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笑怒骂背后的生死课题 看比利时终极现代舞团《有关借来的人生》 |
舞者在挂钩上如一具具悬挂的尸体,渐渐坠落到地面,不断地相互推挤挣扎。
舞者在挂钩上如一具具悬挂的尸体,渐渐坠落到地面,不断地相互推挤挣扎。(白水 摄)
回想与回响 Echo 回想与回响

嘻笑怒骂背后的生死课题 看比利时终极现代舞团《有关借来的人生》

《有关借来的人生》借由舞台上的舞蹈与银幕上放映的影片,以双轨进行、虚实错置的方式,呈现出人生中介于生和死之间的吉光片羽。

文字|赵玉玲、白水
第104期 / 2001年08月号

《有关借来的人生》借由舞台上的舞蹈与银幕上放映的影片,以双轨进行、虚实错置的方式,呈现出人生中介于生和死之间的吉光片羽。

温.凡德吉帕斯(Wim Vandekeybus)是少数几位享誉国际舞蹈界的比利时现代舞蹈人物,他和尚.法别(Jan Fabre)、安.泰瑞莎.德克丝梅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并列为所谓的「法兰德斯舞蹈潮流」(Flemish dance wave)的代表人物。「法兰德斯舞蹈潮流」这名称是由一群欧洲舞蹈评论家提出的,用来称呼八〇年代崛起的一群比利时现代舞蹈家(注),并认为这些舞蹈家和他们的舞团发展出一种新的现代舞蹈形式,足以和垄断八〇年代比利时舞坛的「法兰德斯皇家芭蕾舞团」、模里斯.贝扎(Maurice Bejart)的「二十世纪芭蕾舞团」相抗衡。

相较于具有深厚传统的芭蕾技巧,这些舞蹈家由日常生活动作演化出转圈、跑、跳、冲、撞等动作技巧,乍看之下有如初学者般的朴拙粗糙,其实这些比利时现代舞蹈舞蹈家和舞团的风格殊异,在运用传统剧场元素、多媒体以及编舞手法上各自有其独特的创作方式。温.凡德吉帕斯和他的「终极现代舞团」(Ultima Vez),即是以擅长运用冲撞腾跃、攫取紧握等充满爆发力的肢体语言见称。运用舞者的本能反应,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发掘出人体纯粹的动作语汇。温.凡德吉帕斯除了编舞之外,更以录影带导演而闻名舞蹈界。

终极现代舞团二次来台,演出凡德吉帕斯二〇〇〇年的舞作《有关借来的人生》Inasmuch as Life is Borrowed…,借由舞台上的舞蹈段落与银幕上放映的影片,以双轨进行、虚实错置的方式,呈现出人生中介于生和死之间的吉光片羽。舞作采取剪接拼凑的手法,企图探讨嘻笑怒骂的人生百态背后,严肃的生死议题。

关于生命的短暂和不确定

幽暗的舞台上、翼幕旁悬挂著八只大型的挂勾,各式各样的椅子靠著斑驳的巨大墙壁。舞者缓步进场、仰望凝视,突然一名舞者冲出舞台,众人霍然跃上挂勾。悬吊晃动,有如一具具悬挂的尸体,一阵死寂中只闻铁链撞击声。许久,舞者渐渐坠落到地面。伴著像是机械运转、又像心跳悸动的强烈噪音,一组又一组的舞者不断地相互推挤挣扎,间或有舞者独自以头胸著地的姿势在地上推挤爬动。

舞者将椅子移到舞台前方,然后一字坐开观看银幕上放映的影片。影片中一个妇女在房间中待产,产前的阵痛令她哭号喘息。一群人在隔壁客厅中等待,小孩蹦蹦跳跳地抛掷玩具,老人点燃的香烟在空中画出一道道的轨迹。兴奋的父亲抱著刚诞生的婴儿,冲进空无一人的客厅,转眼间只见婴儿由幼童变成青少年、壮年,最后衰老、濒临死亡。影片转换到自客厅消失的一群人,他们抱著空罐子站在户外。突然草丛中出现一群人,他们衣衫褴褛、像狼一般地窜动跳跃。

