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阳力度和纯阴柔美 |
《浮士德之咒》延续《支离破碎》的多元影像交融,与生命体验交杂的表现手法。
《浮士德之咒》延续《支离破碎》的多元影像交融,与生命体验交杂的表现手法。(韩兆容 摄)
舞蹈

极阳力度和纯阴柔美

春给人一种初始而清新的感觉,这一季有两个编舞家从老故事里找到新感觉,张晓雄的《浮士德之咒》重新诠释浮士德与魔鬼的交易,探讨人性欲望,林向秀的《倾斜-Tilt》则从杜丽娘的不同面向出发,呈现女人的爱情观,两档演出分别在舞蹈视觉中展现出极阳力度和纯阴的柔美。

文字|王凌莉、韩兆容
第173期 / 2007年05月号

春给人一种初始而清新的感觉,这一季有两个编舞家从老故事里找到新感觉,张晓雄的《浮士德之咒》重新诠释浮士德与魔鬼的交易,探讨人性欲望,林向秀的《倾斜-Tilt》则从杜丽娘的不同面向出发,呈现女人的爱情观,两档演出分别在舞蹈视觉中展现出极阳力度和纯阴的柔美。

越界舞团《支离破碎2—浮士德之咒》

3/16  台北国家剧院实验剧场

林向秀舞团《倾斜-Tilt》

4/13  台大鹿鸣剧场

张晓雄的作品向来给人沈重感,不仅来自于演区里层层推叠的视觉设计,更是来自于舞作的深层意涵,《浮士德之咒》延续《支离破碎》的多元影像交融,与生命体验交杂的表现手法,观众观看起来并不轻松。

《浮士德之咒》演绎人生体验与生命观感

一生追求知识的浮士德垂老时出卖灵魂给魔鬼,换来人生的重新开始,《浮士德之咒》拉出这样的主概念,八段舞蹈演绎出一整部人生体验与生命观感,呈现了一幕幕身与心、神与魔、神与人、魔与人、人与人、男人与女人、男人与男人间的交战景象。浮士德与海伦的情爱是全舞浪漫的生命体验之一,除了情境式的呈现外,张晓雄也藉肢体语汇表现人在世上需要竭尽心力克服堕落、努力向上,彰显《浮士德》原著强调的意涵。

除了一幕幕交杂演绎的生命历程让人有多重思考之外,整体舞台视觉也堆叠出错综复杂的影像。《浮士德之咒》在灯光设计上避开舞台常用的泛射光,刻意强化舞者身体线条及角色的立体感,再加上演区里交错呈现的多媒体影像,自然营造一种现实与超现实,既具体又抽象的多重感受。其中,刻意加重在舞者身上的灯光设计,超越舞蹈灯光所强调的线条与肌理,使角色跳出整体视觉,更加立体化,这样的灯光表现为流动的舞蹈增添平面影像的定格感,观众对舞台画面有更深的印象,增加舞意思考的空间,为全舞达到画龙点晴的效果。

「混合东西文化元素」是林向秀近年创作的主轴,《倾斜-Tilt》持续这样的概念,《倾斜-Tilt》从字意来看就是一种不平衡,舞蹈从一开始的杜丽娘及芭比娃娃、男人与女人、茶和咖啡、动态的「玛丽旋转」(Mary Go Around)装置与静态的舞台、流动的舞者肢体及切割的表演空间、现代西方身体的精力和传统东方的细腻等,交织出不同的对比与冲突,画面也展现出不平稳的状态,整支作品就给人一种「倾斜感」,不离题的作品其实不难,舞台整体气氛不离题,就是功力的表现。

《倾斜-Tilt》擅用舞台与装置

台大鹿鸣剧场中,可视为镜框式舞台的礼堂讲台距观众席太远,《倾斜-Tilt》却巧妙运用,在中间布置兼具装置艺术和表演功能的旋转舞台,将近观众席的前演区设定为小剧场表演区,近观众席的演区与远观众席的镜框舞台,在视觉上与「玛莉旋转」交叠成三个演区,在全舞中活化了不同空间层次的视觉美感。施工忠昊的「玛莉旋转」是装置艺术也是舞者表演的舞台,相对于整体舞台空间的静置,「玛莉旋转」既像舞者的载体,也像在空间中律动的舞者,达到装置艺术与舞蹈合一的目的。

相较于展现身体线条力与美的表现方式而言,《倾斜-Tilt》的灯光设计比较注重视觉气氛,即便是侧灯的运用,在整体演区里几乎稀释化,这种微弱的感觉反而让意象更清晰,主题更明确。

爱情在此形成层层的主题辩论:杜丽娘一生为爱而活对比于芭比拥有爱的操控权;女人的渴爱与男人的执爱转为爱和不爱的抉择,林向秀在东方和西方、男及女、女与非女之间,从对比、对决、对立中交织出不平稳里的平衡点。整部舞作在交错里表现交融,在倾斜中求平稳,在静置里呈现流动,看似切割的片段,却蕴含相连的流畅感。林向秀延续自己一贯编舞风格外,也努力创造舞台视觉新面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