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作为排练场 剧场作为第二自然 |
《表演动机》以编导在便利商店的工作经验出发,找来店长与合作过的女演员,以即兴表演方式,检讨在大都市中年轻创作者如何在理想与现实中挣扎的议题
《表演动机》以编导在便利商店的工作经验出发,找来店长与合作过的女演员,以即兴表演方式,检讨在大都市中年轻创作者如何在理想与现实中挣扎的议题(Ujin Matsuo摄)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人生作为排练场 剧场作为第二自然

谈2011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

今年迈入第四届的「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自九月中到十一月初举行,节目除了十档主催作品呈现精采的前卫之作外,还有针对年轻新锐艺术家开展的「新锐公募」系列十一档演出。而我所看到的几档演出作品,明显受到311日本大地震的影响,这种影响反映在创作形式上,是对大自然的恐惧,这些作品主要都是反映了都市或现代文明中的主体认同危机。

今年迈入第四届的「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自九月中到十一月初举行,节目除了十档主催作品呈现精采的前卫之作外,还有针对年轻新锐艺术家开展的「新锐公募」系列十一档演出。而我所看到的几档演出作品,明显受到311日本大地震的影响,这种影响反映在创作形式上,是对大自然的恐惧,这些作品主要都是反映了都市或现代文明中的主体认同危机。

我走在池袋街上,到处都是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的布旗,负责接待我的小山指著对面的西武池袋百货,大楼正面也挂了一片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的广告,小山对我说:「我们今年有一场演出就是池袋百货四楼的户外广场演出。」

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Tokyo/Festival)从二○○九年创立以来,到二○一一年已举办四届。不过原本艺术节的主要场地东京艺术剧场正在改建,主办单位只好寻觅其他的演出场地,使得此届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与城市之间的互动更为明显。

我们能说什么?

我停留东京的时间约一个礼拜,时间是十月底至十一月初,实际上整个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是从九月十六日就开始,直到十一月八日结束,活动期程约一个半月。像前面提到的西武百货演出,是在一九七○年代以户外演出著称的前卫剧团「维新派」,由导演松本雄吉带领剧团创作的新作《风景画——东京.池袋》,这是该团廿年来第一次在东京进行户外演出。此外,还在户外进行的,还有义大利导演卡斯铁路奇(Romeo Castellucci)以诗人宫泽贤治的〈春天与阿修罗〉为题材的艺术节开幕演出《称之为我的现象》,演出地点则是都立梦之岛公园。另一个颇受瞩目的,是德国导演René Pollesch的「鲁尔三部曲」第二部,演出地点则是丰洲公园。

虽然前面这几个节目我都没看到,但确实可以感觉到,一种对现代都市的询问,存在著此次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的策展精神当中。实际上,这次艺术节的主题是「我们能说什么」(What can we say?)。在随处可见的黄绿色艺术节布旗上,除了「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几个字,就是「我们能说什么」这句话伴著布旗随风飘逸,质问著往来步伐匆忙的行人。

整个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共有廿一档节目,其有十档是主催作品,等于是艺术节正式邀约的节目,但他们还有另一个称之为「新锐公募」(Emerging Artists Program)的活动,这是特别针对年轻新锐艺术家所开展的系列。「公开招募」并不等于艺穗节,里头的节目还是经过一定的审查后才正式邀约,只是这个部分著重在未来发展潜力的年轻艺术家,而且招募对象不限于日本。所以此次「新锐公募」的十一档节目,即包括了来自韩国、中国与新加坡的演出。

整体来看,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在策展与节目选择上都更为大胆前卫,安全票房的节目名单并非他们的考虑,而是将艺术节视为一种创作平台,一种对社会发言的艺术事件。这点对我来说,有很大的启发。

向台湾招募的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

不过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的节目总监相马千秋也特别对我表示,希望之后也能招募台湾的年轻创作者来参加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有兴趣的读者,可详见文末编按。「新锐公募」还有一个特殊之处,是特别设立的国际评审团来挑选最佳节目(例如我就碰到以《后戏剧剧场》一书享誉国际剧场界的德国学者Hans-Thies Lehmann),而获得首奖的团体,则会受邀参加隔年的主催作品。

二○一一年「公开招募」的首奖作品,是舞踏出身的捩子ぴじん(Pijin Neji)所创作的《表演动机(モチベーション代行)》The Acting Motivation,这个作品以他自身在便利商店的工作经验出发,找来该店的店长与他合作过的女演员,三个人以相当即兴的表演方式,用记录剧场的角度,检讨了在东京这样的大都市中,年轻创作者如何在理想与现实中挣扎的议题。过程中,三位演出者会一面进行自由的交叉问答,一面进行炸薯条与炸鸡的活动。所以现场油烟味十足,演出中还播放了Youtube上有人在福岛核电厂外对著镜头比中指的影片,整场演出风格介于行动艺术与剧场之间。

