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排练场的编舞家 |
(Yi Ching Juan 摄)
焦点专题 Focus 离开排练场的编舞家

离开排练场的编舞家

文字|本刊编辑部
摄影|Yi Ching Juan
第305期 / 2018年05月号

离开排练场的编舞家,想要去哪里?想编出什么样的作品?能冒多大风险,花多少气力,去理解他者?想回答什么问题?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本期尝试跟随三位编舞家的脚步——与布拉瑞扬走进山,和陈武康跨越东南亚诸国模糊动荡的边界,随何晓玫穿越民俗祭典的人神界线——在这些广阔、陌生的田野中,试图接近他们的追寻,捕获一些意义。

离开而后重返的编舞家,「身体」作为他们最重要也最艰困的田野,是否依此产生质变仍是未知,但或许诗人T.S.艾略特会对此些漫长征途如此说道:「我们不该停止探索,我们所有的探索最终将回到我们的起点,并第一次了解这个地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