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常 跟著旋律 让灯光起舞 |
李建常(立者)与工作伙伴在工作室中。(Louis 摄)
李建常(立者)与工作伙伴在工作室中。(Louis 摄)
幕后群像 舞台灯光设计师

李建常 跟著旋律 让灯光起舞

大家都知道外表坊时验团团长李建常会编能导擅演,但如果在哪个节目单上看到「灯光设计:李建常」,也不用意外,因为真的是同一人!从大学时就开始作灯光设计,一直到今年甚至一肩挑起云门舞集2的「春斗」四组舞码,成绩斐然。李建常分享他为舞蹈作设计的心得:第一个关键在「侧灯」,可以强调出舞者的身体线条;其次是跟著旋律走,「如果把灯光cue做出旋律性,自然容易跟舞蹈match在一起。」

文字|邹欣宁、Louis
第223期 / 2011年07月号

大家都知道外表坊时验团团长李建常会编能导擅演,但如果在哪个节目单上看到「灯光设计:李建常」,也不用意外,因为真的是同一人!从大学时就开始作灯光设计,一直到今年甚至一肩挑起云门舞集2的「春斗」四组舞码,成绩斐然。李建常分享他为舞蹈作设计的心得:第一个关键在「侧灯」,可以强调出舞者的身体线条;其次是跟著旋律走,「如果把灯光cue做出旋律性,自然容易跟舞蹈match在一起。」

人物小档案

  • 高雄人,国立艺术学院(现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毕业,为外表坊时验团团长。
  • 为国内少数兼擅编、导、演、灯光设计的全方位剧场创作者。近期作品有《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乱民全讲》及《如影随行》、《快乐不用学》、《水浒传》、《失眠等于睡著》(以上为表演)、《恐怖酒吧》、《银河铁道の夜》(改编)、《失眠等于睡著》、《暗杀Q2…GO》、《暗杀Q3…GO》(以上为编导)等。
  • 灯光设计作品涵括剧场及舞蹈类别,舞蹈设计有「拉芳.LAFA」《37Arts》、许芳宜独舞《单人房》、云门舞集2之《星期一下午两点十分》、《预见》、《将尽》等。在「春斗2011」为全部舞码担任灯光设计。

 

提到李建常,人们对他主持外表坊、身兼编导演三项全能的认识已无庸置疑,然而除了这三项光芒外显的剧场创作身分外,他也真的与剧场中的「光芒」沾上边——李建常,剧场/舞蹈灯光设计师,符宏征、布拉瑞扬、云门舞集二、林文中舞团……等,都是他的合作对象。

就读国立艺术学院戏剧系时,由于当时戏剧系、剧场设计系并未分家,系上学生对于剧场幕前幕后的工作都大多得摸过一次,李建常对灯光正式有兴趣,就从认识一位叫做胡宁远的学长开始。

「这个学长让我发现,做灯光是一个又man又sentimental的工作」。原来,进剧场后,灯光组前期做的是粗工,注重专业之余,脱衣服、喝啤酒、咬槟榔,通通没人管,「还可以骂学长,超屌的!」然而一进入做「画面」(设定灯光cue)的阶段,就必须非常感性,展现设计者的艺术性格,当年大一的李建常顿时觉得这工作酷极了,因为「不管喜欢man的还是艺术家的女生,都会被吸引……」

尽管动机有点不纯,李建常还真的栽进灯光的世界中。他的第一个剧场设计作品是大学时为当时念研究所的符宏征毕业制作而做,后来自己在外表坊作戏,有时也自己下海,不知不觉间,灯光设计成为他编导演疲惫之余,转换频道的一片天地。

