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钢琴 不只是「玩具」 |
PAR表演艺术
艺妙人物事

玩具钢琴 不只是「玩具」

你以为玩具钢琴只是给小朋友玩玩而已吗?在现代作曲家的眼中可不止于此。自从现代音乐大师约翰.凯吉写了第一首《玩具钢琴组曲》,从此以后,玩具钢琴正式成为一种演奏会用的专业乐器,后续也有前仆后继的钢琴家与作曲家,利用玩具钢琴挥洒他们的创意、丰富他们创作的声响。

你以为玩具钢琴只是给小朋友玩玩而已吗?在现代作曲家的眼中可不止于此。自从现代音乐大师约翰.凯吉写了第一首《玩具钢琴组曲》,从此以后,玩具钢琴正式成为一种演奏会用的专业乐器,后续也有前仆后继的钢琴家与作曲家,利用玩具钢琴挥洒他们的创意、丰富他们创作的声响。

钢琴这个键盘乐器主宰著古典音乐好几百年,跟钢琴很接近的键盘乐器,我们熟悉的有管风琴或大键琴等等,不管是钢琴,或者是管风琴大键琴,这些有著黑白键的乐器,在结构上或形体上比起其他乐器而言,都是较为复杂且巨大的,而在这些黑白键中所发展出来的音乐,也在数百年中,有著丰硕的成果,在此就不赘述;但我们却很难想像,在十九世纪的末期,一个德国人所「发明」并制造出来的玩具钢琴,原先可能只是想要制造一个轻巧便于携带的键盘乐器,又或者是为了儿童学习的乐趣所制造出来的精巧工艺,没想到在因缘际会之下,却可能成为现代音乐,甚至未来跨界艺术的表现工具之一。

约翰.凯吉起头  为玩具钢琴打开新世界

自从现代作曲家约翰.凯吉(John Cage)重新定义了实验音乐是对声音的反思与使用电子声响或噪音作为声音媒介之后,这样的美学基础影响了现代音乐的发展一直到今天。所有的声音,包含「寂静」(以乐谱的概念而言即:休止符),对于听者与作曲者而言都有可能是「作品」的一部分,而录音除了记录与搜集声音之外,同时也赋予声响一个新的方向与任务,这些声音可以是一种具有表达内涵的元素;在同时期的另一位作曲家弥尔顿.巴比特(Milton Babbitt)也界定了作曲的定义即是审慎且理性地对待声音,而电子产品的使用除了服务性的运用价值之外,更可以是一个具有表达声音意义的工具。

一九四八年,约翰.凯吉写了第一首《玩具钢琴组曲》Suite of Toy Piano,从此以后,玩具钢琴正式成为一种演奏会用的专业乐器,之后也陆续有许多的演奏者与作品的出现。但是大多数人可能忽略了一点就是,约翰.凯吉当初写这首曲子,在首演的时候就已经加入模斯.康宁汉(Merce Cunningham)的编舞了(一九四八年八月A Diversion),隔了两年之后,于一九五○年一月再度公演时仍然是同样的舞作,之后在同年的四月及十一月都是与编舞同台演出,可见约翰.凯吉这个作品,并不只是为玩具钢琴的创作,而是一个跨界的作品,正因如此,玩具钢琴在现代音乐中的运用,其实在当时就已预设出未来方向了。他将视觉的动态与所要达成的舞台与戏剧的元素透过玩具钢琴的单纯声响与舞作的结合来呈现作品。

在约翰.凯吉之后,玩具钢琴正式成为作曲家使用的声音素材,也陆陆续续产生许多优秀的演奏家,我们也许会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小小的乐器,竟然可以玩出这么多的样貌,是否有许多关键性的原因与特质呢?玩具钢琴虽然只有一个到两个八度,但它毕竟还是键盘乐器,可以同时演奏旋律与和弦,适合复音的,也适合无调性的表现。有些玩具钢琴甚至是没有黑键的,也就是它演奏出来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音阶,单纯呈现节奏性的演出也很适合,因为手的灵敏度很容易控制节奏,而当它与电子音响结合之后,更呈现出一种极度的反差:它是非电子的(不插电,自然、真实),手工制的(手感及个人美学的呈现,独特性),机械式的构造,声音具有质朴的特性。更因为它体积小,所以可以同时摆放好几台在同一个舞台空间,接上电子装置之后,每一台都可以玩出自己的声音或音乐,经过设计之后,形成一种视觉及听觉的趣味。并且它具有特殊的识别标记,「玩具」让人马上可以联想到「互动」,造型特殊,具有舞台效果——因为它非常小,演奏家必须蹲坐下来,视觉上具有一种无法平衡的落差,但也因而带来奇妙的戏剧效果。由于每一台都是手工制造,所以可以做成各种造型与颜色,当然都还是我们熟悉的钢琴的样子,只是它们都极度缩小了。

