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黑洞、黑彩虹,蔡国强造《风.影》 |
《风.影》以身体和道具表现抽象风景,以实演虚,是最让人玩味的挑战。
《风.影》以身体和道具表现抽象风景,以实演虚,是最让人玩味的挑战。(刘振祥 摄 云门舞集 提供)
舞蹈 林怀民打开门 欢迎「爆破」云门的惯性!

黑雪、黑洞、黑彩虹,蔡国强造《风.影》

当亚洲最重要的编舞家林怀民,遇上名列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位艺术家之一的蔡国强,会「爆」出怎样的火花?答案是《风.影》,一个以「黑」、「白」为主调,整场演出疾风飒飒,暨挑战云门舞者,也挑战熟悉云门套路的观众。

文字|周倩漪
摄影|刘振祥
第167期 / 2006年11月号

当亚洲最重要的编舞家林怀民,遇上名列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位艺术家之一的蔡国强,会「爆」出怎样的火花?答案是《风.影》,一个以「黑」、「白」为主调,整场演出疾风飒飒,暨挑战云门舞者,也挑战熟悉云门套路的观众。

云门舞集《风‧影》

11/25  11/28~30  12/1~2   7:45pm

11/26  12/2   2:45pm

台北国家戏剧院

INFO   02-27122102

台中市中山堂

INFO   02-27122102

三十三岁的云门,等待一次轰天震地的爆破。

对《红楼梦》、《九歌》、《水月》的印象犹深,林怀民制作完经典的「行草三部曲」后却说:「我可以不要中国题材,你可以不考虑云门风格!」他对著国际火红的华人视觉艺术家蔡国强直言。在令人眼睛发亮的崭新创作《风.影》中,蔡国强是视觉创意总监,他搞爆破、出点子、丢创意,然后验收云门技术团队的成果。这勇于迎向轰炸的制作群,包括舞台设计林克华、灯光设计张赞桃、音乐设计梁春美与沈圣德、道具设计洪韡茗,当然还有林怀民。蔡国强形容:「云门敞开胸怀,开放平台,让我大玩一场;林怀民则是门户大开,让自己消失在风中。」

蔡国强的无限创意,挑战云门的舞蹈惯性

风,与影,是这次舞作的主题。以身体和道具表现抽象风景,以实演虚,是最让人玩味的挑战。风,舞台上戴著墨镜、背插武生长靠的舞者手持大旗,威风凛然,烈风飒飒劲拂如海浪般的大靠旌旗,大风起兮云飞扬的世纪光景;数十个风筝洋洋洒洒烘托天空,舞者牵引著风筝,又随风滑行。影,舞者与投映布幕的影子共舞,是自身与暗影的同步反射、亲密私语;是缱绻流畅的双人舞,一影一人在对称或前后序列的变化中勾连互动;忽而,人与影子突然分开,变成无关的几何线条,影子像长出自己的生命,舞者在刹那解体后,逸出人影相依的轨道。

「我藉著蔡国强的眼睛来看舞台,用他的脑袋思考事情,没有钱的考虑,没有界线——在最后那条现实的线来临之前,我们无限宽广。」林怀民豪气干云;而蔡国强,名列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位艺术家,两度获得威尼斯双年展大奖,横跨爆破、装置、行为艺术,一年内在五大洲做十几个作品,跨界合作包括服装设计师三宅一生、建筑师贝聿铭、建筑师札哈.哈蒂(Zaha Hadid,原台中古根汉美术馆设计者)等人,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展览刻在进行,那是件名为《晴天黑云》的爆破作品,每天中午十二点,博物馆会向空中发射一颗烟火弹,砰!一团黑云就这么笼罩在纽约居民头上……蔡国强这次,用他的视觉思维和宇宙观,来破云门的套路和舞蹈惯性。

九一一事件后的晴空阴影……

「九一一事件过后,人们感觉恐怖会在阳光明媚时忽然出现,这阴影和牵引力一直存在。」蔡国强铺陈。「这世界充满威胁和不安,南北对立,台湾的对立,还有伊朗、巴勒斯坦……」林怀民感言。于是,两人设定以「黑」与「白」为舞台视觉色调。大片连接天际的灰白地景上,蔡国强让云门技术部门降下大量的深黑色大自然造物,表达他对社会文明的当代感受;云门舞者穿上黑色紧身衣,极致的纯粹度让意象表达更形强烈。《风‧影》不是个故事,然而,它却是穿透时代氛围乃至每人心底的、关于活著所见所闻的深刻的天马行空。「人是自己的影子!」「人可否割断自己的影子?」这厢蔡国强丢出点子,那厢林怀民用灯光投影及舞者来扮演影子:蒙面黑衣舞者在地上勾住、黏住站立的露脸舞者,不就是影与人的巧妙互动吗?他们时而如虫蠕动,如鱼游泳,有时影子窜动,人却静了下来,多组人影相互滚动、滑走、拉扯,像万花筒般变幻各种圆弧与放射美形。

而风,数十部电扇,包括拍电影用的巨无霸电扇吹扬大旗、风筝、舞者的长靠、还有黑河、黑瀑、黑雪。云门的技术团队曾在《流浪者之歌》洒下令人惊叹的滚滚黄金米,蔡国强的黑色作风,则让舞台自天降下捆捆黑纱澎湃流泻的黑瀑布。至于爆破,则以录像方式投影到舞台上。爆破画面之一,蔡国强作品《晴天黑云》、《黑彩虹》迸发轰隆爆炸声映现舞台布幕,舞者伫立漫天烽火直如末日景象。画面之二,舞者与录像中经由爆破制成的舞姿动作共舞。蔡国强先根据投影,将舞者姿态动作勾勒于棉纸草图,由草图剪出纸板,洒上火药粉,瞬间点燃爆烧成舞形,这些舞姿将慢速播放,舞者与撼动的爆破之影共舞相融。