为云门舞集2设计  激怒罗曼菲

近年,李建常为舞蹈设计的作品,产量堪称丰富,特别是与云门舞集2的多次合作,让他成为舞团的特约合作对象,今年更一气接下「春斗2011—游戏场」中布拉瑞扬、郑宗龙、孙尚绮、黄翊四位编舞家的作品,在一整场演出中,时而张力饱满、时而含蓄映衬的灯光表情,也让观众惊艳不已,网路上的春斗相关文章中,便有多位观众特别对灯光设计高度赞扬。

说起来,李建常和云门搭上线,得归因于自高中结识至今的死党——布拉瑞扬。某次布拉在看欧洲舞蹈的影像时,感叹灯光设计比国内好,李建常在一旁听了,不服输地呛道:哪里不好!要不然我帮你做!就这样,布拉把在敦南诚品艺文空间发表的《单人房》交给了李建常设计。

「当时做得很骚包,布拉看了都快昏倒!」不过,两哥儿们倒也合作愉快,等到布拉隔年参与云门2「春斗」创作时,便向舞团大力举荐李建常做特约灯光,从此开启了他与云门的合作之路。

「第一年做时,就让林怀民老师快疯掉,直说『Dramatic!』(太戏剧性了!)质疑我怎么用这么强烈的灯光语汇。」李建常笑说,至今林怀民仍常在看他的灯光时脱口而出「Dramatic!」然后给一堆灯光笔记。

「林老师对舞蹈动作本身非常喜欢,也非常珍惜舞者的身体线条,不希望被灯光干扰,从桃叔(编按:张赞桃,云门技术总监暨驻团灯光设计,于2010年逝世)之前帮林老师做的灯光就知道。」虽然自己的设计风格大相迳庭,李建常仍佩服道:「那做出另一种境界!」

更呛辣的是第二年,布拉再度和李建常合作,就引发了和当时艺术总监罗曼菲的大吵架。那是一场在宜兰的演出,彩排时,罗曼菲问其中一个cue点:「那是怎么回事?是对的吗?」李建常出声解释为什么这样做,而原本因师长质疑有些紧张的布拉,也壮起声势捍卫设计,但罗曼菲认为这样做绝对会失败,要求他们更改,两人却不妥协,「我甚至说,老师妳不让我们试怎么知道会失败?」两相坚持不下,罗曼菲气炸了,脱口而出:「我以艺术总监的身分告诉你们,把那个cue拿掉!」一旁众人吓得没敢出声,暗怪阿常「才来两年就把曼菲老师惹毛!」

但两人仍坚持照原本的设计走。当晚首演,布拉和李建常紧张得不得了,快到那个cue时,布拉紧抓著李建常,就怕那个零秒cue走不对,一错就完了……幸好,出来的效果正是他们要的,两人不由得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没想到事情还没完。演出一结束,罗曼菲立刻冲出观众席找他们两人,两人一边收拾笔记,一边强装若无其事,低声询问彼此:怎么办怎么办,曼菲老师来了……

曼菲走到他们身前,抛出一句「恭喜你们,你们成功了!」后,轮流给布拉和李建常一个扎实的拥抱。布拉立刻掉眼泪,李建常也红了眼眶。

「我们两个超开心的……到现在,每次我做灯还是会讲起曼菲这件事情。我想,台湾创作者需要的,正是这种老师。」李建常这么说。

春斗2011 给每支舞不同的灯光表情

熟悉与云门二的合作模式后,今年李建常和他的设计伙伴钟宜泰「单挑」四名编舞家的作品,如何在四支舞作连续演出中,调度出最贴合各舞的灯光,成为超高的挑战。

由于云门是个组织精密的舞团,演出前多会在八里排练场试装台,将大部分演出用到的灯光租借给灯光组测试,向来只能等到进剧场才可try out的灯光设计组,便有更充分的时间检测、调校,与编舞家讨论。

