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林肯中心 市立歌剧团危机中求脱困 |
纽约市歌剧团上季演出叫好不叫座,很多人认为是黑色风格的行销策略,吓跑了观众。图为该团官网首页。(取自网路)
纽约市歌剧团上季演出叫好不叫座,很多人认为是黑色风格的行销策略,吓跑了观众。图为该团官网首页。(取自网路)
纽约

离开林肯中心 市立歌剧团危机中求脱困

因为财务困窘与票房乏力,老招牌的纽约市立歌剧团决定离开原本长驻的演出场地林肯中心,另谋出路,新乐季的节目分别在布鲁克林音乐学院、John Jay College、中央公园Delacort露天剧场等地演出。但调整与演出人员「新的工作关系」的做法,也造成劳资冲突可能一触即发。

因为财务困窘与票房乏力,老招牌的纽约市立歌剧团决定离开原本长驻的演出场地林肯中心,另谋出路,新乐季的节目分别在布鲁克林音乐学院、John Jay College、中央公园Delacort露天剧场等地演出。但调整与演出人员「新的工作关系」的做法,也造成劳资冲突可能一触即发。

「我们开门做生意了!」这是纽约市立歌剧团(New York City Opera)经理史提尔(George Steel)在新季发布记者会上的开场白。不过在场外抗议的音乐家、政客和工会成员,却认为发布的根本就是剧团的死亡证明书。

史提尔所说的「新而振奋的时代」,是指离开林肯中心。虽然他借用了市立歌剧团一九四三年创团时的宗旨,要做一个「大众的歌剧团」来形容这个决定是要「把大众的歌剧团带向大众:到布鲁克林、到哈林、到中央公园、到东边、到西边——任何一个爱市立歌剧团的纽约人。」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自己在记者会上也承认,离开林肯中心真正的原因,就是钱:「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负担不起林肯中心了。」

新乐季节目宣告「走向大众」

「走向大众」的新乐季节目,有两出在布鲁克林音乐学院:《茶花女》和由摇滚歌手Rufus Wainwright创作的《首席女高音》Prime Donna;在上东城离林肯中心不远的John Jay College将成为《女人皆如此》的舞台。最特殊的,是与韩德尔同时代的Telemann一七二六年歌剧《奥菲斯》Orpheus,将在哈林的拉丁美术馆El Museo del Barrio演出。另外还将在中央公园每年夏天演出莎士比亚剧的Delacort露天剧场演出一出「根据莎剧改编的歌剧」。

史提尔在记者会上花了不少时间介绍《奥菲斯》,反映了他合唱团指挥的背景,一碰到巴洛克音乐就兴致盎然;但也是因为这个制作特别能显示他所谓「根据每部歌剧的特质,选择最适合演出的场地」的概念。Barrio的剧场只有六百个座位,正适合巴洛克乐团的编制(虽然演出将用现代乐器)。

至于这个规划能不能实现,还有不少变数,场外的抗议者就是最大的一个。在先前剧团宣布离开林肯中心不久后,即流传出一份由数百位曾在市歌剧团林肯中心舞台上演出歌手的抗议连署信。即使连署信上有多明哥和卡瑞拉斯等人的签名,但这个决定真正影响的,其实不是这些几十年来都和市歌剧团没有关系的明星,而是所谓「行伍阶级」(rank and file),他们真正的忧虑,不只是怀旧的情绪,也是很现实的钱。

在史提尔的新规画里,包括要与乐团和合唱团建立新的工作关系。这个新的关系,据工会表示,是不再有长期雇用,而是有演出才有钱拿的「自由雇员」(freelancer)。

史提尔承认,市歌剧团再也无法承担现有的合约关系。过去十年来,市歌剧团累积的赤字高达四千七百万美元,所以从现在开始,市歌剧团都要在收支平衡的原则下运作。

工会不支持埋下隐忧

史提尔不愿意公开讨论财务及谈判细节,他说合约谈判有时像一场「政治秀,隐藏的要多过显露的。」由史提尔在记者会上的态度来看,圆滑融通的外交身段,显然不是他的长处,即使在面对记者时,他的语气有时很像一个教授面对一群不受教的学生,难怪工会直截了当说他不适任。

但是工会也没有更好的方案。事实是市歌剧团几乎已经到破产边缘,抗议者「换人做做看」的要求,实际上是空话,这个时候实在已经找不到其他人有兴趣及能力来接这个烂摊子(记者会后又有两个董事辞职抗议)。有人就说,如果抗议者真有其他办法,不如从先请连署名单上的大明星乐捐开始。

就算工会没有建设性的构想,但要来个伤口洒盐是绝对做得到,一旦罢工,就足以瘫痪新季演出,特别是如果其他歌手及表演场地的工会也支持的话。

另一个障碍是史提尔至今为止没能找到吸引观众上门的理由。上季演出平均卖座率不到五成。新季的规划,与前两季没有太大分别,还是有新有旧,甚至有两位导演也是上季才用过的。

有人认为,林肯中心的座位太多,非剧团能消化;也有人说剧团黑色风格的广告,吓走了观众。找出观众流失的理由是剧团当务之急,尤其是在大都会歌剧院票房与新闻都蒸蒸日上之际,市歌剧团实在没有余裕再坐等观众上门。史提尔所言「市歌剧新的剧场是有八万座位的璀璨纽约」虽然好听,还得看八万纽约人捧不捧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