日本作为剧场国家

后来我在座谈会上听到捩子ぴじん说,他觉得自己平常在便利商店时,就等于是在为自己将来的演出做排练时,我忽然警觉到他已经将社会与人生视为一种排练场,而排练的不真实,对应著他试著在剧场中寻找真实。于是接著他的对话,我提出了日本是一个剧场国家的看法。

在这次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中我所看到的六个作品,虽然不能代表全部艺术节演出的样貌,但我的确感觉到311大地震对整个社会产生的震撼,大多数的作品都直接或接地受到大地震的影响。这种影响反映在创作形式上,是对大自然的恐惧,这些作品主要都是反映了都市或现代文明中的主体认同危机。

例如编舞家白井冈的《静物画》,以相当极简的舞蹈动作,探索了家居空间的感知,时光的流逝感变得特别明显,舞作中并大量使用了日常家庭的物件。值得一提的,是演出场地在自由学园的明日馆。这所学校由美国建筑大师莱特(Frank Lloyd Wright)于一九二一年设计,一九九七年被指定为重要文化财。《静物画》这支舞作,对莱特建筑特有的简单抽象与光影应用,也有很好的应用。

二○一○年在「新锐公募」获首奖的神里雄大,则以《红黑膨胀半球体(レッドと黒の膨张する半球体)》Hemispherical Red and Black参加二○一一的主催作品。内容讲述在类似无人的荒地世界,一对无聊父子碰上一个学生与一名女子,旁边还有一头猪的尸体。接著这几个人之间开始出现各种施虐与受虐的对待,甚至成为只会看电视的牛。其间,现代日本人的生活样态与各种怪诞行为,都一一出现,甚至连约翰.蓝侬与小野洋子也出现在舞台上。这个作品产生自对311日本大地震的省思,本剧以卡士铁路奇的视觉景观加上贝克特式荒谬对白,呈现了一种后现代巴洛克式的荒谬剧,而背后所蕴含的强烈讽刺,让观众对近来日本社会存在的无力感有更多体会。

黑濑阳平的“Chaos*Exile”(カオス*イグザイル)展览是直接讨论地震,但它以动漫元素来包装影射地震展场,在另一场地的行为艺术演出者,艺术家与来宾都以酒店文化的装扮与规矩来进行交谈。韩国Geumhyung Jeong的《油压震动器》The Oil Pressure Viberator是主要是透过短片,讲述一名少女如何以挖土机为欲望对象而改造自己(这个作品并非来自日本,但它被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选入,一样透露了在集体潜意识中对自然的排斥)。至于青春洋溢的香蕉学院纯情乙女组的《热血运动魂秋天的大运动会!!!》,表面看来跟地震无关,但整场以每分每秒不断用力呐喊到虚脱的红白大对抗演出风格,演出间还不断向观众席喷水、丢东西,不也是一种感官大海啸,试图淹没观众的主体存在意识?

地震导致自然的缺席

大地震所带来的效应,是自然美好的一面在这次我看的到演出中缺席。我白天在东京闲逛的时候,总还是能感受到被日本人细心呵护的自然,如同上野公园的樱花树般,自在地与往来的游客共处。在我感觉中,日本人总是很能在自然与文明中寻找到一种平衡。可是大地震似乎破坏了这种平衡。

但是人们不能指责自然,也无法改变自然的无情,只能默默忍受。但我在这次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中却感受到,物理世界的地震最终转成一种隐喻,地震化身一种来自城市、来自社会的强大无法抵抗的压垮力量,每个人对面这种社会与经济的大海啸,除了逃生,别无选择。

或许逃到剧场是一种策略,这种策略可以在舞台上挑战社会的大地震,或是暴露造成这种地震的机制,以至于回到日常生活时,也没有那么令人难以忍受。

回到捩子ぴじん对日常生活即是排练的看法,使我不免联想到,我在街上往来的人群中,看到那些扮装成漫画人物般的传单发送者,那些穿著制服的学生,那些西装几乎都一模一样的上班族,他们则是将生活视为剧场,将人际互动视为一种表演,将办公室的伦理视为一种剧本……这些人与捩子ぴじん相反的地方在于,这些人几乎没有排练的机会,没有机会发现新的可能,他们就是接受了社会、漫画或电玩给他们的剧本与角色。这些人以为生活是真实,但实际上没有比这样的生活更为虚假了。

或许这就是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存在的最大意义——提供一个逃生的出口让公众可以参与;在这里,劫后余生的人们互相取暖,终将创造出一个新的自然。

 

编按:F/T即日起为2012年的演出展开公开征件,希望邀请更多亚洲艺术家参与。此专案邀请的对象是40岁以下并以亚洲为创作中心的个人和团体。有兴趣的创作者或单位,详请参阅本刊网站(http://www.paol.npac-ntch.org/)或可直接上网报名(http://www.festival-tokyo.jp/en/news/2011/09/ft12-emerging-artists-program-call-for-entry.html),截止日期为2012年1月22日,最后获选者将于2012年11月5日至25日间于东京都丰岛区内F/T主会场剧场演出。

 

相关网站: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www.festival-tokyo.jp/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