以这次「春斗」来说,几乎所有的灯光种类——传统灯、LED、PAR、FOLLOW、电脑灯、日光灯——都用上了,「这次很复杂,都是混搭,但很好玩!」李建常逐个讲述四支作品的设计概念:第一支《机械提琴―交响提琴计划一》是黄翊的作品,由舞者与自动提琴装置在舞台上共舞,「黄翊是自主性很强的创作者,编舞时已想好画面颜色音乐服装,所以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帮他找出风格,其中也有cue是由他自己做的。」《机》的灯光主要由电脑灯做方块组合,则是从电脑灯的特性和移动方式而讨论出来的。

布拉瑞扬的《出游》是旧作,但李建常的设计与初版不同。他开玩笑说,《出游》很像人死后的中阴间状态,所以他用LED灯把地板跟半空打出两层颜色,营造出一种迷离的氛围,「其实这对灯光设计是某种大忌,但我认为这支舞适合这样打」,他说,反正这支舞的重点「就是打得美美的!」

孙尚绮的《属辈》是四支舞中难度最高的,由于舞蹈动作少,较趋近戏剧表现,加上编舞家在舞台上放置了一道白墙,加上灯光后容易显得平面,左思右想,李建常乾脆在墙上安装日光灯,当日光灯亮起,白光映在白墙上,反而营造出另一种视觉意象,算是李建常为这道难题找到的解法。

郑宗龙的《墙》为旧作重编,李建常认为这支舞有著工笔画般的细腻,且技术性强、结构安排也有趣,设计便跟随编舞家「黑衣人vs.白衣人」两个世界的概念去做,分成cool(冷冽)与warm(温暖)两种颜色,再做光区分隔,当黑白舞者混同时,灯光也跟著「混」,总之,「跟著舞走」。

李建常分析,为舞蹈设计灯光,关键在「侧灯」。这个法则是师长兼前辈简立人所传授,不同於戏剧因表现演员面部表情而注重面光,侧灯可以强调出舞者的身体线条;其次,跟著音乐走,「其实就是听旋律的意思。如果把灯光cue做出旋律性,自然容易跟舞蹈match在一起。」

「不要汲汲于当灯光设计!」

说话戏谑搞笑的李建常,在分享了大量灯光设计的经验谈和趣事后,听到「对有志从事灯光设计者的建议」时,神色一正说:「就是不要想著当灯光设计!」

「愈想追求的目标愈追不到。有时绕著走,不要汲汲于当一个灯光设计,多接触美术,了解画家怎么表现光影和用色;还有听音乐,读懂音乐要表达什么,为什么这样分部……对颜色和音乐建立敏感度,像个通才,这样就有机会把灯光设计做好。」调皮的李建常,此时流露出语重心长的一面,倒令人想起当年他钦羡的,又man又感性的灯光设计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创作必备工具

工具箱

这只黑色工具箱跟随李建常多年,只要进剧场,一只箱子就可搞定灯光工作所需。除了照明设备、测光仪器、多数crew都有的神奇万用工具「怪家私」外,mark用胶带、随时标记的笔、S挂钩、工作手套(多为调灯用)等,全都数量齐全安放其中,以备各种情况。

 

手电筒

在黑盒子剧场工作,手电筒是必备中的必备。李建常常用的两支手电筒都有特殊功能:底部有磁铁的(横放于桌面),不需手持,可直接吸附在ball台上,增加ball台工作的便利性;直立的手电筒有闪光等不同段数功能,需要时可作为警示灯,提高安全性。

 

灯光软体与灯图

电脑灯图是目前学灯光设计的学生都须具备的基本能力,李建常和钟宜泰常用的软体是比较传统的Autocad,主要用在存取灯图,进剧场后可直接取用。即使是同一演出,也会因场地不同而制作不同的灯图。灯图上会详列出设计图与实景比例、会用到的灯具和烟机等资讯。

 

手工绘图用具

虽然灯光设计多以电脑制设计图,但偶尔还是会回到手工时代,这时就需用上尺规等绘图工具。最让人发噱的,是李建常标注个人财产的方式:「李阿常的,干走砍手指2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