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东玉三郞观后省思 |
如坂东「女形」形式的演出,提供人们一个省思的方向
如坂东「女形」形式的演出,提供人们一个省思的方向(言午 摄)
回想与回响 Echo 回想与回响 ECHO

坂东玉三郞观后省思

为什么要颠覆身体?人人都需要吗?这样的表演艺术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又有什么关系?

文字|黄承晃
摄影|言午
第2期 / 1992年12月号

为什么要颠覆身体?人人都需要吗?这样的表演艺术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又有什么关系?

观赏了坂东玉三郞的歌舞伎表演,又参阅了《表演艺术》第一期几篇有关的分析资料,笔者认为男扮女(或女扮男)的表演,除了顚覆身体,除了追求所谓的「女形」美之外,也许还有别的意义。为什么要顚覆身体?人人都需要吗?这样的表演艺术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又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可以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二十世纪初,秘传教学(esoteric teaching)者葛吉夫(G. I. Gurd-jieff)在回答有关艺术问题时曾指出艺术的两项功能:

一、艺术是用来保存和传递确实的知识。

二、艺术是个人用来和谐发展自己的手段,以成为真正的演员,也就是真正的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会发现艺术和个人的内在密不可分。在葛吉夫的教学中,个人内在的和谐发展需要①身体、情感与理智的和谐。②本质与个性的和谐。③素质与知识的和谐。④阴(女)性与阳(男)性特质的和谐。本文只就①和④两点来讨论;而其中阴阳的看法,根本就是中国的重要、影响也深远的生命观。不论是道家、道教,还是气功、太极拳,甚至在医学中全都强调:个人身心的痛苦实源自阴阳的失调。它们也都各自发展出阴阳调和的理论与实践的方法。

而在西方的心理学中,不论古今,都更为直接了当地说:男人的里面有个女人,女人的里面有个男人;甚至说,每个人里面都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许多以男女交媾为题所创造的古代艺术品,实际上指的就是一个人内在阴阳的和谐。

在本人所负责的剧团训练中,也曾采用男扮女/女扮男的训练方式。过程中各人情况不同,但每个参与的人都会发现自己的障碍,或理智、或情感、或身体。有人一开始理智上就交战半天,和自己也和老师争论一大堆为什么。有人则是情感,理智上都已交代淸楚,没有不能尝试的理由,但就是一直犹豫无法行动。另一些人则是身体上的问题;他们的理智与情感很快就能接受,但身体做不到,怎么比划都无法摆脱自己原来的姿态。

随后,我们又进一步发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活在某种僵硬的形态里,而在其中,理智、情感与身体简直就像三个独立的生命,各有各的想法与欲望。它们时而冲突、争相为王,时而狼狈为奸、一起堕落。同时,每个独立的部分本身,也一样不和谐,充满了各种意见与态度而争执不休。

如果换个角度看这些不和谐,就能看出它们分成阴、阳两大阵容,就像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生活在我们里面,各有各的理智、情感与身体。有人的「男人」较强,有人的「女人」较强;不时又随著外在的情况改变,使得较强的部分隐退,而让较弱的部分显现。

本来,我们面对各种复杂的生活情境,就需要这种改变,有时需要阳刚,有时需要阴柔。但实际情况呢?我们做不到,不是不够、就是刚好相反。而且,通常不由我们选择,是我们里面的「男人」或「女人」自行决定的。事实上是「他」或「她」在宰制我们,我们是「他」或「她」的奴隶,我们的「我」经常不在。

让我们回头来看中国的太极图:一阴一阳和谐在一个圆当中。这圆是个范围,是规范、限制,也是纪律,是阴阳之外的第三种力量。如果没这个圆,阴与阳只会四处乱窜,只会在偶然情况下出现短暂的和谐,它们不会「自然」和谐,也不会自己和谐。对每个人而言,这第三种力量,可经由人为方式创造出来,而真正的宗教、教学或艺术,其实都是这第三种力量的显现。最后,我们还得知道,和谐有很多种,它有很多层次,而太极指的是最高层次。

对于前面提出的问题,笔者并没有具体的答案。这和生命中一切的问题一样,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人能给答案。这样的问题,答案都在自己心中,都必须从认识自己下手。

 

文字|黄承晃 剧场工作者,人子剧团团长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