现代钢琴家  也著迷于玩具钢琴的丰富好玩

著名的玩具钢琴家Margaret Leng Tan 于一九八一年与约翰.凯吉见过面之后,即开始了一段共同探究现代钢琴音乐的岁月。一九九三年她于纽约的林肯中心第一次公开演奏约翰.凯吉的《玩具钢琴组曲》,之后她除了继续钻研现代钢琴音乐的表现之外,也成了「玩具钢琴迷」,她曾经说过玩具钢琴的绚丽音色与迷魅梦幻的特质深深席卷了她,也因此她开始搜藏玩具钢琴并且经常公开演出,除了音乐会之外,她也多次参加在大学中举办的玩具钢琴音乐节或研讨会。

另一位活跃的玩具钢琴演奏家Isabel Ettenauer是少数几位演奏家中,将它与电子音乐与跨界剧场成功结合的人之一。Isabel Ettenauer是出生于奥地利的钢琴家,在维也纳,瑞士及英国受过正统及专业的演奏教育之后,才投入了玩具钢琴的领域,之后就经常在各艺术节演出。她认为玩具钢琴有许多「钢琴」没有的优点,比如玩具钢琴可以随著她到处旅行,她可以演奏自己的乐器。Isabel Ettenauer原先就对现代音乐有著深厚的演奏功力,在她接触玩具钢琴之后,也将这些技巧运用于她的演出中,比如「预置钢琴」(prepare piano),或者是与电子音乐的磁带一同演出,甚至同时使用玩具钢琴与「钢琴」的同台演出,由于她丰富的创造力与想像力,使得玩具钢琴的演出呈现多面向与专业的特质,随之启发了许多当代作曲家投入专为玩具钢琴的创作。

二○○九年在奥地利林兹音乐节中,Isabel Ettenauer与法国艺术家J. Thomas合作,他为Isabel Ettenauer与她的玩具钢琴们量身订做了一座粉红色的帐篷,并且也为每一首演出的作品设计了适合情境的灯光与服装舞台背景等,而这整个的设计就叫做Circus Lebasi(取自Isabel名字字母的反向排列),Isabel Ettenauer对玩具钢琴的贡献不只是演奏,而是开拓与尝试新的领域,她经常在各地举行工作坊,提倡玩具钢琴的作曲与培养年轻一代的表演者,借由这些活动,激发玩具钢琴新的表现可能。

不只是玩具  更是现代音乐的好媒材

在这些前提之下,当代作曲界或多媒体艺术领域对玩具钢琴有著很大的兴趣,美国的克拉克大学曾经在二○○五年针对玩具钢琴举办过一个艺术节,其中包含作曲比赛、作品发表与学术研讨会;两位主要的负责人——Matt Malsky与David Claman,针对玩具钢琴的特性与运用提出了几个方向:娱乐活动与电子声响逐渐成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声响音乐的表现方式常常不是让人们处在众声喧哗,要不然就是在令人不安的沉寂当中;音乐的后现代主义偏向智性审慎的美学思维;音乐创作与科技的可能性有著紧密的关连;而电玩的盛行,让「玩具」本身除了是发出声音的工具之外,也成了音乐创作的服务对象;多媒体与现代音乐的关联性,产生了新的「乐器」概念,不同的媒介体不管是影音媒体或电子声响,即使是录音的声响都成为广义的「乐器」发出的声音;电子音乐会的表现型态经常是在一个studio(录音室或工作室) 当中,让人联想到这是否是一种「罐头」的音乐会,甚至无法辨识数位音乐的人,可能成为后现代的「音盲」(post-literacy in music )。

这样的说法似乎已经宣告认识与了解互动式音乐(艺术)是想要了解现代音乐的人士不可或缺的知识与经验背景,一种新的音乐表现思潮隐然成形,许多事物你无法忽视他的存在,相反的你要能够去探究与欣赏属于二○一○之后的未来音乐美学,玩具钢琴在这当中也逐渐地显现出它无可取代的魅力与影响力,这大概是当年它的发明者完全始料未及的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