个宣布对短期内节目的影响其实不大,因为国际级的歌剧院节目规划往往长达五年,这表示至少未来两三个季度,聂切-瑟昆只能在已定的节目里进行微调。但其象征意义就大得多,对外界来说,这显示列汶时代正式结束,一个年轻、上镜头、从不隐瞒同志身分的指挥,获得剧院全力支持,将主导大都会的未来。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