让风飞驰,舞者放缓速度减少动作

为了突显风疾赫赫,旗飞猎猎,云门舞者这次放缓了速度,减少了动作,让身体处在安静的状态,细观手指、手臂、肩膀、身躯用什么姿态律动。「不动的时候,你如何检验身体?」林怀民自问。「慢动作微调后,再进入快动作,那又是完全不同的境界!」蔡国强的风影概念,经林怀民的沉淀内化,编排出突破舞蹈惯性的身体风景。「舞蹈可以少到什么程度?可以空到什么程度?我让所有舞者一起做到少,与慢。」舞者时而如风急速舞动,有时,则徐徐散发从容的韵律感——这看似静缓的集体身躯,在精准的力量运用及惊人舞台效果烘托下,却孕育庞大无比的生命力量。

《风‧影》的音乐设计令人置身宇宙生机初现的悸动时刻:心跳与脉搏声、有如潮汐的血液流动、婴儿在母体中的胎动音、喃喃自语的细碎声……除了人体声音,大自然的风声,还有机械声响,例如器械运转摩擦时的吱嘎声、玻璃碎裂声、机关枪砲火声、看牙齿的钻孔声等特殊音效,听觉感熟悉而震撼。烈风中缓步,硝烟里旗扬,身体与影子虚实错落,视觉感受有如一幅幅美术画作,又如流动的装置艺术。

既具西方感,又内蕴东方质地的《风.影》

林怀民说:「《风.影》的表面很当代,骨子里却是中国素材。例如音乐采用中国乐器,制造宇宙辽阔感,道具的旗子、风筝,舞者肢体的缓慢韵律感,简洁舒服。蔡国强的爆破画面,一朵朵黑云在天空中晕染开来,不就像中国的水墨画吗?」

于是,《风.影》的当代性,先由蔡国强轰隆轰隆地破了云门的限制,那关于预算、人员、时间之因资源有限而精打细算的框架,一百个点子炸过来,林怀民豁出去,走出来,走出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命题,再回来,才真正了解自身存有多少文化质素。《风.影》既具西方感,又内蕴东方质地,两位华人顶尖艺术家的关怀与携手,为全人类勾勒出一幅辽旷无边、然伸手可及的梦想。

最后一幕,黑云炮火映染,天空飘降漫漫黑雪,突然强烈雷射绿光自黝暗处漩涡射出,那是黑洞!充满恐惧、未知、与诱惑之宇宙深带,黑洞不断扩大、旋转、缓缓缩小,舞者在黑洞前兀自狂舞……他们说:「我像是跳进了地狱!」也有人说:「我有如跳到了天堂。」蔡国强臆想:「黑洞象征引力、阴影,与身不由己,它未必是消失,它也是诞生。」而林怀民呢?黑洞前,他坦坦荡荡:「我就留在这里,让所有事情,濒临一个临界点。」无穷的想像力,无限的可能性,从林怀民眼底,我们看到了风影与世界的重生辽阔。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云门折子舞,一场经典重现

《白蛇传》(1975

三十一年演出超过四百场的经典作,民间故事传统新诠的极品。融合中国京剧元素及玛莎.葛兰姆的缩腹伸展动作原理,舞者如蛇曲蠕灵动,许仙与白蛇的凄美传说细腻紧扣人心。

《薪传》中的〈渡海〉(1978

「柴船渡乌水,唐山过台湾」之漳泉人士渡海垦拓台湾的历程,在夜黑风高、大片白色布幔喻景巨浪滔天中,身穿蓝布衫的朴直先民屡仆屡起,感人不已。国际芭蕾杂志赞誉为「编舞艺术的经典」。

《星宿》(1979

星辰的流转迁移,暗喻人生聚散离合。缤纷的水袖彩衣展现星嚁的闪逝飞跃,京剧妆的舞者仍翻新出具传统风味的现代舞,造型与布局绚烂流动。

《挽歌》(1989

林怀民为罗曼菲量身编作的《挽歌》,是她的代表作品。十一分钟天旋地转撼动心神的独舞,风中舞裙澎湃。从开始一直转、转、转至结束,四百到六百圈后,舞者竟能正面面对观众停下来。《纽约时报》评曰:「壮丽大气的舞蹈」,这次由董述凡担纲诠释。

《九歌》的〈云中君〉(1993

《九歌》的〈云中君〉,是最受观众欢迎的一折。屈原的《九歌》敬祭天地鬼神,歌咏爱情,悼念国殇。〈云中君〉里,原始担纲的吴义芳长达八分钟踩在舞者肩膀上,全程高难度不落地,云神悠然自若,翱翔天际。

《水月》1998

被《纽约时报》选为年度最佳舞作的《水月》,是由偈语「镜花水月毕竟总成空」获致灵思而编舞,动作由太极导引原理发展成形。在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乐声中,舞者呼吸绵延,带动身体圆弧韵律,吐纳乾坤中,月映万川。

《行草贰》2003

相对于《行草》的浓墨力道,《行草贰》是淡墨美学。其以冥想基调体现宋瓷的温润雅致,用身体体会字意,用舞蹈展现点、顿、竖、撇之书法流丽动态。墨尔本艺术节评论家首选,观众票选最佳节目。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