舞台中央一个女子以夸张的姿势,大声陈述她在市场上挣扎犹豫,不知道该要买鱼或还是马铃薯。众人一字排开,应和著她的话语和姿势。同时,一个男子在舞台暗处冷眼旁观,间或评论女子的抉择。接著众人分别嘻笑怒骂地陈述生命中的片段──有人在寻找失踪的老婆,有人宣称这世界最需要的是战争,有女子将男病患的点滴导管接在自己的乳房下,向观众挤压喷水。有人骑玩具车冲向观众,最后被扮演父母角色的男女严斥制止。原本在一旁游移观望的男子也加入,唱作倶佳地演出一个看遍世事沧桑、经历各种人生际遇的灵魂。最后,一个男子向观众宣称「所以事情本来就是零,它并不存在,不管你把它切碎、翻面、摇晃搅拌。它就是空的!…」舞蹈的主题至此才清楚地呈现在观众眼前。它是关于生命的短暂和不确定性,以及在看不破生死与自身的爱恨嗔痴挣扎的众生。

寂静舞台上的张力与悸动

接下来的两段影片,演出新生儿快速老化至死亡的历程。舞蹈的下半段则是继续围绕著先前舞蹈段落和影带点出的主题。生气的女人、手淫的男子、言语索然无味的足球迷、摆出童年照片中姿势的裸男,都是延续之前众生相的场景。生命的短暂和不确定性除了显现在上述人们的言行,它也蕴涵在舞者与烟雾共舞的段落中。握著熄灭的薪火,舞者若有所思地在空中振笔疾书。不绝于缕的轻烟,屡屡被舞者跑动翻跃的动作打散。书写的轨迹和舞者奋力的舞蹈是真实的,但却像烟雾般的稍纵即逝、不留痕迹。几度舞者挂上钢丝、升到空中俯瞰台上激越的舞蹈。

生的喜悦在此时则是伴随著血液、心跳和呼吸的元素,数度显现在舞蹈中。例如;女子沉溺在行为狼一般的男子对她的崇敬中,骄傲地宣称自己为生命的起源,然而讽刺的是,她随即无力地面对心爱的人死亡的痛苦。在空中俯瞰、看似置身事外的男子,在坠落地面、衣服被剥到只剩内裤的情况下,嘶吼地以颜料在身上画出伤口,在一连串惊险刺激的撞击、跳跃和平衡动作之后,舞者的动作渐渐地趋于规律、最后变成收缩开合、类似屈身答礼的动作。此时舞台一角,一个男子全身被画上心脏和血管脉络。舞者持续一波又一波整齐的开合动作,在寂静的巨大舞台上,异发凸显出收缩的张力和悸动。

总结来说,舞者的表现惊人,令人赞叹其胆量和技巧。舞蹈和剧场机关、灯光设计以及音乐创作的结合,令人耳目一新。然而,虽然舞者和剧场设计的效果令人赞叹,舞蹈一路上反复地铺陈下来,加上编舞节奏缓慢、相同的段落运用多次。在长时间接受相似的感官轰炸后,观众不是丧失注意力,便是觉得睡意绵绵。编舞结构及节奏可以加以精简,使之更加紧凑。但是整体来说这是一场瑕不掩瑜的演出。

注:

其实「法兰德斯舞蹈潮流」作为国际上泛称比利时现代舞蹈现象的名词,有夸张扭曲的嫌疑。因为它将比利时境内说荷兰语的法兰德斯(Flanders)区域,拿来代表整个比利时,忽略了说法语的瓦隆(Walloon)区域。同时这名词暗示这些「法兰德斯舞蹈潮流」的舞蹈家和舞团,都具有一种统一的舞蹈风格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